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軍校學員遇上心理文化節:一場智慧與心靈的美麗約會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微粒 武嘯劍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12 13:32

心手相連、放飛夢想。圖為國防科技大學研究生學員開展“信任背摔”心理趣味游戲。 楊越 攝

當軍校學員遇上心理文化節

■王微粒

閉上雙眼,雙手放在胸前,任由身邊同學一雙雙有力的臂膀控制著自己的平衡。在國防科技大學心理文化節“風中勁草”游戲環節中,學員陳鑽鑽在經歷從不知所措到全身放松的變化同時,也體驗到了從忐忑不安到沉著安定的心路歷程。

一個小小的游戲,帶給學員不一樣的體驗。一場別開生面的心理健康文化節,如同平靜的湖面投下一顆小石子,激起陣陣漣漪,蕩漾在學員心田。

當軍校學員遇上心理文化節,會產生怎樣的化學反應?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烙印,一個年齡段有一個年齡段的心情。作為人們眼中的天之驕子,軍校學員與偉大的時代同頻心跳,尤其是高學歷的研究生學員,他們屢獲佳績、光環奪目。但如果去掉這些耀眼的學術光環,我們發現,他們也還只是一群20歲出頭的年輕人。我們喜愛他們特有的陽光與朝氣,也要承認他們會遭遇這個年紀無法避免的困惑與煩惱;我們欣賞他們剛毅、果敢、堅韌的特有品質,也要接受他們偶爾的情緒低落。舉辦心理文化節,就是希望更多地人以科學理性的眼光看待軍校學員的心理狀態。

“有時候,我們要看到數字樣本背後的故事。”心理文化節上,一名心理咨詢教員說起一個引人思考的現象。從數據上來說,從地方大學考入的研究生學員前往心理咨詢室的比例要大得多。但事實上,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的情況更嚴重,反而是因為他們在本科期間已經接收了較好的心理普及教育,將心理咨詢看作“感冒發燒之後去看病”一樣。“他們在登記時會毫無芥蒂地填上個人信息,而大多數軍校本科畢業的研究生會有所取舍地填寫。”舉辦心理文化節,就是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心理知識,樂于接受心理服務。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心理文化節就像一堂課,教會學生們在訴說苦悶中消除苦悶、在感受快樂中尋找快樂,也許課時不長,影響卻很遠;它像一團火,用坦誠與溝通點亮一張張陽光綻放的笑臉,驅散那些可能被忽視的陰霾,也許熱度不高,但傳遞很廣;它像一粒種,埋下希望,靜待收獲,也許時間不定,但終會萌芽。

“世間最純粹、最暖人胸懷的樂事,恐怕莫過于看見一顆偉大的心靈對自己開誠相見吧。”兩百多年前,作家歌德以少年維特的口吻在信中寫下對偉大的心靈的向往。人的一生總會面對諸多困苦,唯有偉大的心靈讓人戰勝煩惱、迎來希望。心理文化節也是如此,也許在不經意間,一陣笑聲、一次交流、一場游戲,就埋下了快樂成長、樂觀陽光的心靈種子。

且讓我們靜待花開。

國防科技大學研究生院舉辦心理健康文化節——

一場智慧與心靈的美麗約會

■武嘯劍

“我覺得我可能活不下去了。”研究生學員張浩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在被論文虐得死去活來的那個晚上,隨手在朋友圈發的一個搞笑表情包,竟會讓大家“如臨大敵”——

先是被研究生隊政委請去聊天,然後導師特地把他叫到家里“吃了頓飯”,時不時還會有作為心理骨干的同學到宿舍“串門”。“那種感覺,就好像某個廣告︰一直有人在你耳邊問你,你沒事吧?”

