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滿廣志的這個翻身仗,是怎麼做到的?

來源︰軍事故事會作者︰朱--鳶 王瑤責任編輯︰董
2018-09-21 13:06

滿廣志在一線指揮部隊(資料圖)

第一天初練,中規中矩。第二天,增加後退射擊、急轉彎射擊、向後射擊等課目,各個直擊訓練“死穴”,依然平安無事。第三天,在原有的機動距離上嘗試增加射擊頻率,雖未一蹴而就,但也未出紕漏。一帆風順中,誰都沒料到問題會在最後一天集中爆發。

“出事”的先是坦克三連。當時,指揮所里除了坐鎮指揮的滿廣志及機關人員,還有前來協調場地交接的某師裝甲團參謀長。該參謀長是個“老裝甲”,對新式裝備仰慕已久,談妥交接,便提出了觀摩新式坦克訓練的請求。

“看看最先進的坦克訓練是什麼樣,我們學習學習。”參謀長顯得很謙虛。

“也就那麼回事。”滿廣志顯得更低調,一臉的雲淡風輕。但雲淡風輕很快就轉為烏雲密布︰第一個出場的三台車從待機地域一出來,就“跑偏了”!

滿廣志抓起電台,用口令指揮帶隊的排長閆孟軍糾正方向。當著“客人”的面,他盡量保持著正常的語氣和語調。但適得其反,年輕的閆孟軍一听到團長的聲音,更加緊張起來。跑偏幾輛的坦克突然來了一個大轉彎,掉頭直奔指揮所而來,三台車,整齊劃一,步調一致,黑森森的炮口直指滿廣志和他身邊的裝甲團參謀長。

坦克兵最大的忌諱和笑料就這樣毫無預兆地上演。“挺好挺好。” 極度尷尬中,參謀長試圖緩和一下氣氛。“停車!”滿廣志對著電台一聲吼,指揮所和訓練場的空氣同時凝固……

那天中午,熱騰騰的飯菜已經熱了好幾遍,可從團長到營長再到連長,誰也沒有胃口。午後的陽光異常毒辣,全營官兵的心卻如墜冰窖。而更多的還是擔心,官兵們擔心滿廣志會因此重新考慮方案,至少先叫停訓練,然後整頓,教育。這是以往處理事故的一貫套路。

“出了險情,就要長記性!訓不在危中施,兵不在險中練,部隊就打不了勝仗。”滿廣志餓著肚子,到集結地域督促部隊輪流開飯。射擊場的訓練一刻也沒有停,炮聲繼續轟轟地響著,伴隨著官兵們的咀嚼聲、吞咽聲。

下午,與營連主官再次徒步勘察現地後,滿廣志提高了訓練難度,由排規模實射升級到連規模實射。

此後的訓練,小情況不可避免,但大問題再沒出現。滿廣志和他的紅軍團經過反復研究和試驗,總結出“額頭緊貼潛望鏡,平穩滑車要記清,全車協同反復磨,火炮校正下苦功”的側向射擊要領,極大提高了射擊速度和效率,解決了射擊技術難點。滿廣志信心爆棚,決定增加射擊波次,加大火力密度。他給坦克營定的新目標是,在1500米內行進間射擊的頻率,必須增加到6個波次。

“在1500米內行進間打4個波次,平均每一個波次用時14秒已經是極限了!”營長孟宏偉表示難度很大。

“別忽悠我,炮長李磊一次射擊9秒就能完成,抓落實去吧。”李磊的9秒,是滿廣志親自用秒表卡出來的,而這9秒可是全團最優秀的坦克炮長完成一次火炮實彈射擊的最佳成績,按照這個標準,滿廣志提出的“6個波次”訓練目標確實可以實現。可演練場地形起伏很大,這14秒,對坦克營來說,已經很不容易。滿廣志卻堅持,上次火力毀傷效果一般,火力密度必須加大,否則信息化的優勢要打折扣。

“1.5公里、4分鐘、6個波次……”孟宏偉不停地念叨這組信息,與營長在演練場地推演的官兵跟著念叨。倒推時間是孟宏偉想出來的法子。刨去機動時間,瞄準時間可以更短些;駕駛員平穩滑車,跟蹤目標時間也能短一些……一點點倒推過去,車長、炮長、駕駛員人手一塊秒表,不停地推算,推出了個精確時間表︰什麼時間發車,什麼時間按裝填按鈕,什麼時間擊發……步步精確到秒。

與秒表為伴、全員讀秒狀態下的合成營,在液晶屏數字的高速跳動中一步步將新裝備及新型部隊的機動力、火力、協同力推向極限。

憑著毫無爭議的表現,滿廣志領銜的信息化合成營隨遇破擊戰法一路綠燈,並作為全軍戰法創新觀摩活動的壓軸戲向來自全軍的代表演示展示。演示中,信息化合成營在武裝直升機超低空火力的掩護下,各作戰單元悉數登場,坦克、步戰車、裝甲車在五六公里機動距離上長驅直入,4個進攻戰斗隊交替橫進側打,協同突進;坦克全程360度搜索目標,從發現目標到火炮出膛平均用時只需9秒,在1500米的距離行進間完成6個波次的射擊,側向射擊命中率高達70%以上。快速的機動,強大的火力,精準的命中,密切的協同,將合成營合成一體,像一只緊握的鐵拳,有力地揮向“敵方”的命門要害。

(軍事故事會•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