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飛鯊”背後鑄翼人︰好設計師要做到“三心二義”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博 劉---- 趙艷斌責任編輯︰董
2018-07-06 15:13

不久前,據中央電視台報道,我國首艘航母遼寧艦實現艦載機夜間起降,航母戰斗力得到進一步提升。殲-15“飛鯊”是我國第一代艦載機。從無到有,中國艦載機零突破的背後,是航空工業“飛鯊”團隊的敬業與奉獻,這其中,黨員發揮了重要作用。讓我們跟隨記者,走近這些為“飛鯊”鑄翼的先進黨員,看他們是如何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踐行當年的入黨誓言,實現航空報國的理想。

請關注《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飛鯊”展翅躍海空 探訪背後鑄翼人

——航空工業艦載機“飛鯊”團隊黨員先進集體及個人掠影

■李 博 中國國防報記者 劉----

“三心二義”的總設計師

艦載機由于需要在航母上起降、在海空克敵制勝,其研制相比陸基飛機有更高要求,也更復雜。但想發展航母,艦載機是繞不過去的“門檻”。

中國艦載機研制的起步階段,可謂“一窮二白”。當時,中國艦載機研制資料與經驗十分有限,在艦載機研制領域是“白紙”一張,只能從零開始,摸著石頭過河。

中國工程院院士、航空工業科技委副主任、時任航空工業沈陽飛機設計研究所所長孫聰擔任“飛鯊”總設計師。既要負責艦載機總體設計,還要協調各子系統設計,孫聰肩上的擔子很重。他常向設計團隊的年輕人強調,做一名好設計師,要做到“三心二義”。“三心”指的是雄心、耐心和責任心;“二義”則指情義和俠義。

在孫聰看來,有雄心,才能積極進取,才能有遠大抱負。孫聰是設計員出身,他一直有個夢想,那就是設計研制出好用、管用、頂用的先進戰機,來守衛祖國海疆。這是孫聰的雄心,也是他能夠帶領團隊,成功研制 “飛鯊”的重要動力。

有耐心,才能耐得住長期科研過程中的寂寞,實現精益求精。“飛鯊”研制過程中,即便節假日和休息時,孫聰也抓緊時間查閱國內外資料,以點滴積累,不斷提高自己的業務水平,跟蹤世界先進航空技術發展趨勢。

有責任心,才能將自己融入航空報國的偉大事業。孫聰為獲得一手資料,經常不顧個人安危和艦載機起降時巨大的轟鳴聲,站在著陸區附近,近距離觀察艦載機著陸過程與動態響應。為保證艦載機著艦安全,他還把國外艦載機發生事故的視頻收集起來,以使大家重視艦載機安全性,此外還總結出一套安全操作規程。

孫聰199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27年來,入黨誓詞始終回響在他心間,也成為他工作的不竭動力。在孫聰同事眼中,他是一個有情義、有俠義的人。只要听說同事遇到技術問題,孫聰總會說︰“找我啊!”在這位擁有“三心二義”品質的優秀共產黨員的帶領下,孫聰和他的“飛鯊”團隊兢兢業業,百折不撓,沒有辜負黨和國家對他們的期待。遼寧艦服役後,國外曾斷言,中國至少需要5年才能實現艦載機著艦,但遼寧艦服役兩個月後,這一目標就實現了。

航空工業沈陽飛機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折疊結構件攻關團隊建立共產黨員責任區,黨員員工主動承擔攻關任務,力保項目進度。白華

攻堅克難的“飛鯊”團隊

艦載機研制過程中,需要折疊結構來使機翼折疊,以節省航母機庫和甲板的面積。這種結構技術難度大,加工復雜,也是一直以來人們認為中國在發展航母時,很難在短期內解決的問題。要想取得成功,需要突破技術、質量和周期3道難關。

“技術關”指研制前,中國在折疊結構件方面沒有經驗,也沒有現成技術可借鑒;“質量關”指折疊結構件復雜,加工精度要求高,材料特殊,對整個工藝流程的質量提出很高要求;“周期關”則指折疊結構件是艦載機上的重要部件,如果沒有在項目要求的時間內研制出來,就會影響艦載機項目的進度。

折疊結構件是艦載機獨有結構,對中國航空工業來說,是嶄新領域。航空工業沈陽飛機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折疊結構件攻關團隊有兩大重要工種——數控加工和鉗工裝配,他們面臨的技術挑戰前所未有。

技術攻關團隊中負責數控加工和鉗工裝配的李師傅與夏師傅都是黨員。他們坦言,折疊結構件各部件的加工、裝配,自己都是第一次做,部件數量多,需要從頭研究、制作新工裝、刀具以及數控加工程序。面對技術攻關中出現的大量問題,單打獨斗行不通,該攻關團隊黨支部李副書記告訴記者,面對新挑戰,他們注重加強各工種之間的配合。

例如,以往數控加工與鉗工裝配是上、下游關系,數控加工將組件加工好後,交給鉗工裝配,兩個工種聯系不多。但因為折疊結構件情況特殊,加工難度大,公差要求小,有些組件加工後無法滿足鉗工裝配要求,而且需要兩個部門配合的零部件很多。因此,他們兩個工種密切合作。數控加工現場,有鉗工在,他們會提出滿足鉗工裝配要求的各種建議;鉗工裝配現場,也有數控加工的人在,以便更好了解鉗工的工作需求。兩個工種互相借鑒、加強合作,從而保證項目順利進行。

面對問題,轉換思維進行創新也很重要。航空事業作為一個技術密集型產業,其發展進步離不開創新思維。孫聰帶領設計團隊設計“飛鯊”時,飛機所需的鈦合金需要價值5個億的拉伸機才能加工出來。但設計團隊轉換思維,決定要麼用其他材料替代,要麼換一種加工方式。在創新思維的指引下,設計團隊決定在“飛鯊”上采用3D打印技術加工鈦合金材料。在滿足“飛鯊”要求之外,這也為我國鈦合金3D打印技術奠定基礎。

而在制造工廠一線,沈陽飛機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的工人們更是有很多創新舉措。李師傅對記者說,在整個折疊結構件加工裝配中,有一個決定性的工藝環節,是要加工出一個直徑很小、但深度很深的孔位。這一工藝環節,不僅加工難度大,而且危險。面對挑戰,一線黨員開動腦筋,進行創新性改進,不僅提高了加工精度,還保證了工作效率。

航空工業沈陽飛機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折疊結構件攻關團隊骨干成員一起研究加工工藝。白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