在今年9月底國防科技大學研究生院舉辦的心理健康文化節上,張浩上台講述了自己遭遇的“烏龍”事件,引起同學們大笑。

“在攻研的路上,有人關心你走得遠不遠,還有人關心你走得累不累。”他的一句話打開了同學們的心門,引起大家共鳴。如同平靜的湖面被投下一顆石子,心理健康文化節的舉辦,也讓人們得以窺見研究生學員在軍校蕩起的陣陣“心理漣漪”。

心理問題就像感冒一樣普通,沒有什麼大不了

“牛得不講道理,感覺智商被壓制了。”研究生學員陳鑽鑽的話多少顯得有些無可奈何。他身邊的同學有的是“SCI專業戶”,有的堪稱“獎牌收割機”,還有的年紀輕輕就成了《Science》評委。雖然陳鑽鑽拿了幾個全國競賽的獎項,但他始終感覺有些拿不出手。

陳鑽鑽的話語中,透露出影響研究生心理狀況的一個重要原因︰學業壓力。今年5月,國防科技大學在研究生群體中開展了近2000人次心理測評。統計結果顯示,該校研究生心理健康問題平均發生率為13.2%。僅2017年,就有131人次研究生學員前往學校心理健康指導中心尋求面談咨詢。但還有更多人,選擇獨自面對壓力與困惑。

在該校研究生院開辦的心理健康文化節上,不少同學像陳鑽鑽一樣,被鼓勵走上台去,說說自己的困惑、壓力。這也是活動舉辦方的一個初衷︰讓學員們放開說、大膽說,不要一講到心理問題就談虎色變。

研究生院政委吳小松說,作為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培養和國防科技自主創新的高地,國防科技大學的研究生在學術研究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學員可以直接參與到“天河”“北斗”等重大科研項目……種種奪目的學術光環,讓很多人覺得,國防科大的研究生仿佛是一個異于常人的優秀群體。但這個群體其實與普通人一樣,也會經歷心理問題的困擾,同樣需要“心理照料”。

征集最美笑臉、設計文化節徽章、校園隨訪、團體輔導與訓練、心理知識講座……隨著心理文化節活動的一項項展開,研究生學員少了一些難以啟齒的尷尬,多了一些“吐槽”之後的暢快。

“我們辦文化節,就是想讓更多的學員們知道,人人都有情緒低落的時候,心理問題就像感冒一樣普通,沒有什麼大不了,也沒有必要難為情。”談及活動初衷,吳小松說。

一場美麗的心靈之約背後,是團隊多年的心理服務付出

“濃厚的學習氛圍和優越的學習條件在給學員們動力的同時,無形中也給了他們壓力。要戰勝這種壓力,不僅需要最強大腦,更需要最強心髒。”從文化節活動的前期策劃到現場組織,該校軍事心理學教研室主任韓立敏與她的團隊一直活躍其間。這是她從事心理服務工作的第16個年頭,這場與研究生學員的美麗心靈之約,也是團隊多年心理服務工作的一個縮影。

“不謙虛地說,我們有著跟軍內同行比起來堪稱豪華的陣容。”談及“心之橋”心理服務團隊,韓立敏信心滿滿。他們聘請了2名專職心理咨詢師開展學校心理服務工作,24名值班心理咨詢師每年要接受40學時左右的督導培訓,前往學員隊進行心理知識宣講的志願者也常年保持在50人左右的規模。因為心理咨詢師的龐大規模,他們甚至定了一個近乎奢侈的門檻︰必須達到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才允許進行面對面心理服務。

“我們現在是專職老師、核心骨干隊伍和外圍服務團隊三位一體的團隊。”文理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系協理員曹靜說,“即使這樣,跟研究生學員打交道時,我們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叩開研究生學員的“心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個高學歷群體往往是有備而來。一次,專職心理咨詢教員郭莉萍在面談咨詢時驚訝地發現,對面坐著的學員了解的心理學知識不比自己少,“社交回避”“原生家庭”等專業術語張嘴就來。“與別人不同的是,他做了很多功課,自己找書學過大量心理學知識,對自己表現出什麼癥狀,甚至引起問題的原因都分析得一清二楚,他來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嘗試心理自愈失敗之後的求助。”這對郭莉萍們提出了很大的考驗,一來要用專業的素養打消戒備贏得信賴,二來要確實想出開解的辦法不辜負學員的期待。

