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老兵的真實故事︰ 一份穿越時空的戰友情!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唐裕康責任編輯︰董
2018-05-09 11:08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隴東高原天水與江南水鄉余姚之間,相隔千余里。

故事主人公是兩位老兵,一名是浙江余姚人茅建銀,一名是甘肅天水人張雙換。

他們是戰友,是師徒,也是困難時彼此的依靠。

(一)

“給自己的師傅當班長,一邊向他學習一邊要領導他,合適嗎?”

張雙換

18歲那年,張雙換離開甘肅天水,踏上了東去的軍列直抵首都北京郊區,走進了鐵道兵的軍營大門。由于他是高中畢業,被分配到了汽車連成為了一名汽車兵。

那時候,部隊正在修建沙(河)通(遼)鐵路。鐵路鋪到哪里,汽車兵就把部隊人員和工程物資源送往哪里。運輸任務十分繁忙,常常需要加班加點。

張雙換當兵的第五年時,有一批浙江余姚兵補充到汽車連。在這批新兵里有位方正圓臉、大眼楮、長得挺帥的小伙子,名叫茅建銀。

 

茅建銀當通信員時的留念。

與茅建銀同時入伍一起分到汽車連的老鄉,大都去了師汽訓隊學開汽車,而他被分到連部當通信員,茅建銀很想當汽車兵,他心里很不平靜,甚至偷偷鬧過小情緒。

從那以後,茅建銀心里一直想著開車,除了做好本職工作之外,他經常跑到班里和車場,主動接近當時的“38號車”司機張雙換,他希望有一天能夠拜張雙換為師,跟他學開車。

但是茅建銀也知道張雙換從不愛帶徒弟,不管怎麼樣,他鐵下心,一有空就找張雙換“套近乎”,跟他聊天交流感情。時間一長,張雙換對茅建銀有了好印象,這小伙子聰明、靈活、熱情、勤快,同時也揣摩到了他的動機。

“小茅,你是不是想學開車?”

“是的。”

“連首長同意了嗎?“

茅建銀搖搖頭說︰“我想拜你為師,你願不願意?”

連隊戰士都知道張雙換的脾氣,辦事老到,寡言少語,平時很嚴肅。當時張雙換雖然沒有明確答應茅建銀的要求,但是心里卻有了數。

駕駛證

一年後,茅建銀開車的夢想,終于如願以償。連長問小茅想跟哪台車學習,茅建銀毫不猶豫地回答“38號車”,張雙換也同意了。

于是連長不僅批準茅建銀正式學開車,而且還宣布任命他當班長。

這可真是出乎茅建銀的意料,他想的是當個汽車兵,壓根兒就沒有想過當班長的事情。再說張雙換是位老兵,師團有名的“紅旗車”標兵,這樣一來,自己拜他為師跟他學習開車技術,同時又要領導他,合適嗎?

“就這樣定了。”連長決定說,“你一方面跟張雙換學好開車技術,一方面要把全班管理好,繼續保持‘紅旗車’的光榮稱號。”

(二)

“在班里,你是班長,我是戰士,你就大膽管理、嚴格要求;一旦車子上路,我就是師傅,你是徒弟,要听從我的指揮。”

張雙換(右)與茅建銀(左)合影

張雙換雖然是比茅建銀早入伍四年的老兵,但對于茅建銀下來當班長,老張從沒有給他出過難題,還經常鼓勵他︰ “小茅,你不必多慮。在班里,你是班長,我是戰士,你就大膽管理、嚴格要求;一旦車子上路,我就是你的師傅,你是我的徒弟,要听從我的指揮。”

當時部隊培養汽車司機,必須到汽訓隊進行教練,而後再上路實習。而工作班下來的,一般都是采取速成的辦法。這就是邊學習、邊開車,理論緊密結合實踐,最快三個月工夫,就單獨實習執行任務了。

茅建銀開始學車,是跟著張雙換三天兩頭在外地執勤。張雙換充分利用執勤的時間,根據道路行駛的不同情況、出現不同的故障,給茅建銀傳授有關技術和注意事項;茅建銀邊跟車邊盯著張雙換手中的方向盤變化,觀察琢磨他每個操作示範動作。

茅建銀在連隊停車場擦洗車輛。

當初張雙換接受茅建銀為徒時,不是沒有擔心過,他想直接帶他開車,會不會影響“紅旗車”的榮譽稱號?這是多年開車爭來的榮譽啊!

經過一段時間的檢驗,他沒有想到茅建銀這麼愛車。每次出車前,茅建銀總是事先要把車洗好、擦好、發動好,提前為師傅出車做好準備。

一次出車時,張雙換來到停車場,老遠就看到了自己的車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他問茅建銀是怎麼把車子擦得如此光亮,茅建銀久笑不答。

事後,張雙換了解到茅建銀是蘸著機油擦洗的(他不知道還有擦車蠟油),所以車容又光又亮。

接著,張雙換把自己多年積累的保養車容整潔經驗,傳授給了茅建銀,告訴他以後不要用機油擦車,防止沙塵落上擦車,容易把油漆劃出痕跡;同時還告訴他,擦車時胸前要圍上一條毛巾,以防衣襟的紐扣貼在車上容易擦毛油漆……

張雙換這些護車方法,茅建銀繼承到如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