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解憂雜貨店”

來源︰軍營“解憂雜貨店”作者︰徐水桃 丁品奇責任編輯︰焦國慶
2019-03-01 23:46

“我的回信應該到了。”

“走,趕緊去看看。”

在第83集團軍某旅炮兵營,上等兵上官澤鑫和戰友邊走邊聊,向一間小屋走去。

小屋里人已不少,取回自己的回信後,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拆開來讀。有的還不忘四下環顧,生怕身邊戰友窺探到自己的“秘密”。

信息化時代,寫信這種“老套”的交流方式怎麼還這麼受歡迎?其實,這間小屋並非郵局,而是由該營黨委開辦的“解憂雜貨店”。

說到“小店”開辦初衷,還得從年初一次營干部骨干會說起。會上,火箭炮連指導員李振新講到自己遇到的困擾︰連里的戰士小張連續幾天精神萎靡不振,他便主動找小張談心。可無論怎麼聊,小張總是躲閃搪塞,心情不好的原因始終閉口不談。明知道戰士心里有了波動,卻找不到合適的鑰匙去打開那扇門。

李振新的無奈,引起了與會干部骨干的共鳴,大家也有過類似的經歷。“有的新戰士有時寧願在手機上跟陌生人掏心窩子聊天,也很難跟你面對面多說幾句”“我覺得他們的表達意願也很強烈,只是缺乏合適的傾訴途徑”……深入分析後,大家感到要想打開戰士們的心,就必須找到一種他們能喜愛和接受的“打開方式”。

《解憂雜貨店》的小說和電影深受不少年輕人喜愛,何不借鑒創意,開一個軍營版的“解憂雜貨店”?“小店”設置並不復雜,店內分寄信區和回信區。只要官兵在訓練、工作、生活上遇到壓力、焦慮、困惑,就可以把心里話寫在信上,在寄信區投遞,幾天後再憑信件編號到回信區領取“店主”寫的專屬回信。

“這不就是另一種形式的意見箱嗎?也沒啥新意啊!”上士老劉似乎一眼看透了其中的奧秘。

為了吸引大家光顧“小店”,之後的幾天,各連門前的公告欄里都張貼了宣傳海報,還配上“炫酷”的廣告語,“吸楮”效果十足,大伙兒開始有些好奇了。

不久,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終于出現了。下士小張因為春節休假的願望落空而悶悶不樂,他將自己的心情寫在“信”里,原本只想“吐槽一下”,沒想到幾天後他在連隊公告欄里看到︰請編號為0001的同志速來“解憂雜貨店”,你的回信到了。

“還真有回信?”小張內心充滿了期待和好奇,“作為一名與你有著相似經歷的老兵,我很理解你此時的心情。”迫不及待地拆開回信,第一句話就讓小張感到親切。“一起看晚會,一起吃餃子,一起打籃球,戰友間的友情不亞于親人間的溫情……”信里樸實的話語,暖意流淌,雖說回不了家,但小張的心情暢快了許多。

一傳十,十傳百。“解憂雜貨店”由最初的冷清逐漸變得熱鬧起來。從個人煩惱、思想包袱到疑難困惑,有些話當面張不開口的,官兵就把它們傾訴到“信”中,這家“小店”總能交出令大伙兒滿意的“回信”,甚至一些牢騷抱怨,也得到了耐心的勸導和真切的關心。

“店”開久了,名聲大了,大家都在猜這家“店”的主人到底是何方“高人”?“‘店主’肯定是我們連指導員老馬,否則他不可能安排我立即休假。”“不對,這個人肯定是我們連的凱哥,回信中連我昨天夜里睡不著的事都提到了,這麼了解我的人,除了他還能有誰?”

其實,“解憂雜貨店”神秘的“店主”並不是一個人,他們中既有營連主官、班長、思想骨干,也有軍醫、技師等。面對大家給出的各類“疑難雜癥”,他們總是設身處地地耐心疏導、出謀劃策,真誠地為大家排憂解難。

“解憂雜貨店”或許只是一種形式,但它拉近了官兵之間心與心的距離,增加了有效溝通的渠道。如今,大家有了煩惱,或是對連隊有了意見和建議,去“解憂雜貨店”轉一轉,漸漸成為一種習慣。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