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別戰友“蘇-27”︰每一段時光都不曾荒廢

來源︰軍營文化天地作者︰李飛龍 陳林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1-02 15:08

2018年8月8日,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機場。該旅最後一架蘇-27戰機拔地而起,消失在天際。從此,這支叫做“霧都雄鷹”的部隊將蘇-27戰機全部移交了出去,正式進入改裝國產某新型戰機的跨越式發展階段。

相伴的18年間,該旅機務官兵與蘇-27戰機一起上高原驗證飛行,赴海疆驅虎逐狼,進大漠對抗演練……戰斗的足跡遍布全國15個省份,立下了赫赫戰功。如今,昔日的戰友將要離開,很多人自發來到機場送別。這一刻大家的心情是復雜的,把所有不舍化作最後一次凝望、一次敬禮和一次久久不願離開的佇立。對他們來說,戰鷹從來不是冰冷的武器裝備,而是曾在一起流過汗水和淚水的親密戰友。

悉心的守護

送別那天清晨,負責最後一架蘇-27戰機機務保障的官兵,靜靜地擦拭著機身,專注地檢查著每一個部件,大家想讓戰機以最良好的狀態離開,也想讓時間慢一點,他們可以再多跟戰機待一會兒。那一刻終究還是到了,最後一架蘇-27戰機帶著官兵們雙手的溫度,沖上了藍天。

“我和戰鷹可以說是‘同齡人’了。”該機務大隊三中隊質控師郭文超說。郭文超2002年從軍校畢業分配到了該旅機務大隊,當時正逢該旅改裝蘇-27戰機的初期,他所在的三中隊就是在這個背景下應運而生的。如今,他經歷了中隊成立之初到現在的8位中隊長和8位指導員,也經歷了戰機從改裝到送走的全過程。郭文超因此經常調侃自己是“八朝元老”。

郭文超回憶起初入軍營的歲月。當時蘇-27戰機都是依靠進口,由俄羅斯的專家伴隨保障,許多工作我們的官兵都沒有資格上手。而我們最怕的就是工作伸不上手,所以為了有資格動手干工作,能把工作干得比俄羅斯專家更好,大家都是憋足了勁。挑燈夜戰學業務,緊追不舍究難題,決心把專家的本事學到手。

該機務大隊保留著一幅發動機裂紋圖片。“這張照片記錄著我們敢于質疑俄方專家,從而避免了一起空中事故的故事……”那一年,一架蘇-27戰機在兩個起落後,出現發動機振動值連續增大的現象。俄方專家檢查後認為可以繼續訓練,並準備簽字放飛。但該大隊機務官兵認為發動機存在重大故障隱患,報請空軍大修廠分解檢查。此時俄方提出,如果我們堅持自己分解檢查,將終止這台發動機的質保期。大隊官兵堅持意見,禁止放飛。後經我方工廠分解檢查,果然發現高壓5級輻板上有一條穿透性裂紋,長達62毫米,從而避免了一起空中災難性事故。“這件事證明,我們的戰鷹可以由我們來守護了!”郭文超興奮地說道。

2016年,他們駐訓西藏,萬里晴空驟變,冰雹呼嘯而下,飛機來不及拉回機棚。四級軍士長尹建國迅速脫下衣服蓋在機背上,代理機械師王宏杰張開手腳趴在座艙蓋上,官兵們用身體護住飛機。他們的身體被冰雹砸得滿是淤青,但飛機卻毫發無損。

這股精氣神被大隊傳承至今,18年來,該機務大隊維護的蘇-27戰機未發生過任何重大事故。當最後一架戰機順利離開,他們同時也創造了全空軍該機型保障的良好記錄。

彼此的驕傲

該旅機務大隊特意為蘇-27戰機舉行了告別儀式。“儀式不一定要多隆重,但很有必要搞。”大隊長熊烊說。一條寫著“今朝惜別送戰鷹,明日換羽再啟航”的紅色橫幅上簽滿了官兵的名字。大隊制作了紀念明信片,上面印著戰鷹亮劍空中的英姿,大家在背面寫下了對戰鷹的“心里話”,有祝福、有傷感、有期許……