“其實,軍校研究生學員的心理現狀,比我們預想的要好得多。心理咨詢大多面對的是發展性和適應性問題,障礙性問題佔少數。對于研究生學員來說,前兩類問題已經被他們通過自我學習和自我調節解決得很好了,來到咨詢師面前的,大多屬于難啃的硬骨頭。”盡管面談咨詢的數據結果顯示“不那麼美”,但對于研究生學員的心理現狀,韓立敏有著不一樣的解讀。多年與研究生學員面對面的咨詢經歷,讓心理服務團隊更容易透過現象看到本質,在心理健康文化節的組織過程中格外順暢。

“老師們的輔導包括他們設計的游戲,都能打到我們心坎上,感覺很放松。”一名學員說道。

讓陽光照進心靈,需要打開多扇窗

國防科技大學校園網選課系統開放不到半天,選修課《心理健康與幸福人生》的100多個名額就被預訂一空。

文理學院的研究生教學參謀沈麗莉找到任課教員蘭芬“走後門”︰“能否給我一個名額,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學員們寧可旁听都要來這個教室。”蘭芬告訴他︰“學生們愛听這堂課,就好像萬物喜歡陽光一樣。”

一扇窗,灑進一米陽光。為了讓研究生這個優秀群體始終洋溢著青春與陽光,校、院、隊、教研室、導師,都在不遺余力地作出努力。

心理咨詢室的一份資料顯示,研究生學員咨詢問題類型主要集中在關系問題、學業困擾和自身困擾三大方面。關系問題佔35.55%,主要包括婚戀、親子、一般人際以及和導師的關系四類;學業困擾佔24.1%,主要是日常學業壓力、畢業論文壓力、專業興趣問題等;自身困擾佔17%,主要指個體的性格問題、身心癥狀等。這也與本科學員主要集中在如何適應嚴格正規的管理、繁重的課業任務和高強度的訓練問題表現有所區別。

為了解決這些問題,2016年初,學校專門制訂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學校心理服務工作的意見》,機關制訂了具體的《實施方案》,設立專項經費保障心理服務條件建設;研究生院組織心理健康文化節,發放服務手冊、組織專家講座、開展心理輔導;學員隊建立心理骨干隊伍,把服務工作做在平時;教研室一方面開設《軍人心理學》《心理健康與幸福人生》等選修課,一方面依托“心之橋”網站、微信公眾號等平台,普及心理知識,並接受學員們的點名面談預約。

除了從心理知識角度進行普及和開解,學校的一些暖心舉措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該校留校博士黃賢俊至今仍清楚地記得出國留學時趕上的第一個聖誕節。“當時初到異國他鄉,也找不到人交流,特別孤單,幸好後來學校海外黨支部組織活動,才感覺心里暖暖的。”他說。

“讓研究生們智慧的心靈充滿陽光,不僅是心理服務工作者的責任,也是所有院校教育工作者共同的義務。這些年,多方力量一直都在努力,只不過今年形成了一個文化符號,這樣便于引起更多人的關注,吸納更多的力量。”研究生院院長沈林成說。

尾聲

9月25日,陽光正好。國防科技大學籃球場上走來一群年輕的研究生學員。他們圍成一團,放開心扉地體驗“風中勁草”“低空飛行” 等心理游戲,空中傳來一陣歡聲笑語。

心理健康文化節雖已近尾聲,但這個活動引發的原生效應仍在繼續。這是一個理應奮發有為而且必將有所作為的群體,這是一個理應朝氣蓬勃而且必須朝氣蓬勃的年紀,如何讓這個充滿希望的群體永遠洋溢著陽光與激情,軍校人永遠在路上。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