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重走父親的從軍路,讓他讀懂了當年的父親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晨曦責任編輯︰楊帆
2019-05-06 03:01

在成為列兵之前,王晨曦在高考填報志願時,曾悄悄改掉了父親為他選定的軍校志願,走進西安一所地方大學讀書。王晨曦漸漸長大了。大學畢業後,他卻選擇重走父親的從軍路,來到駐守高原的西部戰區陸軍某旅服役。入伍一年多,高原惡劣的環境磨礪了心智,也讓王晨曦讀懂了當年的父親……于是便有了這封家書。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不著同袍,不解其衷

這是一封家書,一封列兵王晨曦寫給父親王玉國的家書。

在成為列兵之前,王晨曦在高考填報志願時,曾悄悄改掉了父親為他選定的軍校志願,走進西安一所地方大學讀書。

王玉國是一名邊防軍人,駐守高原20年的他,與家人聚少離多。在王晨曦的童年記憶中,母親含辛茹苦地撐起一個家,這讓他的內心漸漸對父親有了不滿。時光荏苒,與軍人父親的疏離感,成為他心頭隱隱的痛。

王晨曦漸漸長大了。大學畢業後,他卻選擇重走父親的從軍路,來到駐守高原的西部戰區陸軍某旅服役。入伍一年多,高原惡劣的環境磨礪了心智,也讓王晨曦讀懂了當年的父親……于是便有了這封家書。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捧讀這封家書,感受一個軍人家庭的父子情深。

爸爸︰

收到這封信的時候,請不要意外。其實,我一直在猶豫著要不要加上“親愛的”三個字,直到落筆時想想還是作罷,字里行間的親密似乎不適合我們。

就在剛剛,響鈴18秒後語音提示“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您不接我的電話我並不意外,您總是很忙,我已經習慣了。下午,部隊組織我們參觀“工農紅軍西路軍紀念館”,我突然感到有很多話想跟您說。

我們之間,好像很久沒有推心置腹地談過了。打開微信,您的名字一直被我“置頂”,可聊天記錄里,除了您在我生日時送來的祝福,我們每次的聊天時間都是那麼短暫。有一張合影一直珍藏在朋友圈,是我中學畢業那年你回家探親時全家一起拍的。

爸爸,我們之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般淡漠?我想,是從我“有一個軍人父親”的童年開始。

我有一個軍人父親,這在童年的小伙伴中,無疑是件值得炫耀的事。可是,我並不喜歡跟別人說起您。除了您休假那些日子,我的爸爸永遠生活在電話里、一個很遙遠的地方。一根電話線,維系著我們的感情。

從小到大,您參加過的家長會屈指可數,可您經常私底下向班主任打听我的學習成績。您有時和媽媽商量要我報考哪所軍校,因為您和所有父親一樣都望子成龍,希望我盡快成長,將來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高考成績出來後,看著您在網上報名系統中填上某所軍校的代碼。想起小時候的聚少離多,我做出了這輩子最出格的一件事——修改志願。

通知書送到家里的那一刻,您大發雷霆。那天我們大吵一架……您打了我,也關上了我們之間溝通的“心門”。

只是我們可能都忘了。小時候,我喜歡騎在您肩上,因為這樣我才能夠得到您的“八一”帽徽,好幾次我偷偷把您帶回家的軍功章掛在胸前……在內心里,我一直為自己是高原軍人的兒子而驕傲。

2017年大學畢業,我萌生了到部隊鍛煉的想法。瞞著您和媽媽,我毅然選擇報名參軍。臨行前,您鼓勵我好好干……可我分明感覺到,您有更多的話欲言又止。其實那天,我也有句話始終沒能說出口︰爸爸,也許你不懂我有多想走近您,這也是我選擇走進軍營的原因。

我如願來到駐守高原的西部戰區陸軍某旅服役。穿上軍裝後,我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媽媽︰“現在我和爸爸就是戰友了。”在軍營的每一天,我渾身都煥發全新的動力,那種感覺很奇妙。一想到當年的您,就堅守在我堅守的地方,我就覺得自己是和您在一起工作,干勁就特別足。

如今,成為一名高原軍人的我,有個新發現︰原來我和您那麼像,我和您離得這樣近。入伍一年多,高原的惡劣環境磨礪了心智,我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個大男孩了。我開始慢慢理解您口中的“軍令如山”,慢慢理解您所說的“沒有國哪有家,自古男兒當報國。”

親愛的爸爸,我想和您說聲對不起。為我曾經怨恨您的歲月,為我曾經對您的不解。

我還想對您說一聲︰請原諒兒子當初的叛逆,不穿上這身軍裝,我永遠無法理解您當年的選擇和堅持。

兒子︰王晨曦  

2019.04.29  

(魏寧邦、陳史涌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