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戰場上,你願意為別人擋子彈麼?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 作者︰智善 發布︰2019-02-18 14:14:1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這幾天,央視新聞聯播的一則新聞,讓全國人民為之動容——今年春節,陸軍第83集團軍某部四級軍士長李代兵獲準休假探親。

電視鏡頭記錄下了他休假前參加的一次戰備演練,雖歸心似箭,但仍然一絲不苟地完成每一個戰術動作。這個參加過南蘇丹維和的老兵,經歷了戰火與生死的考驗。

臨出發,他特地去商場買了“爸爸”喜歡喝的酒,又給“媽媽”買了條圍巾。戴上新圍巾的“媽媽”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這是一次不同尋常的見面,每一個畫面都讓人淚目。李代兵的戰友們第一次見到“爸爸”“媽媽”,場面更令人心碎。

2016年7月8日,南蘇丹政府軍與反政府軍發生激烈沖突,在現場執行任務的中國維和步兵營戰士楊樹朋、李磊壯烈犧牲。

戰友們去到楊樹朋的家中,對他的父母說︰“楊樹朋現役的退役的全體戰友,都是您的兒子。”

此後,逢年過節,楊根思連的戰士不管誰有空,都會自發地去山東濟南楊樹朋的家看望“爸爸”“媽媽”,代為盡孝。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豈曰無衣,與子同澤。袍澤情深早已融入軍人的血脈,平日里肝膽相照惺惺相惜,戰場上則是彼此的後盾與支撐。

在問答平台知乎上有一個問題︰“士兵真的會為了救長官而犧牲自己嗎?”很多答主選擇講述了同一個故事。

40年前,來自四面八方年紀相仿的一群青年,滿懷一腔熱血,奔赴前線。這是當時戰場上的一個畫面,來自一個軍人犧牲前的吶喊——“先救隊長”!

聲嘶力竭喊完這四個字,頭部重傷的他倒在了陣地上,再也沒有醒來。炮火硝煙中,他把生的希望留給了隊友,而自己長眠于祖國南疆……

他叫顧金海,這一幕被戰地記者忠實地記錄了下來,並在新聞聯播中反復播放,震撼億萬國人。

多年以後,那場戰爭中背負過顧金海的一位戰士回憶說,他曾4次背顧金海下陣地,但都被顧金海拒絕了,顧金海要求他去救隊長和其他戰友。當他第五次趕來背傷員時,顧金海已經犧牲。

同一個問題下,還有兩個回答——

“士兵也好,長官也好,都是兄弟…更正一下,我們不叫長官,叫戰友,同志。”

“穿上這身軍裝,你要保護的不只是人民,還有身邊的兄弟。”

那一年,同樣奔赴戰場的還有朱豫剛。在1981年的一場主攻戰前一夜,他和另外三個戰友相互約定,活下來的人要代犧牲的戰友照顧好家人。

在後來的戰斗中,朱豫剛身負重傷,一只耳朵失聰,右肩、右腿、右腰負傷,他成為唯一活著回家的人。

30多年來,朱豫剛風雨無阻,為烈士掃墓,替兄弟“回家”,與“母親”團圓,照顧他們的家人。

這樣的互相把自己的至親托付給對方、用畢生的精力去實踐承諾的事例屢見不鮮。

貴州老兵潘中澤,將犧牲戰友唐榮鋒的母親接到家中,精心服侍,默默盡孝,直到病逝;江蘇籍退役飛行員趙慶珍,為了訓練中照顧犧牲的戰友余江生在邛崍的母親,不僅娶了當地的姑娘,而且在轉業時拒絕了回到老家江蘇和留在部隊駐地武漢的選擇......

這就是戰友,能一起吃苦、一起快樂,能一起上戰場、一起挑戰死亡;能在你受傷的時候冒死救你,就算搶回的是具尸體;能在死人堆里把你背出來;能把你的骨灰帶回家鄉。

這種生死與共,就是你把後背放心的交給我,我也會義無反顧地把生的機會讓給你。

有人曾經感慨,當那一天來臨,你願意為別人擋子彈麼?

此前,媒體上的一篇關于兵兵關系新聞調查中提出,“朋友圈”“學歷圈”“年齡圈”“經歷圈”等新現象,影響著戰友情。“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我在你面前,而你卻在低頭看手機。”這是網友的一句笑談,也是如今戰友情目前遇到的現實問題。“欲謀勝敵,先謀人和。”

我軍的戰友情,是在長期的革命戰爭中形成的革命的官兵關系、同志關系,是人民軍隊的凝固劑,壓艙石。進入新時代,我軍官兵關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構建健康和諧內部關系尤其是官兵關系,也成為各級關注的焦點。

沒有平日的彼此信任,哪有戰場上的同生共死。只有在一起摸爬滾打、同甘苦共患難的真感情,才能真正能經受得住考驗的、牢不可破。紅軍時期,我軍衣衫襤褸,但官兵卻情同手足、生死與共。事實證明,一個單位內部關系和諧融洽,官兵的精神面貌就好,就會萬眾同心,服從命令听指揮,部隊的戰斗力就強;反之,如果內部關系出現問題,就容易人心渙散,打敗仗。

《古田會議決議》旗幟鮮明指出︰“紅軍官兵政治上是平等的,生活上也是平等的。”短短19個字,成為我軍與世界上其他任何一支軍隊的根本區別,也是我們新時代融洽內部關系的基石。

無論何時,一支同心同德、團結一致的軍隊,一定能夠永遠立于不敗之地!

(鈞正平工作室•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