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網絡化時代,當保密遭“十面埋伏”,該如何突圍?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 作者︰冷熱貓 發布︰2019-02-20 13:43:0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曾經去過一個單位,巨大的宣傳櫥窗里赫然寫著——泄密要坐牢,賣密要殺頭。這幾個字看似生猛,但于保密工作的重要性及防間保密斗爭的嚴峻性、復雜性而言也不為過。

保密工作就像是汪洋大海,表面風平浪靜、波瀾不驚,實則暗流洶涌。

古代以來都重視保密工作,春秋戰國時期人們就把防間保密作為頭等大事嚴防死守。《孫子兵法》有雲︰“知彼知己,百戰不殆。”知己容易,如何知彼?這就要靠大量的情報分析判斷。由于情報工作一直以來是決定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之一,因此保持軍事行動的機密性歷來被軍事行動組織者關注。

商周時期竊密及情報收集工作往往由級別、智商較高的人完成。比如,殷興之時,伊摯作為殷的間諜潛伏在夏;周興之時,姜子牙作為周的間諜潛伏在商,了解社民軍情。

到了春秋時期,防間保密斗爭愈發激烈,最普通的人都可能成為泄密的源頭。曾經,齊桓公與管仲密謀攻打莒國,可是計劃尚未宣布,消息就被傳得沸沸揚揚。齊桓公震怒,命令嚴查,最後發現是宮中一個極不起眼、名叫東郭牙的僕役把消息傳播出去的。

後來,東郭牙供述,他並沒有故意偷听齊桓公與管仲的對話,只是遠遠地看到他們倆站在高台上,一臉不高興,這分明是要打仗的表情。但是跟誰打呢?東郭牙通過觀察齊桓公的口型,以及激動時手指的方向,再加上眼前的形勢,很快推斷出是莒國。

此事件將我國古代防間保密工作推向了新的境界——听于無聲,視于無形。

隨著時代的發展,這一理念體現得更加淋灕盡致,網傳的大慶油田“照片泄密”或許能說明這一問題。

1964年《中國畫報》封面刊出王進喜照片,當時他頭戴大狗皮帽,身穿厚棉襖,頂著鵝毛大雪,手握著鑽機手柄眺望遠方,在他身後散布著星星點點的高大井架。

日本情報專家據此解開了中國當時最大的石油基地——大慶油田的秘密。他們根據照片中王進喜的衣著,判斷該地在北緯46度至48度區域內,因此推測大慶油田位于齊齊哈爾與哈爾濱之間;通過王進喜所握手柄的架式,推斷出油井的直徑;從王進喜所站的鑽井與背後油田間的距離和井架密度,推斷出油田的大致儲量和產量。

有了這些準確情報,日本人迅速設計出適合大慶油田開采用的石油設備。當中國政府向世界各國征求開采大慶油田的設備方案時,日本人一舉中標。

由此可見,防間保密工作不僅要盯著重點崗位、重點部位的人員和重特大事件,一些“不起眼”的、看似毫無關聯的小事情、小細節,以及看似毫無涉密可能的小人物同樣需要關注。

情報收集分析工作多是于無聲處听驚雷,曾經大火的熱播劇《潛伏》的男主余則成說︰“每一句問話都可能是圈套。”這是余則成身處情報戰線最前沿的肺腑之言,放在今天,對于保密工作,這句話依然是金玉良言。

電視劇《潛伏》中,袁沛霖叛變後,國民黨保密局天津站把他藏了起來。為了盡快除掉叛徒,挽救地下組織,余則成奉命尋找袁沛霖的下落,可是國民黨保密局特務將消息封鎖得相當嚴密,只有天津站站長、北京站站長和天津站行動隊長知道。最後余則成還是通過與天津站站長夫人、司機、廚師的攀談中,準確找到了袁沛霖的藏身之所,協助我黨地下組織成功除掉叛徒。

這種事不僅出現在影視作品里,現實中也存在。多年前,某部隊一名干部的小舅子覺得姐夫是現役軍官,肯定知道不少秘密,故而向其求助,希望姐夫能提供一些關于部隊的“信息資料”,這個干部听後大吃一驚,及時向組織報告,經查實這名干部的小舅子早就被境外情報組織策反。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當下,我們正身處網絡時代,在享受網絡帶來的便利之時,防間保密工作也迎來了更嚴峻的挑戰。大數據產業的興起,模糊了涉密數據與非涉密數據的絕對界限,任何一些看似平常的數據都有可能成為泄密的源頭。

特別是在高科技迅猛發展的新時期,圍繞軍事信息奪取與反奪取、竊密與反竊密、顛覆與反顛覆的斗爭愈演愈烈。部隊官兵擁抱智能化服務的同時,一些潛在的信息安全風險也如影隨行。比如網購時填寫的個人信息,健步時上傳的常行軌跡,分享信息留下的坐標痕跡,等等,這些一旦被別有用心者掌握和分析,就有可能使部隊的位置、營區的規模、建築物的分布變得“透明”,給軍事利益安全帶來不可忽視的危險。

“過不了網絡關,就過不了時代關。”在網絡環境下,如何做好防間保密工作是我們不可回避、必須直面的時代課題。但是也不可因噎廢食,想用強硬固化的土規定土政策把官兵與時代隔離起來,既不利于官兵的成長,也是對部隊建設發展的不負責任。

保密就是保戰斗力,唯有增強保密意識,腦子里時刻繃緊保密這根弦,才是做好保密工作的第一要務。部隊官兵應站在保密就是保打贏的高度,深知“竊密無孔不入、保密需滴水不漏”的重要性,堅決做到“不壓保密禁線,不闖保密紅燈,不走保密禁道”,必須有清醒認識,做到自覺自律。部隊管理要跟上時代步伐,洞察方方面面的思想和技術漏洞,做到“未亡羊,先補牢”。

(鈞正平工作室•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