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離家36年的紅軍弟弟仍健在,姐姐寫了這封信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作者︰蔣桂花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3-16 16:18

得知離家36年的紅軍弟弟仍健在,老家的姐姐寫了這封信……

長征時期,紅軍將士在若爾蓋草地度過了一段艱難的歷程,過草地時,不少紅軍因病因傷在若爾蓋掉隊,從此留了下來……

作者蔣桂花是若爾蓋縣人,也是雪山草地黨史資深研究者。她曾對若爾蓋草地農區的失散紅軍軍屬進行持續調查和幫扶工作,在調查和幫扶過程中,她曾收到這樣一封信……

有一位流落在草地的幸運的紅軍戰士,寒來暑往36年終于收到了一份老家的來信,多年後這位老紅軍的兒子將這份不同尋常的家信遞到了我手上。

我看到這份帶著深深時代烙印的信件時,感到無比的驚奇。

3月的若爾蓋草地 白瑪措 攝

2010年的五一假期剛過,我們單位來了一位面容滄桑的中年人,他是若爾蓋縣阿西茸鄉的一位普通農民,漢語表達不太流利。

他手里拿著一沓發黃的舊信件,希望我們能據此確定他父親李有志是紅軍,以便將他家納入若爾蓋縣流落紅軍後代幫扶對象。

信件對我們這個時代來說已經非常陌生了,然而它的意義太特殊了。因為這沓信件是當年中國無數家庭送子女參加紅軍、走進長征後都想寫、都在寫卻無處投遞的信件。

這家人投遞成功,我有幸分享了他們當年尋找到親人時的那份喜悅……

都說飛鴿傳信會讓人一下子聯想到鴿子那雙靈巧的翅膀,而我卻真實地感覺到了長征路上那只飛鴿沉重的翅膀。

飛鴿的那雙翅膀可能無法承受一個母親對出征子女沉甸甸的思念和牽掛……

拿在我手里的這一沓信是流落的紅軍戰士與遠方家鄉親人來往的信件,其中有一封是一位姐姐得悉參加紅軍已經離家36年的弟弟還健在後即刻寫的信。

短短的書信中4次寫到“希望弟弟能回家見一面”,那種濃濃的思念之情穿透紙背,讀後能體味到每一位遠征戰士的親人們所承受的思念之苦。

我將全文抄錄如下︰

親愛的李有志弟弟︰

自從你1933年參加紅軍走後,離別已36年了,昨天才得到你的音信,我做姐姐的高興極了,希望收信後回家來見見面好嗎?

我名叫李友蘭,是你姐姐,我早已成家,你姐夫名叫李開方,母親和我們還有你弟妹等都在蒼溪縣城郊區五里公社東--大隊,住得很近,我們都很好。

離別這麼久了,家里變化很大,我把家里大概情況再告訴你一下︰父親和你大哥已經病故了,疼愛你的祖父母也都過世了,現在我們家的人還有母親和三個弟弟。

母親今年74歲,身體還算健康。36年沒有你的音訊,她老人家非常想念你,沒有一天不牽掛你。

母親她不願和你兄弟們住一起,要一個人單獨過,生活上全部由三弟兄在負責,但是上了年紀難免多病,希望你收到信後盡快回家看看。

我經常把母親接到家里耍,母親年老體弱,無力上坡拾柴,我們幫她老人家解決,一切均好。

希望弟弟收到信後,把你的情況詳細地告訴我,同時早點回家吧。姐妹兄弟們得知你還活著的消息後高興極了,都想和你團圓見面,盼你回信,家里的地址︰四川省蒼溪縣城郊區五里公社東--六大隊。

祝身體健康。

我們家的成分定的是中農。另寄來一張父親在世時與你三個兄弟的合影。

姐夫 李開方

姐姐 李友蘭

1969年3月14日

我們單位根據這封信認定了李有志的紅軍身份,確定李有志在農村的3個兒子為紅軍後代。

我們又專程到李有志家調查,發現家境確實貧困,便一並上報阿壩軍分區,阿壩軍分區對已故紅軍李有志的三個兒子家庭實施了幫扶活動。

作者蔣桂花,中共黨員,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若爾蓋縣人,曾任若爾蓋縣委黨史研究室主任、若爾蓋縣史志辦主任,雪山草地黨史資深研究者、阿壩長征干部學院特聘教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