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女兵

來源︰解放軍文藝作者︰王雁翔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5-07 12:59

一場接一場的狂猛風沙,像大海的波濤,在蒼茫的戈壁翻卷著,怒吼著,天地一片蒼黃詭譎。

風把一切都吹歪了,吹亂了,沙礫離開地面在風里尖叫,干枯的索索柴,還有帳篷,似要掙脫地面飛到雲朵上去。風沙倏忽間,給眼前這場實裝實彈對抗演習添了波瀾。

“G2目標捕住!”伴隨脆亮、沉穩的報告聲,下士範文佳運指如飛,不到一秒,三項操作迅即落定。

“遭遇強電磁干擾,目標丟失!”她的眉頭尚未來得及舒展,考驗又接踵而至。

判別干擾種類、追蹤干擾源,她以反偵察和反欺騙干擾反制,見招拆招,眼楮像雨滴一樣透亮,刀子尖銳的風與沙並未讓她陷入慌亂。十五秒後,目標再次被她捕獲,跟蹤,鎖定。

“嗖——”一聲,導彈彈出發射筒,噴著尾焰,像一顆流星,在漫天的風沙里,劃出一道長虹,在蒼穹深處與目標相遇,綻開一朵隱隱的絢麗的花。

沒人知道,這種新型防空導彈剛列裝八個月,範文佳和戰友就在這茫茫戈壁上,不聲不響地刷新了新裝備實彈發射紀錄。

“她剛入伍時的照片,與現在完全判若兩人。”列兵翟慶茹第一次看到範文佳訓練,心里很驚訝。

嬌媚,白皙,笑容里有難以描述的甜,江南女子的美,範文佳身上皆有。但是,這個曾喜歡以“林黛玉”自比的女兵,青春被演兵場上的陽光和風雨重塑。現在,她已從亭亭的荷悄然轉身為一株山野里硬朗的竹,堅韌,挺拔。

爽利短發,面黑膚糙,並未影響她響亮的美。她的笑好看,也好听,像流水,文靜里的果敢與鏗鏘,如陽光的顆粒。

“在一次陸空對抗演練中,我出艙排除故障,竟在毒日頭下暈倒了,好丟人。”她笑著說,像在講一個遙遠的遺憾。

範文佳從遺憾里明白,戰場拒絕嬌弱,自己必須對自己“下狠手”。自此,她所有訓練課目均堅持男兵標準。

年初,連隊列裝某新型防空導彈,範文佳要求擔任跟蹤制導雷達車搜索手。這個崗位,是導彈系統的神經中樞。一本本枯燥乏味的專業教材,讓人頭皮發麻。但她抓在手里竟像一把陽光,溫暖,明亮。每往前進一步,她都像摘到一句詩,听到一段音樂,無比歡喜。

支撐車體的墊板,一個重達五十斤,範文佳每天拎著這些鐵疙瘩練舉重,累得手拿筷子都發抖。從她隱隱的自豪里,能感受到那些汗水里一粒粒滲透出來的明亮的歡欣,仍然纏繞在她的手指與呼吸里。

當兵三年,兩次請纓駕馭新裝備,每次都是最先脫穎而出的全能號手。

“當兵讓你皮膚糙了,臉蛋黑了,從‘白玫瑰’變成了‘黑玫瑰’,後悔過嗎?” 喜歡詩歌的列兵翟慶茹悄悄問她。

範文佳用詩一樣的語言說︰“我更喜歡草原上怒放的花朵,每一朵都奪目,它們的芬芳屬于雲朵、藍天,歡喜在沉默里,也在天高雲淡的壯闊里。”說話的神態里盡是難以描述的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