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軍嫂的情書:最幸福的是與您攜手一生,還能相看兩不厭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孔昭鳳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5-01 11:54

得一人心,白首不離

是所有人的心願

這個資深軍嫂的愛情

著實讓人羨慕

他用軍人的偉岸為她遮風擋雨

她用細膩心思將日子釀出詩意

結婚30年後

她給愛人寫下這封信

——

>>>展信佳<<<

大樹︰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攜手婚姻30載,30年的風雨歷程,那怎是一個“愛”字了得!我虛心時,尊您如師;您失落時,我懂您如友;您威嚴起來,我視您為兄;我脆弱時,您寵我如女;您大病時,我疼您如子……更多的時候,我依您如樹!

“那天晚飯後,您再一次捧起我粗糙的手,當著全家人的面,耐心地為我修剪起了指甲。”

1985年春節,在探望小姨的過程中,我幸遇了您。那時的您啊,一身軍裝——帥帥的,一臉深沉——酷酷的!一紙文憑——牛牛的!我這個一無所有的丑丫頭,做夢也不敢想,自己的人生會與您有啥關聯。

可是,愛情來了,真的是理智所無法遏制的。在任何人都不看好的情況下,我們戀愛了。沒有表白儀式,沒有男追女的傳統模式,一切都如小溪流淌般自然流暢,您鐘情于我,我心儀于您,我們愛得純粹而美好。

那年的3月8日,月色朦朧中,您首次牽起我的手,十指摩挲間,一股電流由手尖直抵我的心髒,令我心跳加速。我感覺自己不僅僅是握住了一個男人的手,而是牽系了一個軍人的世界。

激動之余,我還敏感觸摸到了您手掌和手指間凸起的細小顆粒。您告訴我︰“那是剛下連隊挖戰備地道時患上的濕疹,醫生說,只有靠日後少沾水和洗滌用品以求保養,沒啥特效藥。”也就是從那天起,我一個姑娘家,每天晚飯後都會跑到您的單身樓里,主動給您洗衣服。(誰知,這一洗就是33年的心甘情願“賣身為奴”)。

就在我們沉浸在愛的甜蜜中彼此陶醉的時候,媽媽一紙電文召我回鄉參加正式工作。縱使我對您有千般不舍,也必須遵從單身母親的聖旨,速速回故鄉丹東就業。

在送別的候車室里,我們沒有擁吻,沒有海誓山盟,您用鑰匙串兒上的指甲刀邊為我修指甲邊說︰“謝謝你肯為我洗衣服,你要好好珍惜這雙手,女人的手就是第二張面孔。”

這個細節,一下子便讓我的雙眼凝結出了淚珠串串。我怎麼都不敢相信,那麼在乎軍人形象的您,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泰然自若地給我一個小女子剪指甲。在別人看來司空見慣的一個細節,卻硬是被我當成是您對我的全部珍愛。

回家後,我才得知,媽媽電文里所謂的招工,純屬媽媽杜撰。原來,媽媽是擔心我與您戀愛無果,最終耽擱了婚姻大事,便虛擬一個招工機會騙我回家找婆家。表面上,我不曾對媽媽做任何言語抗爭,但是,卻蓄意破壞了媒婆撮合的每一次相親,而背地里與您保持書信不斷。

我在信中用華麗的辭藻把家鄉的山水和海鮮盡數。您最終抵不住美食美景的誘惑,利用探親假,于當年的金秋時節,繞道走進了我一貧如洗的家。當時,我正利用國慶假期在家幫哥嫂扒玉米。那天晚飯後,您再一次捧起我粗糙的手,當著全家人的面,耐心地為我修剪起了指甲,剪完還不忘給我涂抹一層您專為我帶來的香脂油。您知道嗎?就是這一個細節,讓媽媽不再忍心以“門不當,戶不對”為由拆散我們。在媽媽看來,能躬身為她閨女修剪指甲的男人,日後一定是個好女婿。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