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旋律,那些經典軍歌中有這些歷史記憶……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作者︰宗禾君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27 13:37

《新四軍軍歌》

東進!東進!我們是鐵的新四軍

葉挺獨立團英勇善戰,不怕犧牲,戰功卓著。這個團所在的第四軍收到人民群眾贈送的“鐵軍”盾。

抗日救國的前線,有一支部隊所向披靡,被人們稱為“鐵軍”。屬于它的《新四軍軍歌》用豪邁的歌詞,書寫出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用嘹亮的歌聲,傳頌著永不磨滅的戰斗精神。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南方八省14個地區的紅色游擊隊,改編成為了新四軍,由葉挺、項英領導,吸引了許多愛國人士,也包括了一批知識分子。這批知識分子的到來,提升了部隊的文化生活,創作了許多抗日救亡戰歌。1939年2月23日,周恩來受中共中央委托,前往皖南雲嶺新四軍軍部視察,也奏響了《新四軍軍歌》誕生的前奏。

年輕時的陳毅。

就在周恩來抵達的第二天,新四軍為周恩來舉辦了一場歡迎晚會。嘹亮的歌聲此起彼伏,從江南前線回來的陳毅也被拉上台唱歌,他用法語高唱了一曲《馬賽曲》,歡迎周恩來這位與他一起留法勤工儉學的老同學、老戰友,他的演唱將晚會的氣氛推向了高潮。大家听後都紛紛感慨,要是新四軍也有一曲自己的《馬賽曲》該多好。

後來在軍部首長的討論會上,大家提出,應該創作一首軍歌來鼓舞士氣,振奮全軍。周恩來提議,將這個重任交給陳毅。陳毅的父親是個文人,琴棋書畫無所不通,尤擅書法。受父親的影響陳毅自然興趣廣泛,年輕時因五四運動又開始追求新文學、新詩、新小說。加之他天資聰穎勤奮好學,因此學識頗豐。他好詩文,每有感慨也必以詩來表達,即使在生死存亡之際也掩不住詩興,曾經在被國民黨軍隊大圍剿的生死關頭寫下“絕筆詩”《梅嶺三章》,他的詩賦才華和無畏氣概在其中展露無疑。

《梅嶺三章》

在接受委托後的一個多月時間里,陳毅在繁忙的作戰間隙構思了歌詞。他寫了新四軍繼承北伐戰爭時國民革命軍第四軍、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和堅持南方三年游擊戰爭的紅軍游擊隊前後十余年的光榮傳統;寫了新四軍的政治信仰、作戰方針、軍民關系等。歌詞共3段,35行,名為《十年》,里面這樣寫道︰“光榮的北伐行列中,曾記著我們的威名。我們繼承著革命者受難的精神,在南國的羅霄山,鍛煉成為鋼鐵的孤軍。這里有革命的反帝的歌聲爛漫,飄揚海外、散播農村。我們送出了抗日先遣的萬里長征,我們留下來堅持斗爭,招引那民族再團結,雄雞破曉,偉大的抗日之聲。”

但是,我們現在听到的《新四軍軍歌》並不是這個歌詞。原來,當年陳毅創作完成的詞被送到軍部後,在項英的主持下,軍政治部的人開始對初稿進行了認真的討論研究和修改,將內容精煉,同時突出了向敵後進軍的思想,形成了如今廣為傳唱的《新四軍軍歌》。為了集思廣益,大家還把初稿和改後歌詞都在《抗敵》雜志上刊登,以听取意見。陳毅後來知道了歌詞的修改,看後表示同意,歌詞這才最終確定。“陳毅原詞、集體改詞”就是《新四軍軍歌》歌詞作者的最適當表述。

何士德

歌詞已定,曲子請了當時年僅29歲但已是國內知名作曲家的何士德來譜。何士德1939年來到了皖南新四軍軍部,在新四軍戰地服務團和文化隊從事音樂工作,被新四軍將士們譽為“我們自己的音樂家”。他拿到歌詞後,立刻感覺到這首歌寄托著全軍將士的希望和寄托,于是冥思苦想,很快譜出了第一稿——一首具有民歌小調風格的曲子。何士德後來回憶說,他動手作曲前考慮到廣大指戰員多數是南方農村來的,他們唱慣了南方的民歌,且紅軍唱的也多是民歌風格的革命歌曲,于是就嘗試著用接近民歌風格的曲調譜了第一稿。曲子譜好後進行了試唱,袁國平和朱鏡我在听後覺得流暢悅耳,但是戰斗性不強,在民族存亡的緊急關頭,新四軍還是需要高昂雄偉的曲調。同時,新四軍軍部政委還向何士德轉達了一項具體重要的意見,歌詞第一段的最後一句 “東進!東進!我們是鐵的新四軍”一定要重復兩次。後來何士德又修改了兩次,最終形成了今天的《新四軍軍歌》。

《新四軍軍歌》

在新四軍軍歌歌詞中寫道︰“光榮北伐武昌城下,血染著我們的姓名,孤軍奮斗羅霄山上,繼承了先烈的殊勛。”說明新四軍這支隊伍與北伐戰爭以及北伐戰爭中的革命隊伍有著不解之緣。當年北伐軍攻佔武昌後,由于葉挺獨立團的英勇善戰,不怕犧牲,戰功卓著。1927年1月,這個團所在的第四軍榮獲人民群眾贈送的“鐵軍”盾,葉挺對獨立團的將士們說︰“我們為什麼能夠建立這樣的偉大的戰功,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獨立團是共產黨的軍隊,因為有了共產黨,我們才能成為鐵軍。”這是葉挺堅定理想信念的體現,也是“鐵軍”精神的核心。

資料圖

八年抗戰,新四軍進行了兩萬四千余次戰斗,斃傷俘日軍、偽軍47萬多人,自己也做出了重大犧牲。而這支《新四軍軍歌》雄壯激昂的歌聲,匯成了強大的聲浪,響徹華北華中的戰場,一直陪伴著這支“鐵軍”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

(中國軍網微信•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