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听這個軍娃的講述︰爸爸是什麼呀?

來源︰《軍事故事會》作者︰善觀雪責任編輯︰喬夢
2018-11-23 13:27

《爸爸是什麼》

■善觀雪

這段時間,媽媽總在我耳邊嘮叨︰“爸爸馬上就要回來了!”爸爸是個什麼呀?是好吃的嗎?比我最愛吃的葡萄味的小餅干還好吃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倒是很願意爸爸回來。

這天晚上,才7點鐘,媽媽就下班到家了,平時都要快8點鐘。一進門,她就從外婆手里接過我抱在懷里說︰“乖乖,你爸爸馬上就要到家了。到時候,我們要熱烈歡迎呀!”我馬上就听懂了,立即鼓起掌來。媽媽和外婆開心得一人親了我一下,直夸我聰明。

嘿,我會的可不僅僅是這些,我還會“拜拜”呢。為了展示這個本領,我立即抬起右手,做了一個“拜拜”的動作。可這回媽媽和外婆沒有親我,反而大笑起來。大人好奇怪。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敲門。外婆抱著我說︰“爸爸回來嘍。”媽媽立即從沙發上跳起來去開門,剛到門邊,又返回來拿手機,說要記錄這重要的一刻。

門開了,一個陌生人在對著我笑。這個人怎麼這麼奇怪啊,笑的傻乎乎的。我們認識嗎?于是,我使勁盯著他看。他一邊盯著我笑,一邊用手挽住了媽媽的肩膀。天啊,他是準備把媽媽搶走嗎?“哇”的一聲,我大哭起來。這可是我的秘密武器。

有一次,我肚子疼得厲害。大晚上的,媽媽急得直跺腳。我的哭聲把沉睡中的鄰居都鬧醒了。他們立即開車帶上我和媽媽去了醫院。醫生急急忙忙給我吊水輸液。我拉了兩天肚子之後就好了。

哭還是很管用的。這不,我一哭,陌生人很快就松開了媽媽。不好,他伸開雙手朝我走來了。

天哪!他這是要把我抱走嗎?我使勁兒地躲在外婆的懷里,可外婆好像有意要把我送給他,一定是因為我平時不听她的話,不好好吃飯,她不要我了。我使出渾身力氣尖叫起來。終于,陌生人沒有再向我靠近。

陌生人進門後,直接去衛生間洗澡。外婆和媽媽在廚房做菜。我坐在客廳的墊子上密切關注著陌生人的一舉一動。糟糕,他突然從衛生間出來,發現了我的偷窺,嚇得我都忘了哭。他好像在對我笑,還拿了一個小隻果,紅紅的,好誘人哦,可是媽媽說,陌生人的東西不能要。我一手就把小隻果從他手心掀翻了。哼,壞人,別想賄賂我。可是,他似乎一點兒也不生氣,把隻果撿起來,在衣服上擦了兩下,就吃了起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然後笑著又拿了兩個隻果去廚房。

他把一個隻果給了外婆,另一個隻果給了媽媽。她們都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有說有笑的。他們是不是認識很久了?他看起來好像也不是壞人。這樣一想,我就有點後悔剛剛掀翻那個隻果,忍不住獨自吞了一下口水。那個隻果應該很美味吧。

正想著,他們三個人就端著飯菜從廚房出來了。媽媽把我放在嬰兒專用凳上。外婆坐在我身邊。他和媽媽坐在我對面。他總對著我笑,然後喊︰“寶寶,寶寶,乖乖乖。”哼!別裝得跟我很熟似的,但是這聲音確實好像在哪里听過。以前,媽媽打電話的時候,我總是把電話搶過來,電話里有一個人也是這麼喊著︰“寶寶,寶寶,乖乖乖。”難道就是他?

我又抬頭斜睨了他一眼,他正在給外婆夾菜,然後給媽媽夾菜。那他干嗎不給我夾菜呢?我狠狠地盯著他,我也想吃啊。正想著,他就夾了一片小黃瓜放到我的碗里,然後又夾了一塊蒸雞蛋。這還差不多,我用手抓著就吃了起來。

媽媽和外婆又開始在我耳邊嘮叨了︰“寶寶,寶寶,快喊爸爸呀!”難道他就是傳說中的爸爸?我心里一陣失落,“爸爸”並不是什麼好吃的小餅干之類的。唉!我嘆了口氣,默默抓飯吃。

吃過飯,這個叫“爸爸”的男人變戲法似的從箱子里突然變出許多好吃的,還有好多漂亮的花裙子。我太激動了,他突然過來把我摟在懷里時,我竟然忘了哭,也忘了反抗。他又抱著我轉圈圈,把我舉得高高的,我感覺自己都要飛起來了,好奇妙,好開心啊,就忍不住“咯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就這麼地,我和他混熟了。他給我好吃的,還給我放歌听。他的肩膀寬寬的,他的肚子肉肉的,躺上去,好舒服啊。很快,我就睡著了。半夜,有點渴,我向空氣中踢了一腳,他立即醒了並坐起來問我怎麼了。我咿咿呀呀地亂發脾氣。他用扇子給我扇風,我踢掉;他又給我沖了牛奶,我也踢掉,直到他給我拿來水杯。喝完水後,我又滿足地睡著了。

在夢里,我見到了剛出生不久的我,那時候我可小了,是他抱著我。媽媽剖腹產,身體不太好,躺在床上。爸爸給我洗衣服,給我換尿布,要買菜做飯,還要照顧媽媽。那時候,我們還在租的房子里。外婆、我和媽媽睡在床上,爸爸打地鋪睡在地上……後來……後來他就突然不見了。

現在,我都快一歲了,他才回來。我很想問問他,這麼長時間去哪里了?可是,我又有點沮喪,我說什麼他們也听不懂,所以,我只能輕輕地在夢里按照媽媽教我的方式,喊了一聲“爸爸”!

(《軍事故事會》•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