強軍路上,說說普通一兵的“恐慌”和“驕傲”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劉龍 段俊臣 等責任編輯︰董
2018-03-13 10:14

支撐著老陸前進的動力除了對部隊深深的感情,對強軍事業的期望,還有著對單位的感激和軍人崗位的認同。

改革前,老陸與愛人長期兩地分居,在工作與家庭之間他要一直“做選擇題”。2017年,他的愛人正式隨軍,倆人過上了“周末夫妻”的生活,辦理了軍屬保障卡,單位還給家屬辦理了醫療保險。去年,他的小孩因突發疾病住院治療,單位和體系醫院將治療費用基本全部包攬,小孩也治療順利,康復出院。

“現在,軍人的待遇越來越好,社會地位越來越高,有什麼理由不好好干好自己的工作,盡好自己的義務。”老陸說。從軍18年,他也從沒忘記自己的路,忘記自己的初心。

曾被扣“三差”帽子的我,

終于有了屬于自己的小驕傲

屈凱明

屈凱明

我是陸軍炮兵防空兵學院南京校區的一名大五學員,即將畢業到部隊任職。5年軍旅路,我有過四處踫壁的傷心,有過踏冰臥雪艱苦訓練的執著,有過比武場上勇冠三軍的欣喜……

有夢者,壟畝亦可飛鴻鵠;無夢者,天才可歸于庸碌。自己的成長都要從“笨法子”說起。進入軍校後,本領“恐慌感”時刻沖擊著我的內心,大三時加入學院俱樂部的第一天,自己便被列為了“重點淘汰對象”,滿腔的熱情卻換來了一盆現實的冷水。

在俱樂部的課堂上被繞的“雲里霧里”,完成的課後作業讓負責人頻頻搖頭,直接給我扣上了思維差、功底差、動手操作差的“三差”帽子。雖彷徨,更是不服輸。

在俱樂部面對畫圖、編程一樣都不會的境況,我采用“笨法子”。課堂、自習室都是我的第二課堂,一有時間,我就會“泡”到教員的實驗室,請教問題。我買回一本本厚厚的專業書籍,從學長那里拷來幾十個G的資料,一有空閑便細細研讀。經過一個學期的努力,一系列“笨法子”讓我補齊了自身短板,最拿到了俱樂部的入場--。

屈凱明參加陸軍裝備部“跨越險阻”地面無人系統挑戰賽。

後來,俱樂部參加陸軍裝備部的“跨越險阻2016”——地面無人系統挑戰賽。備戰比賽的日子是痛苦的,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自己與隊友吃住在實驗室,每天與星為伴、與車為伍,由于過度熬夜,口腔潰瘍、感冒發燒接連而至,但最終還是堅持了下來。

在無人平台研發過程中,樣車第一次進行野外實地試車時便遭遇波折,在順利翻越障礙後,前組車輪徑直觸地導致樣車直接趴窩,躺在地上動彈不得。最終在陳向春副教授的帶領下,經歷了40多個不眠之夜的研究,通過對三角履帶輪的改進,和12次樣車的反復實驗,我們最終將這一技術難關克服了。我參與研制的“等三角行星結構履帶輪”無人平台亮相賽場,因其獨特的設計和良好的越障性能獲得總部首長及在場專家及各參賽單位的一致好評。

馬上就要畢業到部隊了,我知道自己還會面臨更多新的困難,但有夢,我就要去追……

強軍路上,一起成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