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愛情故事︰翻越青藏高原來嫁你

來源︰解放軍生活作者︰廖芬 周訓東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5-09 14:14

老公︰我喜歡人民教師!

我︰我喜歡綠軍裝!

老公︰妥了!既然互相喜歡,建軍節我們就結婚吧!

我︰咱不開玩笑了!

老公突然單膝跪地,從兜里摸出早已準備好的戒指,對著我說︰“這次你真的要嫁給我了。”

我瞬間眼淚奪眶而出,哭著說︰“你終于開竅了,難道要等我來向你求婚嗎?這一天我等很久了。”話音剛落我就撲入他的懷里,久久沒有分開。

謝謝你的車票

“旅客們請注意,從成都開往綿陽的列車馬上就要出發了……”這是2007年我放寒假的時候,擁擠的火車站里他那身帥氣的軍裝格外亮眼,見他手里攥著兩張車票在焦急地等待著誰。登車長隊中,我的眼楮就沒離開過這個穿軍裝的帥小伙。

列車要開出了,見他準備把手里的兩張坐票和旁邊年邁的爺爺奶奶交換站票,看到爺爺奶奶也是坐票,便收車票登上了火車。“你能把你的坐票給我一張嗎?”我在心里做了一萬個斗爭,終于厚著臉皮主動向他搭訕。他頓時臉紅得像個大隻果。就這樣,我和他在一排座位上度過了短暫的150分鐘。

“旅客們請注意,列車即將駛入綿陽站……”一听見這聲音,我整個人都沸騰了,時間過得也太快了吧!在列車到站前幾分鐘,我終于鼓足勇氣,開口向他要了電話號碼。

下車時兩秒的對視“電”得我全身發麻。“謝謝你的車票!”向他道了聲謝後我轉身拖著行李箱就小跑離開。一步、兩步……要不要回頭看他、要不要回頭看他……還沒等心里同意,腳就先停了,猛一回頭,他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人群中。

五年川藏線

伴著思念的夜總是無比漫長……腦海里全是他那雙眼楮在盯著我,我該怎麼辦?我喜歡上了他嗎?是不是又要我主動打電話?無數個問號困擾著我。

我再等一分鐘,一分鐘之後他再不給我打電話、發信息我就打過去,59秒、58秒……1秒、0.9秒……內心終于還是被征服了,我主動吧!就這樣,一個電話開啟了我和他漫長難熬的異地戀生涯。

那時候西藏在我的心里是那麼遙遠、那麼荒涼、那麼渴望。日復一日的等待著實讓我痛苦,我真想立刻動身飛到他身邊、撲到他懷里,但想想路途那麼遠,海拔那麼高,條件那麼差,我身體也不好,不用說還是會被他拒絕。

終于盼來了2012年暑假!我下定決心要去看他,自己悄悄地準備好行李,帶上這些日子里寫好的日記,我就這樣瞞著他買了第一張去往西藏的車票。坐上車才給他發的信息,我這個先斬後奏給他來了個措手不及。

車在翻越米拉山時,我出現了嚴重的高反。為了不讓他擔心,我一直堅持著。可後來情況越來越嚴重,司機師傅叫我必須馬上聯系親人,腦海里第一個浮現的就是他的名字和爛記于心的電話號碼。接到電話的他扔下手里的活直接沖向領導的房間,著急得連話都說不清。

終于,看到他出現在我面前,我仿佛看到了整個世界!我拖著疲倦的身體撲向他懷里,連抽噎的力氣都沒有。“傻”,他只說了一個字,我躺在他懷里低聲地說,我真的太想你了。

從四川綿陽到西藏昌都,這條路我走了五年。這五年里,盼星星,盼月亮,盼的就是我的寒暑假和他的休假。如今,我把思念連起來能飛到月球,用心陪伴著他度過2025個日日夜夜。

用祖國的囑托證婚

2012年8月1日,他早早地起床了,我隱約听見屋外面有很多人說話。揉揉惺忪睡眼,模糊地看到房間變了,多了彩帶、氣球。我問他什麼情況,他笑笑走出去了。我好奇地跟出去偷瞄了一眼。天哪!操場上用野花和隻果擺了大大一個“桃心”。我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趕快躲回被窩里去了。有這麼突然嗎?有這麼意外嗎?我自言自語。

外面傳來驚喜!“嫂子快出來,嫂子快出來……”我捂著臉走了出去,見他手里捧著大把野花站在“桃心”中央。

他說︰“昨天的話算數,咱今天就結婚!”我這眼淚算是最不爭氣的了。旁邊的戰友齊刷刷地說道︰“祝福連長和嫂子新婚快樂,幸福美滿,早生貴子!”話音還沒落,一個戰士高喊道︰“嫂子,有沒有什麼要求要給勇哥提的?”我想都沒想便說出一大堆,以後必須每天陪著我、給我做飯、洗衣服……我知道,這些話都是自我安慰的“泡沫”,過了今天一定作廢,除非他轉業。

其實我心里真的很感謝他,我不後悔,因為我愛他。他這算是成功地把我“騙”到手了,這個婚禮沒有婚車、沒有鑽戒、沒有婚紗,但有祖國的囑托證婚、有這麼多可愛的戰士當證婚人,我很滿足!

伴你余生

2013年6月2日,預產期。

如果你不回來,這個孩子我就不生了!寶寶即將出生,我知道他因為任務需要回不來,但我在電話里向他說了一堆氣話。他知道我是個刀子嘴豆腐心,他也知道我能理解他。到這關鍵時刻我才真正認識到一名軍嫂的不易,要理解軍人,更要學會替他疼自己。

2013年5月31日,他終于坐上了回家的飛機。我心里懸著的大石頭也落下了,但我還是覺得內疚,他工作那麼忙,我不應該這麼自私,我應該有更全面的思考。

6月1日凌晨,我躺在醫院,寶寶也快生了,他剛下飛機。我被推進產房時,他終于到了!滿滿的幸福、滿滿的自豪,寶寶順利出生,8斤1兩!

還沒等我月子坐完他就走了,我心里五味雜陳。“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軍嫂不易。

我從一個人走川藏線到帶上孩子走川藏線,不知道這條路我還要走多久。雖然路太長,但川藏線我走了12回,軍嫂這條路我已經走了6年,這麼多年都過去了,還有什麼過不去的。我明白,七尺之軀,既已許國,再難許卿。

余生,我將伴你終老。

(解放軍生活•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