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宿營,“討厭”呼嚕聲的科長卻打起了呼嚕,咋回事?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張鞭 王雪責任編輯︰喬夢
2018-03-31 14:35

微小說∣假呼嚕

立冬後,深夜的科爾沁草原萬籟俱寂,除了警戒執勤的哨位,整個宿營地都在沉睡,不刮風也依舊寒冷。

凌晨一點,輪到上等兵小楊為帳篷里的取暖爐添煤塊,他穿上棉衣抖著腦袋讓自己清醒,輕輕地往爐膛里添煤,那個謹慎呦,像是在反復練習,只為不發出任何聲響,吵醒戰友。盡管他慎之又慎,可煤夾子與煤塊之間輕微的摩擦聲,還是讓他不滿意。

小楊裹了裹大衣走出帳篷,胸口咚咚地跳動著,他要完成今晚“最艱巨的任務”——為藍科長帳篷里的爐子添煤,但又不能驚動他。

大伙兒都知道藍科長神經衰弱,睡得很輕,丁點兒聲音都會驚醒他。對于剛被選調到宣傳科任放映員的小楊來說,如此重要的信息,他當然熟記于心。

離藍科長的帳篷也就三五步,對于小楊來說卻很漫長,他分明記得在分配帳篷時,藍科長那句隨口說出的玩笑︰“睡覺習慣說夢話、打呼嚕、磨牙、放屁的都自覺點啊。”小楊和其他人都自覺地選擇別的帳篷,雖然小楊睡覺很安靜。

本來手一撩就能打開的帳篷簾,小楊卻用了一分鐘。天氣那個冷啊,手凍得很僵硬,進了帳篷,他放棄了搓手取暖的想法,因為帳篷里除了均勻的呼吸聲,安靜得像一幅畫。

小楊攥握手指來化解僵硬,握緊火爐上水壺的提把,輕輕地把水壺移放在地上,貓著腰用火鉗往爐膛里添煤,一塊、二塊、三塊……動作是那樣輕、那樣慢,和自己呼吸非常合拍。每添一塊,小楊的目光總情不自禁地移向藍科長,在確定沒有驚擾他後,再添加下一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