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繼才︰升起了國旗,開山島就有了顏色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田亞威 李劍橋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09-29 13:26

升起了國旗,小島就有了顏色

■田亞威 李劍橋

“仕花哎,起床了,去升旗。”王仕花倏地睜開眼,看向床邊的窗戶——果然,天剛蒙蒙亮,老王又在叫自己了。

然而,這竟是一場夢。

王仕花翻身坐起來,發了會兒愣。這30多年養成的生物鐘,在王繼才走後的兩個月,一點也沒有被改變。

門外漸漸有了響動,是新駐守在島上的3名民兵準備去升旗了。王仕花迅速穿好衣服出門,和他們一起向山頂走去。

就是在這條陡峭的山路上,從前的無數個清晨,王繼才扛著國旗,王仕花並排跟著,兩人拾級而上,到達位于山頂廣場的升旗台。盡管沒有國歌伴奏,只有他們兩個人的升旗儀式同樣莊嚴神聖。

可背後總有人愛嚼舌根︰“這兩口子,守島就守島嘛,上面又沒要求升旗,天天這麼準時升,是想出名吧?”王仕花記得,當時自己听到這話,氣得渾身發抖。她跑回家,把這事告訴了王繼才,一邊說著,多年的委屈就一邊如潮水般漲了上來。可王繼才卻淡然地說︰“他們不懂,升起了國旗,小島就有了顏色,就代表這里是中國的領土。他說他的,咱升咱的。”

“--!”對于丈夫的話,王仕花向來都覺得有道理。就像當年王繼才堅定地踏上無人願來的開山島,王仕花也支持丈夫的決定一樣。

1986年,王繼才上島兩個多月後,王仕花也跟來了。身上背著一大堆生活用品,懷里揣著一面國旗。一同帶上島的還有老黨員父親的話︰“你們要在開山島上把國旗升起來,讓外面人知道,這里有人駐守,是軍事要塞,不是荒島!”

王仕花記得,由于條件有限,他們最初的升旗儀式極其簡約︰兩人爬到小島後山最東邊的觀察哨水泥圓頂上,由王繼才迎著剛剛露出海平面的太陽,高高擎起掛在竹竿上的國旗,王仕花敬禮。然後,他們將國旗扛回來,插在營房門前的一個木樁上,讓它迎風飄揚。至此,升旗的事才算結束,一天的工作生活才真正開始。

島上風大濕重,國旗損壞的概率很高,有時一個多月就要換一面新的,夫妻倆更換的國旗至少有近200面了。王繼才不願意麻煩組織,每次都下島去買新的國旗。日積月累,這也成為他們一筆不小的開銷。

王仕花曾揶揄丈夫︰“平日里,說到吃穿,你總是摳門得很,咋買國旗沒看你心疼錢?”王繼才回答︰“東西吃到肚子里,沒人看到;在島上穿衣服差一點,也沒人看到。可咱把鮮艷的國旗在島上升起來,來往的漁民老遠就能看到那點紅,看到了就覺得踏實了。”

王仕花打趣說王繼才都能作詩了,可天天跟著丈夫升旗,王仕花看國旗的眼神也慢慢有了內容。

2011年國慶前夕,王繼才和王仕花收到了中央電視台的邀請,在名為“五星紅旗,我為你驕傲”的國慶晚會上,講述“兩個人的升旗”故事。

在晚會錄制後台,他們結識了另一組特別嘉賓——10余位天安門國旗護衛隊的退役老班長。這些無數次在天安門廣場升起過五星紅旗的老兵,听說王繼才夫婦在黃海孤島上以竹竿為旗桿、以石槽為旗台,堅持升旗20多年,都被深深地感動了。大家約定,一定要到開山島上升一次旗。

2012年元旦,這場特別的升旗儀式在開山島如約舉行。天安門國旗護衛隊的首任班長董立敢帶來了一面他曾親手升起的國旗,第八任班長趙新風帶來了一座鋼制移動式升旗台。一同前來的,還有天安門國旗護衛隊的現役官兵代表。在王繼才和王仕花眼里,那天,激昂嘹亮的國歌聲中,開山島的國旗飄揚得比哪一天都美麗。

王仕花興奮地給親戚朋友打了一圈電話,說的都是同樣的話︰“今天,我們第一次在國歌的伴奏中升起了五星紅旗,而且還是和咱們國家最好的升旗手一起升的……”晚上,王繼才激動得翻來覆去睡不著。他不住地和身旁的妻子念叨︰“國旗護衛隊的班長們升旗升得就是好,看人家那手多穩,節奏把握得一點都不差,尤其那個甩旗的動作,真是太帶勁了!”

自從那座正規的升旗台落戶開山島,夫妻倆更加重視升國旗了。每天不僅準時升旗,還要仔仔細細地對旗台進行檢查和維護,掉了漆得補一補,繩子松了得緊一緊。國旗和旗台周圍,成了他們工作之余流連最多的地方。

“兩個人的升旗”故事通過電視轉播,傳到了千家萬戶,而王繼才和王仕花卻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已經被很多人知曉。他們只是感到,來島上參加升旗儀式的人好像漸漸變多了。

有一年“八一”前夕,曾經在島上駐守過的老兵們帶著家屬重回開山島,專門要求參加一場升旗儀式。王仕花忘不了,那一次,升旗台所在的島頂小廣場上從來沒有站過這麼多人。她站在老兵們的後面,看到不少人邊唱國歌邊流淚。幾個小軍娃也不調皮搗蛋了,在爸媽的身邊安靜地站著,抬頭看著那面鮮紅的旗幟一點點升上旗桿頂。

曾經有所小學組織學生和家長上島參加升旗儀式。孩子們圍著王繼才問︰“爺爺,你為什麼要在島上升國旗?”王繼才回答︰“爺爺升國旗,是因為這里是祖國的東大門,是我們中國的神聖領土。這里飄揚起國旗,就證明這里有人守護,外人不能來侵犯。”有孩子又問︰“那您每天都升旗,不累嗎?”王繼才又說︰“我們人離不開陽光,小島也離不開國旗。升起了國旗,小島就有了顏色。”听到這里,有孩子說︰“爺爺,等我長大了,也來守島,來幫您升國旗!”一個孩子這樣說,一群孩子也跟著爭相這樣說。

王仕花看到,老王在那群孩子中間笑得特別開心。用她的話說,“老王臉上的褶子都皺成了花”。王仕花忘不了那個畫面,也很想念那個時刻。因為,這是她關于國旗、關于王繼才的獨家記憶。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