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 | 李振波︰生的希望,源于那次赴往未知的傘降

來源︰國防在線客戶端作者︰趙松岩責任編輯︰董
2018-05-11 10:11

生的希望,源于那次赴往未知的傘降

——記汶川地震“空降十五勇士第一跳”李振波

■國防在線客戶端記者 趙松岩

李振波在指揮新機和進行新裝備試驗。

連續一周,58歲的李振波以每天逼近4萬的步數佔領著好友們微信運動榜的第一名。“我白天都泡在訓練場,帶部隊空降空投訓練。”太忙了!”是他留給人的第一印象。

“一千多花里,只有一朵在雲端開放,一萬種傘里,只有一朵在碧空翱翔……”盛放的空中傘花是李振波的微信頭像,在熟悉他的人看來,這些符號完全貼合一位老傘兵的人物設定。作為空降空投專家和曾經的全軍空降兵研究所所長,李振波把心血全部傾注到了空降空投事業中。他曾跳過空降兵的所有傘型和機型,攻破了空降訓練和空降特種裝備、空降空投技術上的一道道難關;他曾是航天員楊利偉、費俊龍、聶海勝的傘降教員;也曾作為總指揮親自指揮過2005年和2007年我軍兩次涉外大型演習的空降空投。

雖進行過無數次特種環境下的跳傘、當過無數次空降尖兵,但這位入伍四十年的老兵,卻將那一次向死而生的經歷深深印在了心里。今年5月14日,距離那次讓他終生難忘的跳傘,已經整整過去了十年。

“空降兵不怕死,怕的是無謂送死”

許多時候,歷史與今天並沒有明確的界限,進入五月,日歷再次翻到5月12日,這個哀痛的時間節點讓回憶倏忽閃進每一位國人的腦海里。

十年了。

十年前的5月12日,巴蜀之地山崩地裂、山河嗚咽、久雨不停,中華大地處處哀思如潮。那個五月似乎從未放晴,但卻有人用著向死而生的勇氣赴往災區,掃去了很多人生命的陰霾。

地震發生後,3小時,5小時,10小時……震中汶川、茂縣等地與外地失去聯系,幾十萬群眾生死不明。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中央軍委果斷決定,啟用空降兵部隊。

5月13日凌晨,李振波得到作戰值班室的急召。他在心里隱隱有了猜想。在上級宣布命令後,猜測果然變成了現實,這次空降汶川,他將負責此次跳傘的技術保障任務。

難!拿到地圖後,李振波吸了口涼氣。高山、峽谷、河流,這些空降兵所不希望遇到的降落點此次全部集聚到了災區,更讓人絕望的是,地震後,震中地區已遭到毀滅性破壞,許多未知的危險還在時刻等待著空降隊員們去面對。這將不會是一次普通的演習或訓練,而是中國空降兵在高原復雜地區,在無氣象資料、無地面標識、無指揮引導的“三無”條件下進行的首次抗震救災行動。當時,他們已做好了出現三分之一傷亡的準備。

10年前的李振波。

十年之後的現在,李振波依然清楚記得第一次飛抵災區上空時,無法空降的焦急和無奈。

5月13日早,李振波和戰友們飛赴災區。雨從未停,在8000米高空,飛機仿佛鑽進了濕漉漉的棉絮,團團水霧從飛機外掠過。高空零下十幾度,濃積雲積雨雲隨處可見,飛機的雨刮器已不能工作。李振波明白,在這樣的天氣下,機身結冰的可能性驟增,不要說是跳傘,就連飛機的安全飛行都受到了極大威脅,如果高度繼續下降,飛機解體的危險隨時有可能發生。

想到災區里絕望又焦急的百姓,沒有一個人願意終止任務。飛行員繼續冒險飛行、空降兵開始做跳傘準備,所有人都在尋找哪怕只有一絲的希望。

呼吸急促,耳朵不適,第一個要跳傘的于亞賓準備迎接艙門打開後的寒風。然而,機身此時已經結冰,艙門“咯吱咯吱”響了兩聲,並沒有打開。

負責指揮的李振波在機艙里前前後後走來走去,最終由飛行人員請示地面指揮員後決定返航。

半小時後,隊員們以最不希望的方式返回到了成都機場,無奈、焦急、遺憾……還沒有到達災區,未完成任務的壓力堵在了每個跳傘員的心上。

“我們的任務是偵察、了解、報告災情,是把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的關心傳遞給災區人民,我們是去救人的,絕不能做無謂的犧牲,這樣對救災沒有絲毫幫助。”盡管情況緊急,李振波的心里也深深明白,自己必須要冷靜。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