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干面”里的傳承︰親情滿滿,軍味濃濃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張杰 段毅 陳雄責任編輯︰董
2018-09-12 08:51

“走,杰杰,陪爺爺吃熱干面去!”

在我很小的時候,每當在部隊的二爺爺回來,總是不由分說地拉起還睡醒惺忪的我,去到街上,陪他吃一碗家鄉的熱干面。

吃面的時候,二爺爺總是狼吞虎咽,眼神里閃爍著的分明是一種滿意的欣慰,好像這簡單的芝麻醬里有著什麼珍饈美味一般。

熱干面沒有任何湯汁,干爽勁道的面條上淋上一層濃稠的芝麻醬,便宣布出爐,小時候的我並不覺得它有多麼美味,有時吃得快了,反而還會噎住,然後二爺爺總會含笑放下筷子,遞上一杯水,關切的輕聲對我說︰“杰杰,慢些吃,不急!”

每當二爺爺吃完,看著還慢吞吞咀嚼著面條的我,總是哈哈大笑,一邊摸著我的頭,一邊打開了自己的話匣子,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述自己的從軍經歷,從入伍的時候講起,還總是露出自己身上留下的傷疤,似乎頗為得意,又感慨萬千。

常常我一碗面吃完,二爺爺還在那里滔滔不絕,路人也紛紛側目。每次說完,二爺爺總是意味深長的摸摸我的腦袋,“杰杰,我十六歲就參軍入伍,咱們家可是有參軍傳統的,你以後有機會也到軍隊里去歷練歷練!”

年幼的我我雖然不太明白,但是也自覺的點了點頭,二爺爺便露出會心的笑容來。以後每次去二爺爺家里,母親總會讓我提上一罐芝麻醬。當二爺爺收下芝麻醬的時候,總是露出爽朗的笑容,他和爸爸每次總是一邊吃著自己做的熱干面,一邊聊著他過去在部隊的日子,我饒有興趣的看著二爺爺家里擺放的各種身著軍裝的照片,興致勃勃地听著二爺爺和爸爸的對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