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流浪地球》火爆!看懂這部電影中的軍事元素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 作者︰何荷 發布︰2019-02-15 13:42:29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昨天下午2點多,國產科幻題材電影《流浪地球》官方微博宣布,電影票房已突破30億元。這部電影在春節檔票房廝殺中一騎絕塵,成為這個春節最火的話題之一。

與電影院的火爆相互輝映,這部電影的良好口碑也引發了巨大的輿論反響,成為繼《戰狼2》後又一現象級討論。有人說,《流浪地球》成功將中國電影帶入了“太空時代”。

科幻電影大多會有一個末日設定,描繪人類在面臨某種巨大危機下發生的故事。《流浪地球》的故事講述了在未來太陽急速老化將產生氦閃吞沒地球,為了種群和文明的延續,人類成立了聯合政府,選擇了帶著母星地球逃離太陽系尋找適合生存新家園的逃亡之旅。為此,地球上安裝了一萬多台行星發動機,推動地球飛向4.2光年外的比鄰星。整個移民過程將延續2500年,約一百代人。

電影帶給我們的震撼和情感沖擊,不在于那些炫爆了的特效場面,在于所展現出的中華文明內核的宏大敘事與犧牲精神︰沒有個人英雄主義,而是置之死地而後生迸發出來的集體主義力量。

《流浪地球》中的犧牲,往往也是由帶有軍人屬性的角色來完成。電影中,在地球停轉發生災變已經消亡了一半人口後,部分人類獲準在地下城生活,而維持行星發動機運轉,就是各國很多軍民的日常任務。電影聚焦于CN171-11救援小隊上,這種遂行應急應戰職能並攜帶重武器的小分隊,明顯是軍事建制單位。其中,為了救運輸員韓子昂而錯過求生機會的趙志剛,為了維持火石電力而貢獻了自己防護服電池被活活凍死的黃明,為了保護李一一與韓朵朵護而被危險墜物貫穿的周倩,犧牲前發出“活下去”命令的隊長王磊上尉,都是中國的軍人。以及,為了完成沖擊木星的最後計劃,不惜駕駛空間站只身奔向死地去“助燃”的宇航員劉培強中校,更是特殊崗位的軍人。

在影片中,盡管環境條件險惡,盡管面臨滅頂之災,任務屢屢遇到挫折被中斷,甚至所做的努力都化為烏有,但中國軍人依然前赴後繼,堅定地踐行著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的革命精神。這種精神,承繼了夸父追日、精衛填海、愚公移山的偉業,與影片中穿插的烤串、舞獅、春節十二響等中國符碼一道,打造出了太空版的董存瑞邱少雲。藉此,中國軍人的形象也正式躋身于銀幕上的未來構想畫廊,並抹上自己鮮明的基色。

影片中,有一幕令觀眾印象深刻。在地球逃逸過程中,由于木星引力激增,引發了地震等災害,致使行星發動機熄滅,地球危在旦夕。聯合政府發出了“最高動員”“優先級高于一切”,並要求“不惜一切代價”進行飽和式救援。主角劉啟和姥爺韓子昂的運輸重卡車因此被征用運送燃料火石。這種全球範圍內的動員,無疑是虛構的,但脫胎于現行的國防動員制度。

中國的國防動員領導體系在歷次維護主權和領土完整的作戰中不斷完善,並充分發揮了強大的執行力。汶川地震不幸發生後,國家立即啟動全國的災害緊急預案,軍隊各級按照應急預案迅速做好搶險救災準備,來自全軍的數萬精兵強將從空中、陸路飛速趕往災區,國務院組織全國的抗災物資快速運往災區,舉國之力的最高動員讓世界矚目。

《流浪地球》中的場景,使和平時期的我們對放大版的“全國總動員”再次有了更加直觀的感知與體認——為了休戚相關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匹夫有責,舍我其誰。這樣弘揚“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八方有難全球支援”的立意,也是有別于西方科幻作品的獨到之處。

科幻電影代表了電影工業的最高水準,不僅需要有好故事好劇本,還需要經得住推敲的科學底蘊和與之匹配的國家硬實力。

《流浪地球》被業界期許對標好萊塢。而衡量一部科幻電影夠不夠“硬”,還體現在裝備道具的設計和呈現上。影片中的軍事裝備設計則反其道而行之,並非完全的架空,而是有著相當考究的現實原型,打造出讓中國觀眾熟悉並會心的科幻情境。

比如,片中出現了一晃而過的“長征”5號運載火箭,顯然是對于中國航天人的一種致敬。“領航員”號空間站核心艙的操作台設計,與現役轟炸機和運輸機的座艙類似,對于大多由軍事飛行員選拔出來的航天員來說,這種設計或許更易于操作。另外,行星發動機的實質是一座重聚變反應堆,因此,作為啟動物質的火石實際上是一種外形特殊的裂變彈,也難怪運送火石需要一支全副武裝的小分隊護送。

科幻電影是科幻文學的視覺化呈現。而軍事科幻是較早出現的科幻文學子類型之一。近些年,《絕密飛行》展現了馳騁在未來戰場上的人工智能戰斗機的雄姿;在《變形金剛》和《超級戰艦》中,人類用現役武器便能挫敗強大的外星 基生命體;而到了《環太平洋》中,通過蟲洞入侵地球的外星怪獸促成了各國聯合保衛地球的機甲軍隊……軍事科幻已經成為當代科幻創作的熱門題材。

愛因斯坦說過︰“想象力是科學研究中的實在因素。”如果如電影中所說“希望是我們這個時代像鑽石一樣珍貴的東西”,那麼想象力也是這個世界最珍貴的東西之一。軍事科幻的最大魅力就在于其充滿想象力的“寫實”性。也就是說,創作者以深入淺出的方式闡述出自己創新性的軍事科學觀念,並以此引發受眾的共鳴。雖然不能把它當做未來戰爭的精準預言,卻展現了未來戰爭或軍事領域中的無限可能性。

美國軍方就曾用科幻作品“備戰未來”。外電報道,美陸軍啟動了“瘋狂科學家科幻寫作比賽”,呼吁軍人就“2030-2050年的戰爭”進行創意寫作;美海軍陸戰隊未來評估部和大西洋理事會,也組織專業科幻作家進行軍事領域的科幻寫作,暢想未來戰術和作戰環境,以填補慣性思維的空白。美國一直把電影作為強大的宣傳工具,如今又把“腦洞大開”的招法引向軍事領域,的確給我們以啟示。

《流浪地球》原著作者評論,“《流浪地球》中的人類以非凡的勇氣和獻身精神使地球從太陽系起航,而這部電影的制作團隊也以他們的情懷和令人傾佩的巨大努力,讓中國的科幻電影開啟了壯麗的航程”。《流浪地球》原著用更多的筆墨來描述未來巨大危機下的人性嬗變和倫理跌宕,電影中又通過細節鋪墊,讓這支人民子弟兵的傳統與本色,在宇宙尺度下有了別樣的呈現。

在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的偉大目標指引下,中國軍人既應腳踏祖國的大地,背負民族的希望,又應向深邃的宇宙和璀璨的星河投去目光,為人民的福祉不畏任何犧牲。

(鈞正平工作室•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