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偉烈士妻子深情回憶︰我和他的愛情故事

來源︰“老海軍”微信公眾號作者︰阮國琴責任編輯︰康哲
2018-04-01 10:52

我和王偉的愛情故事

也許是這個世界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讓我們終于懂得了︰如果一個民族漠視自己的英雄,那麼這個民族是不可能有希望的。

當我們每年的4月1日懷念英雄王偉的時候,我們不應該忘記因王偉犧牲而承受巨大痛苦的親人們,他們同樣值得我們尊敬。

作為一名親歷參與中美撞機事件處理的老兵,我不由想起17年前奉命采訪王偉的妻子阮國琴的情景,當時她因悲傷過度住進了海軍總院醫院,《新聞聯播》天天都在播出在南海搜救王偉的消息,當時她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王偉會回來的,我會等他回來。”

十七年前,老海軍(平叔)采訪王偉愛妻阮國琴。

17年後,這位堅強的女性已經獨自把兒子撫養成人。兒子畢業後繼承父親遺志,成了一名海軍軍官。

17年過去了,阮國琴還做了一件事︰用漫長的歲月和無盡的思念寫成了一本書,書名為《守望南海離開王偉的日子》(即將由解放軍出版社出版)。這是阮國琴送給丈夫的一份厚禮,也是她感恩全國人民對王偉厚愛的一份情懷。

本文講述者為王偉之妻,海軍上校阮國琴。老海軍征得阮國琴女士的同意,在4月1日這個王偉犧牲的日子里發文祭奠,以紀念我們的英雄王偉!

我和王偉的愛情故事

阮國琴

我至今還記得17年前的那個春日,人民海軍以最隆重的儀式,為王偉舉行海葬的情景︰

戰艦在南海的波濤中顛簸著前行,我手捧王偉親手種下的三角梅花瓣,與他做最後的告別。我想,我要把我的心留在這片海里,陪著王偉,把我們的愛情故事沉入他長眠的這片深藍里……

小城的細雨滋潤著我們的初戀

當南中國海上空那朵潔白的傘花從碧藍碧藍的天空向著湛藍湛藍的大海飄落的時候,王偉心里在想些什麼,別人是永遠無法知道了……

但我知道,至少有那麼一剎那,他會想起湖州綿密的江南煙雨,因為那座小城里留下了我們的青蔥歲月。

雨中的湖州

高中時的王偉,多才多藝,靈氣十足。而我是班里的文娛委員,坐在他後排,我們倆的接觸自然比較多。第一次對他有感覺是有一天王偉忽然轉過身來向我借橡皮,大眼楮里透出一分驚喜︰“噯,你的文具盒和我的一模一樣!”

“是嗎?”我笑了笑,小小地心動了一下。除了文具盒外,我與他還有許多相近的地方,比如興趣和理想。那時起,我有些朦朦朧朧地喜歡這位坐在前排的男生了。不過,發現這一點後,我對他反而開始疏遠。他當然不知道,那個時候的女生喜歡男孩子會特意表現出矜持與自尊,反而被我這種態度給“嚇”住了。他那時甚至不敢抬眼正視我。我有些“于心不忍”,才在一次上歷史課時,才悄悄捅了捅他︰“嗨,幫我擋著一下老師,我要做數學作業。”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王偉竟挺起腰板一動不動的坐了整整一節課。也許,愛上他就在這一瞬間。

中學時期的王偉

高三下學期,王偉轉學。我知道,畢業後大家就要各奔東西,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他了。我只想給他告個別,說聲再見,但我沒有那個膽量,靦腆的王偉也沒有。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王偉買了兩張電影票,在我回家必經的那條小巷里等我。

至今我還清楚的記得當時的情景︰那天天上下起了小雨,當我撐著一把紅雨傘,遠遠地發現了雨霧中的他︰“你……是在等我?”

“不、不是,我只是路過這里。”他顯得十分緊張,有些語無倫次。後來王偉告訴我,他在最後一刻失去了勇氣……

既然沒有單獨見面的機會,我決定給王偉寫一封信。信里也沒說太多,除了鼓勵他好好學習,不帶一點“感情色彩”。我說,我不希望他成為只會在雨巷中徘徊的少年,而希望他成為能夠在暴風雨中搏擊的雄鷹……

許多年後,王偉告訴我︰接到我的信時,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把信從頭到尾、認認真真地讀了好幾遍,讀懂了我的意思。

1986年,我們高中畢業前夕,空軍飛行學院在湖州招收飛行學員(戰斗機飛行員全部由空軍培訓,培訓結束後再分配到海軍)。這時我又給他寫了一封信,信中有這麼一句話︰“是一名真正的男子漢,你就去藍天翱翔吧!”

那時湖州市區有近千名應征者,王偉脫穎而出,通過了嚴格的體檢和文化課考試。但是當王偉戴上大紅花,被敲鑼打鼓地送往車站時,我卻沒有出現在送行的人群里。在那個還相對封閉的年代,我怕部隊上的人說王偉早戀影響他的前程,我只好悄悄躲在一旁,看著他離開。

我看到,在親戚和同學們簇擁下的王偉,眼楮不時的在人群中尋找著什麼,他可能是希望見到我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