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渡河畔,我吹響沖鋒號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瞿曉宇 黃蔚 周仁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9-28 12:25

大渡河畔,我吹響沖鋒號

■瞿曉宇 黃 蔚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周 仁

百歲老紅軍張生榮人生中最引以為榮的經歷之一,就是當年紅軍強渡大渡河時,是他吹響的沖鋒號。

70多年過去了,但嘹亮的號聲從未從老人的記憶里消失。老人的女兒告訴記者,起床號、休息號、吃飯號、沖鋒號、疏散號、緊急集合號……雖然號譜有上百種,但至今老人仍清晰地記得每一種號譜的音律。

張生榮出生在江西贛州市于都縣的一個小村莊。1930年,只有12歲的他就跑去村里的參軍報名點報了名,因年齡太小未能如願。可他一心覺得參軍打仗挺光榮,3次報名後才參了軍。剛入伍時,張生榮被分在中央紅軍第三師八團,給團長當勤務員,後來被分到司令部司號排學吹號。

那時沒有電話,幾個連分散在好幾個山頭,全靠吹號來聯絡,以號指揮。在那個烽煙四起的年代,誰不想真槍實彈上前線好好干一場,可組織上讓張生榮吹號,他堅決服從安排。因為,都是為了革命嘛。

可別小看吹號,學問大,責任也大。號譜多達上百種,從早上起床到晚上休息都不一樣,戰士們只要一听號聲就知道要干啥,吹錯了號譜可不得了。

1934年,15歲的張生榮跟著部隊開始長征,個子矮小的他帶著軍號爬雪山、過草地。在突破湘江四重封鎖線時,在22師特務連的他沖在最前面,後來他逐步升為號目、司號長。那會行軍打仗都靠軍號指揮,吹號也需要力氣,有時沒糧食吃,就沒力氣吹號。

在部隊里,馬兒也和戰士一樣,能听懂軍號,它們也懂得匍匐隱蔽。張老回憶,有一次急行軍,過敵人封鎖線時,部隊被敵人發現了,敵人一路追來,連日前追後堵,形勢很緊張。一天,天上飛來幾架飛機,他接到命令,吹響隱蔽號。戰士們急忙隱蔽,連隊的幾匹馬也立即匍匐下來,前蹄臥在地上,頭低著。長期的戰斗生活,讓馬兒也變得和戰士一樣,能听著軍號聲前進沖鋒,或隱蔽保護自己。

1935年5月的一天深夜,張生榮所在部隊冒雨行軍一天一夜後,趕到了離安順場十多里外的大山坡。指揮部接到命令︰連夜偷襲安順場守敵,奪取渡船過大渡河!

經過30分鐘激烈戰斗,紅軍偷襲成功,佔領了安順場。部隊決定渡河,可大渡河寬300米,水流湍急。當時一無船工,二無準備,敵人還在對岸渡口修了許多碉堡,紅軍大部隊通過很困難。部隊決定推遲到第二天渡河。

強渡開始後,岸上輕重武器同時開火,掩護突擊隊渡河。張生榮接到命令,沖到隊伍最前方,吹響沖鋒號。戰士們冒著敵軍的密集炮火,在激流中前進,听到嘹亮的軍號聲,他們更加奮不顧身,迅速登岸後,在對岸火力支援下奮勇沖殺,擊退敵軍反撲,控制了渡口。

長征結束後,張生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以後的戰斗歲月里,他一直跟隨部隊南征北戰。1965年,張生榮進入湖南省軍區東湖干休所離職休養,他懷著對黨和人民的深厚感情,發揮余熱,為學校、部隊和各級黨政機關做愛國主義宣講200余場。

采訪接近尾聲,張老希望借《解放軍報》寄語新一代革命軍人︰青年官兵要始終听黨的話,鐵心跟黨走,永遠吹響人生的“沖鋒號”。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