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滿廣志的這個翻身仗,是怎麼做到的?

來源︰軍事故事會作者︰朱--鳶 王瑤責任編輯︰董
2018-09-21 13:06

軍營故事︰滿廣志的翻身仗

滿廣志(資料圖)

當軍長從越野車上下來的時候,迎接他的是滿廣志和身後一群曬得黑乎乎的兵。行完軍禮,滿廣志跳過一切形式的寒暄,搶在眾人面前是一句沒頭沒腦的軍令狀︰“請首長放心,今年我們一定要打個翻身仗。”軍長沒說話,微一頷首,徑直向作戰會議室走去。

滿廣志原地稍作調整,感覺陽光熱烈,如同周圍的目光。

一年前,也是這個季節,也是這個地方,也是這般熱烈的陽光下,軍委、總部首長現地觀摩,全軍第一支新型機步師在全軍重大演習中首次亮相。而滿廣志,則作為臨陣受命的新型機步團團長,率部參加了那場備受各界矚目的實兵演習。參演官兵不負重望,在最後的演練中,以“行動精確到秒,射擊精確到點,單車控制到線”的標準贏得指揮大廳滿堂喝彩。

但貌似皆大歡喜的結局,軍長卻並不是特別滿意,自始至終,臉都繃得緊緊的。軍長不滿意的原因,滿廣志自然心知肚明——在勢如破竹、旗開得勝的宏觀背景之下,微觀層面、個別細節離軍長的期望值尚有差距,部分環節不夠“信息化”,新型裝備的優勢沒有完全發揮出來,新型部隊的戰斗力沒有達到最完美的展示。果然,年底的集團軍黨委會上,軍長對演習給出了“結果很圓滿、過程很艱辛”的評價。盡管沒點名,但誰都知道說的是機步師。會議現場滿廣志覺得芒刺在背,幾乎不敢抬頭往台上看。

讓他抬不起頭來的,是組織上對他一貫的信任。當時臨陣換帥,師常委成員齊力簽名推薦︰我師紅軍團作為新型機步團,團長的不二人選唯有現任師松骨峰英雄團團長的滿廣志。而滿廣志自己也清楚,調他來就是讓他搞信息化的。從那年組建全軍第一支信息化裝甲合成營,他被抽調到裝甲師信息化辦公室當參謀開始,到我軍第一支信息化機步師組建時任團長,滿廣志可謂親歷了陸軍部隊轉型的蹣跚起步、艱難摸索以及急速蛻變的全過程。

因此,信息化裝備的優勢最終沒能在演習中完全發揮出來,他說不過去。“打翻身仗”的念頭即從那時起便埋在了心里。

這是第二次露臉。這次他們參加的是全軍戰法創新活動,規格不比上次低。更重要的是,他們是軍區唯一的參演部隊,不僅代表師里、軍里,還代表軍區。滿廣志認定,為新型機步師戰斗力“正名”的機會到了。

緊跟軍長的腳步,作戰會議室里,滿廣志拿起教鞭,在沙盤上向軍長及參謀長匯報自己精心準備的“快速精準作戰”構想。

“這個方案無法全部展示出信息化部隊的優勢,如果側面突然遭遇敵情,你怎麼打?你如何實現發現即摧毀?”參謀長一連串的發問讓滿廣志有些措手不及。參謀長接著說︰“我們的新坦克能夠實現360度全方位射擊,如果你的部隊能夠把這個性能發揮出來,就能解決這個問題。我看咱們可以搞一個隨遇破擊的戰法,隨時遭遇敵情,隨時摧毀目標。”

話音剛落,軍長拍案定下︰“好,就這麼辦!我們以前是被動游擊,現在要主動游擊。”“那我再問你,你的部隊戰術素養怎麼樣,大角度側打行不行?”

滿廣志張大的嘴,停住了閉合,最後還是沒敢拍“胸脯”。眼看正式演練迫在眉睫,全軍部隊同在一片地域訓練,能夠用于實彈側射的場地不多,場地協調十分困難。而坦克大角度側打,最終要靠實彈“喂”出來。

午夜,紅軍團指揮所里研究討論還在繼續,討論、爭論、爭吵。阻力來自部分營連主官,他們的理由很充分︰按照團里原有的安全風險評估,這些課目都不太符合安全規定,冒這麼大的風險,沒必要。而滿廣志的“主理由”只有一個︰立足實戰,有必要。這絕不是蠻干,“主理由”之外滿廣志還有若干“子理由”支撐︰新裝備具備這個性能,部隊的訓練基礎也已達到。

安全問題依然重要。方案剛一敲定,滿廣志就帶領機關和分隊進行詳盡的風險評估,排除不可預知的自然因素,訓練的“死穴”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前方坦克沖擊帶起的煙塵容易影響後方駕駛員視線,在射擊中容易造成撞車和超越剮蹭,甚至誤擊;二是由于炮塔全時處于360度的搜索狀態,乘員只能通過潛望鏡觀察,視野狹小,容易在陌生地域“找不著北”……

訓練就是實戰。滿廣志反復向部屬們灌輸他的“冒險”理念︰“即使倒下,也要當塊鋪路石。”4天的實彈射擊訓練時間,滿廣志幾乎是讀著秒度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