該機務大隊修理廠廠長祝顯辰把蘇-27戰機的紀念明信片掛在了自己辦公桌前的牆壁上,那是一個抬頭可見的區域。不像別人,祝顯辰的明信片上什麼也沒寫。

“有很多話想說,但是讓我突然寫出來,還真的感覺一時語塞。”這位青海漢子隨著戰鷹在祖國大地南征北戰,已經從當年稚嫩的新干部成長為指揮有方的基層主官,他對戰機的感情難以言表,但絕對真摯。辦公室牆上的那張中國地圖,他在上面字跡工整地標注了18年來與蘇-27戰機並肩戰斗過的地方。

讓他記憶尤深的是2015年3月,緬甸空軍對果敢同盟軍陣地進行攻擊,幾枚流彈的“越境”,造成無辜居民傷亡,讓中緬邊境不再平靜。

為了進一步加強空域管控,維護邊境地區安全穩定,時任分隊長的祝顯辰隨同部隊緊急開赴前線。危急時刻,祝顯辰和戰友們所保障的戰鷹不斷升空巡航。“在外場值班室,我們一住就是3個月。為確保飛機始終處于良好狀態,我們制定了十幾種預案、近200條針對性維護措施。”祝顯辰說。

祝顯辰後來听飛行員們說起,飛機掠過邊境村莊上空,村民們看到機身噴涂的“五角星”,都從屋里跑了出來,對著戰機歡呼。他說,這一刻,我們讓戰機翱翔藍天,戰機讓我們為身為中國軍人感到自豪,我們是彼此的驕傲。

在那段與戰鷹並肩戰斗的日子里,大隊有20余名官兵輕傷不下火線,堅持參加機務保障。5名官兵的親屬去世、住院、生育,官兵們依然堅守戰位,保持著高昂的士氣。

“當你維護的戰機與國家尊嚴如此緊密相連的時候,會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說這話時,祝顯辰的眼里閃著回憶的淚光。古有詩句寫道“丈夫非無淚,不灑別離間”,是的,祝顯辰的淚水屬于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18年來,該旅官兵完成了蘇-27戰機高原試航、2009年國慶大閱兵空中安保等70余項重大任務。每一次任務的出色完成,都是戰機和官兵在成就著彼此,都是互相的驕傲。

無言的戰友

談及和戰鷹最難忘的時光,大隊修理廠航電師王朝海說應該是和戰鷹參加空軍對抗空戰競賽性考核的那些日子。這位國防科大畢業的研究生在比賽中擔任該旅“空戰客觀數據評判員”,任務是還原真實的對抗過程。

憑著過硬的業務水平和細致認真的職業操守,他多次揪出了數據誤差。比如,在競賽的某一個回合中,評估組判定了對方戰機在40公里處截獲了該旅一架戰機,並實施有效攻擊。但王朝海不這樣認為,他根據對方戰機的火控雷達性能和己方戰機所記錄的數據,敏銳發現對方發射的導彈的爆炸點與己方戰機位置偏差較大,屬于無效攻擊。王朝海用實實在在的數據據理力爭,推翻了評估組的結論,為該旅挽回了關鍵的3分,使該旅飛行員在對抗中反敗為勝,奪得了“金頭盔”。

“當時我們的戰鷹沒有對方先進,但是我們對戰鷹的研究很深入。”王朝海喜歡和戰鷹並肩作戰的感覺,“每天守著戰機研究,就差跟戰機一起睡機棚了。”

在大隊的圖書室,書架上擺滿了《實踐與探索》雜志,這本大隊自辦的內部刊物誕生于接裝蘇-27戰機的那一年,目的是發表官兵們在保障一線的經驗總結和事故分析文章,提高官兵對蘇-27戰機的研究水平。如今,雜志已經印制了100多期,刊登文章上千篇,其中有27篇獲得“軍隊科技進步獎”“空軍技術革新獎”等空軍級以上獎項。小刊物成為官兵展示才華的大舞台。換裝國產某新型戰機後,雜志的使命還在延續,那些泛黃的紙張漸漸被塵封,但那些共同拼搏的日子並不曾老去。

機務人就像古希臘神話里面的西西弗斯一樣,日復一日做著平凡的工作,沒有人前的風光,唯有背後的心血。“保持努力就是最大的意義,我喜歡和戰鷹一起拼搏的感覺。”王朝海的話或許就是千千萬萬機務官兵的心里話。

如今,王朝海他們可以繼續和戰鷹一起拼搏,但已經不是蘇-27戰機,而是先進的國產戰機。但正是有了與蘇-27戰機一起歷經的淬煉,才讓他們有實力與新戰機創造更多可能。因為每一段時光都不曾荒廢,每一滴汗水和淚水都永在心底。

(軍營文化天地•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