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職當兵日記︰說不清楚為什麼,越發對高炮二連有了感情

來源︰解放軍文藝作者︰艾蔻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11-12 22:02

自一九九九年入伍至今,我近二十年的軍旅生涯幾乎都在院校度過。從軍校學員成長為執教多年的老教員,軍裝雖合身,卻始終感覺差了些精神氣。隨著陸軍轉型步伐的推進,實戰化教學改革也在不斷深入,鮮有基層經歷的我,在教學工作中時常遭遇短板。二一八年四月,陸軍組織首批七百四十余名干部到部隊見習鍛煉基地當兵代職,很幸運,我成為其中一員。在中部戰區步兵某師防空團高炮二連,林鵬飛指導員親手為我換上列兵軍銜。我又回到了兵之初,為期一個月的列兵生活就此開始。

四月一日

今早有升旗儀式,全員參加。集合時間是六點十五分,鬧鐘還沒響我就醒了,為了保險起見我決定馬上起床!雖已時值暮春,還是很冷,哆哆嗦嗦地爬起來邊穿衣服邊琢磨,得抓緊時間洗漱,畫個淡妝,口紅稍微涂一點,然後疊被子、整理床單、物品歸位……好一番忙活,待一切都收拾妥當,樓下還沒有動靜。坐在馬扎上對著胖歪歪的軍被發呆,當年讀軍校的時候,女生都怕疊軍被,一開學就要去請劉師兄。這位劉師兄目光炯炯,話不多說,持一把簪子模樣的神器來回比畫,沒等我們消化完他所有的動作,軍被已變成豆腐塊。每天晚上,我們都畢恭畢敬地捧起豆腐塊,輕輕放至書桌,然後擠在內務櫃前翻找各自的便被。

為了給我這個“新兵”騰出一間宿舍,整個無線班都搬離了四樓,女干部到連隊當兵,顯然添了不少麻煩。六點十分,哨聲劃破了寧靜,整棟樓瞬間醒來——吼叫聲,沖水聲,跑著調唱歌的,叮咚 當不知道在干什麼的,總之,戰士們將在五分鐘內完成我花了半個小時才做完的一切,想到這里,我多少是帶著些作弊的心虛摸下樓去的。中途撞見幾個提著褲子狂奔的家伙,估計是被我這個不速之客嚇到了。

一切都快了起來,轉眼間,全團官兵集合完畢。莊嚴而熟悉的國歌,齊刷刷的軍禮,親愛的五星紅旗。隊伍里,所有的步伐遵循同一節奏,而震耳的番號聲中,已辨不出任何一個人的聲音。仿佛置身大海,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平凡與渺小。說來慚愧,接近二十年的軍齡,對于當兵這件事,我卻還是個新手,真正的士兵生活應該從今天算起。

四月二日

今天,第一次走進裝備庫。按照慣例需要跑步進場,為了能跟上隊伍,排在隊伍末端的我盡量邁大步子,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動作上面,全然不知即將踏入的陌生地方會給我帶來怎樣的震撼。穿過大門,我們換回齊步,步伐輕快地前往二連庫區。

很安靜,陽光暖暖的,機油彌散在空氣中那種特殊的香味越來越濃,兩側車庫有的裝備已經開出來,有的還庫門緊閉,戰士們三三兩兩忙活著,大概是眼尖的戰士發現隊伍中混入了一個女兵,忙碌的手突然僵在那里。他們當中開始有人竊竊私語。毫無征兆地,一台我還叫不出名字的大家伙忽然發動,緊隨其後的巨大轟響連同排煙孔里猛然噴出來的黑煙仿佛一種示威,得意地向我炫耀著鐵拳與肌肉。瞬間,我有一種闖入男人世界的興奮與新奇。

到達二連庫區之後,連長安排了訓練任務,戰友們各自帶開。指導員領著我逐個認識裝備,炮車,導彈車,指揮車,運輸車,裝填車。第一次近距離接觸這些戰斗裝備,我不斷地問這問那。指導員一邊耐心作答,一邊勸我︰別著急,有的是時間。好奇與新鮮感令我不斷地站到它們面前,一遍一遍地感受著,那高大身軀帶來的令人窒息的壓迫感,這一頭頭沉默的猛獸,剛硬卻並不冰冷。伸手輕撫它們粗糙的表面,履帶上斑駁的掛膠,指尖傳來它們碾壓一切的威嚴。

四月三日

來連隊第三天我就請假了。這次當兵代職,因為諸多現實問題,我糾結、焦慮了很久。後來,在親友同事的鼓勵下,我下定決心,既然是來當兵鍛煉,那就嚴格要求,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可是,今天從早上五點半起床到現在,集合跟隊出早操、吃飯、訓練……感覺整個人都要散架了,好不容易才撐到晚飯時間。這里需要介紹一下我們的連長魏中昆同志,一位作風嚴厲的年輕上尉,不苟言笑,實際上笑起來很甜,牙齒也白。雖然他很帥,很像鄭愷,卻在晚飯前殘忍宣布︰今晚夜訓,七點樓前集合!

“啊——”

連長聞聲眉頭一緊,我伸了伸舌頭。沒錯,那個感嘆詞是我發出的。

夜訓就是在微光環境下進行常規訓練,平時練什麼夜訓就練什麼,同一個標準,是的,完全不開燈,一般是十點結束,當然,有時也會訓到十一二點。听完林鵬飛指導員的介紹,我拿定主意,雖然對夜訓充滿了好奇和期待,還是循序漸進有個適應過程比較好,委婉地道出請假意圖,指導員十分爽快地同意了。趴在窗台上目送著戰友們集合完畢,一天之內第四次帶往庫區。

其實,今天已經收獲頗豐了。在戰友們的悉心介紹下,我了解了雙××自行高炮炮車和紅旗-××導彈連指揮車的內部情況。更令人興奮的是,我開坦克了!準確地說,是體驗了一把履帶駕駛。每天看炮車出庫入庫,履帶駕駛員們精準的操控技術令我崇拜不已。上午,林指導員帶我去綜合訓練場,為我安排了一次駕駛體驗。听李文班長做介紹的時候,我感覺把握十足,類似自動擋汽車的操作似乎沒什麼技術難度。可等我真正坐進駕駛艙,一瞬間,整個人都被汗水淹沒了——發動機吞噬听覺的轟響,無法遏制的近乎瘋狂的搖擺,強大力量操縱在手中的不可描述。

顫顫巍巍地繞著訓練場開了三圈,始終被這種不可描述所包裹,震顫之下,我對速度有了更深的理解,對坦途與彎道也刷新了認知。一格一格地,履帶在我的指令下更新著土地的痕跡,陣陣翻滾的黃土充斥周圍,平時幾無知覺的呼吸眼下變成一件具體、緊迫的事。這是世界的另一面,也是我們繞不開也躲不掉的路。寫到這里,鼻腔里還彌漫著塵土的腥澀。

連滾帶爬地從裝甲車里出來,我望向偌大訓練場的遠處,戰士與戰車就這樣一天一天地彼此較量著。他們也經歷過像我一樣的狼狽時刻嗎?也許,從膽怯猶豫到嫻熟自如,戰士首先得戰勝自己,才有資格與戰車對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