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記王繼才∣荒島上,苦楝樹開出大美的花

來源︰新華報業網責任編輯︰董
2018-09-12 13:58

荒島上,苦楝樹開出大美的花

——追記開山島民兵哨所原所長王繼才

王繼才同志守島衛國32年,用無怨無悔的堅守和付出,在平凡的崗位上書寫了不平凡的人生華章。我們要大力倡導這種愛國奉獻精神,使之成為新時代奮斗者的價值追求。

——習近平

“開山像笆斗,正對灌河口。”位于江蘇省連雲港市灌雲縣燕尾港以東12海里的開山島,面積0.013平方公里,只有兩個足球場大。

島上,怪石嶙峋,環境惡劣。放眼望去,只有那幾十株苦楝樹,倔強地把枝椏伸向天空,給烈日下這座“禿石頭島”帶來幾處綠蔭,也讓小島有了幾分生機。

在石頭縫隙間瘠薄的泥土里艱難扎根,在烈日暴曬、海風肆虐中頑強挺立,這些苦楝樹啊,正像極了它們的主人、在島上堅守了32年的王繼才。

8月8日,記者乘船登上開山島采訪。這一天,是開山島民兵哨所原所長王繼才去世後的第12天。

2014年9月23日,王繼才夫婦望海島周邊情況。 郎從柳攝

7月27日21時20分,58歲的王繼才突發疾病去世。那一刻,海浪擊打著礁石,海鷗盤旋著飛向天際,島上的燈塔一如往常,指引著黑暗中漁船的航向……

那天,長期陪伴王繼才守島的妻子王仕花,因去醫院看腿疾而不在島上。“有我在,你就不會去了……”7月30日,在向王繼才遺體告別時,她數度昏厥。

1983年他們結婚時,王繼才是生產隊長兼民兵營長,王仕花是民辦教師,日子過得安穩。1985年開山島上部隊撤編後,設了民兵哨所。當時島上無電無淡水無居民,灌雲縣人武部先後派出10多個民兵守島,但最長的只呆了13天,沒人願長期值守。

1986年的某一天,王繼才去縣人武部開會,老政委找到他,請他上開山島守島。他答應了,瞞著家里人上了島。那一年,王繼才26歲,他的大女兒王蘇才兩歲。

“1986年7月14日早上8點40分,縣人武部的同志陪我一起上了島。”王繼才生前對初次上開山島的記憶精確到了“分鐘”。

一起留下的,除了食品,還有6條煙、30瓶白酒。“我不抽煙不喝酒,給我這些干啥?”可當天晚上,王繼才就理解了。

“滿山石頭,沒淡水也沒電,幾排營房黑洞洞的,太陽一落山,我心里就怕了!”王繼才躲在營房里,用鐵杴頂住門,平生第一次開了酒。與最初幾天的恐懼相比,更難捱的是孤獨。“沒人說話,我就灌自己酒,喝完對著大海狂喊,嗓子就這麼啞了。”

全村最後一個知道他去守島的,是王仕花。丈夫上島後第48天,王仕花來到島上。原本積攢了滿腔怒氣和無數怨言的她,在看到丈夫第一眼後,眼淚奪眶而出。“原先高高壯壯的他,胡子拉碴,又黑又瘦,跟野人一樣。”哭完,王仕花拉著丈夫的手說︰“別人不守,咱也不守,回家吧!”

“我答應了,就要說話算數。你回去吧,照顧好老人孩子!我得留下,開山島是海防前哨,你不守,我不守,誰來守?”王繼才對妻子說。

誰也沒想到,幾天後,王仕花辭掉了小學教師工作,把兩歲的女兒托付給老人,也上了島。這一陪,就是32年。

從此,開山島的每天,從升旗開始。“升旗!”“敬禮!”王繼才當升旗手,王仕花莊重敬禮。兩個人的升旗儀式,一樣的莊嚴神聖。“開山島雖小,但島就是國,必須每天升起國旗。”

就這樣,夫妻倆每天升旗、巡邏、望,看航標、測風儀……遇上暴風雨,島上風大路滑,他們就用繩子把身子系在一起,若是一人跌倒,另一個人好把對方拽住,不至跌入海中。日復一日,他們極目四望,除了偶爾駛過的漁船,只有茫茫海水。兩條狗,幾只雞,是他們在島上僅有的陪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