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部電台起家”,他就是“听風部隊”里的“听風”英雄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邱樹添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05-13 03:02

瑟瑟秋風,吹過荒山野嶺。沒有言語,沒有鳴槍,戰友們用一片抑制不住的啜泣聲為他送行……就在長征即將勝利結束的前幾天,他孱弱的身軀轟然倒地——一顆極度疲憊的高貴靈魂永遠沉眠了。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听風”英雄

■邱樹添

瑟瑟秋風,吹過荒山野嶺。沒有言語,沒有鳴槍,戰友們用一片抑制不住的啜泣聲為他送行……就在長征即將勝利結束的前幾天,他孱弱的身軀轟然倒地——一顆極度疲憊的高貴靈魂永遠沉眠了。

戰友們含淚就地把他埋在甘肅省岷縣維新鄉卓坪村外河灘小山包上,爾後帶著英靈未竟的心願繼續前行。

青山埋忠骨,生死兩茫茫。49年後,親屬和戰友歷經多年的苦苦探尋才找到他的遺骸!徐向前元帥聞訊心潮起伏,揮淚題寫︰“無名英雄蔡威”。

“速度慢,不方便先不說。不少信件還被敵人截獲,泄露了秘密,貽誤戰機!”對紅四方面軍總指揮徐向前來說,這是一件十分頭痛的事。鄂豫皖蘇區遠離黨中央,通信聯絡工作靠地下交通員一站一站地傳遞,信息渠道十分不暢,建立無線電通信聯絡工作成為當務之急。徐向前只好向黨中央求助。

誰能擔此重任?“蔡威!”一個名字不約而同闖進了幾位首長的視野——

蔡威原名蔡澤,字景芳,1907年3月出生于福建福寧府寧德城關。其高祖是有“蔡百萬”之稱的閩東首富,父親官至清代湖南湘潭知府,家族在當地非常顯赫。由于受到新思想燻陶,蔡澤走上了革命道路,並于1926年在上海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8月,蔡澤無暇向寡母和懷有身孕的嬌妻告別,便毅然遠行,後化名蔡威,以上海同濟大學求學為掩護進行地下革命活動。

1931年上半年,周恩來安排蔡威參加上海黨中央特科秘密無線電培訓班學習。中央特科可是我黨我軍最高保密機構,以“上不告父母,下不傳妻兒”為鐵律,為了革命理想和工作需要,蔡威忍痛切斷了與家人聯系——那是一種撕裂般的疼痛,把對家人的深情和愧疚埋進心底。以致後來家人以為他早已不在人世,甚至被誤傳叛逃國外。蔡家三代人接力苦苦尋找,在他離家半個多世紀後見到的卻是他冰冷的遺骸。這是後話。

10月下旬,蔡威結束了學習,來到鄂豫皖蘇區首府新集(今河南新縣城)。

最開始出現在人們眼中的蔡威穿著西裝褲,留個大背頭,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像個“洋先生”。後來,他整日里圍著部隊繳獲的那些破爛發電機、收發報機,轉悠摸弄,經常滿身油污,乍一看,還以為是地道的機修工。

當年12月,徐向前指揮部隊在黃安全殲國民黨軍第六十九師,繳獲了一部完整的電台。蔡威像撿到寶貝似的高興極了,連忙進行檢修。

“嘟嘟……”幾天後隨著清脆悅耳的信號聲響起,鄂豫皖蘇區的第一部紅色電台終于誕生了。1932年2月的一天上午,在鄂豫皖蘇區黨代表大會上,紅四方面軍陳昌浩政委宣讀了剛收到的黨中央發來的賀電,全體代表齊聲歡呼。靠著“半部電台起家”,紅軍終于有了自己的“听風部隊”,並且在戰斗中如虎添翼。

早春的潛流暗涌。密集的槍聲此起彼伏。1933年2月,四川軍閥田頌饒集結38個團6萬兵力,氣勢洶洶地對紅四方面軍發動了“三路圍攻”。

“嘀嗒,嘀嗒……”電台監測到了一組電波,蔡威趕緊將敵軍作戰部署上報。

“收緊陣地、待機反攻!”紅四方面軍總指揮部根據敵人兵力部署做出決策。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經過三晝夜激戰,我軍以少勝多,取得重大勝利。戰後,蔡威受到了紅四方面軍總部的通令嘉獎。

敵人氣急敗壞,豈肯善罷甘休?1933年11月初,以四川軍閥劉湘為首的敵軍對川陝根據地發動了“六路圍攻”。這次他們動以140個團25萬的兵力,聲勢浩大。

“嗒,嗒……”蔡威全神貫注,緊握耳機,消瘦的臉龐上目光炯炯有神。

“守敵劉存原部隊糧食接濟不及,士兵沒有飯吃……”蔡威從截獲的敵電台電報中分析得出結論。

“好樣的,蔡同志!”總指揮徐向前脫口夸道。隨後,總政治部組織前方紅軍戰士,展開了陣地政治攻勢,瓦解敵軍。

電波,晝夜不息在空氣中穿梭,像一把隱形利劍刺向敵人的心髒。蔡威和戰友們不但及時破譯了地方軍閥的密電,而且截獲並破譯了蔣介石嫡系部隊的電報,為我軍捕捉戰機和選定戰策提供了重要依據,使紅四方面軍連續取得宣達、筆架山等戰役的勝利。

“王陵基回家過春節了……”1934年2月,在萬源保衛戰中,蔡威又偵獲了王陵基回萬縣老家過年的情報。徐向前決定乘敵軍群龍無首之機發起進攻。李先念領軍偷襲露米山,全殲郝耀庭旅,並繳獲了一大批年貨,紅軍駐地一片歡騰……

一些指揮員很驚奇,問紅四方面軍政委陳昌浩︰“哪來這麼準確的情報?”

陳昌浩故意賣個關子︰“我啊!房間里供奉了一尊‘菩薩’,敵人準備進攻時,‘菩薩’就會告訴我了。”

經過10個月英勇奮戰,紅軍以殲敵8萬余人的輝煌戰果,徹底粉碎了劉湘的“六路圍攻”。

“下面請蔡威同志上台領獎……”1934年11月,在紅四方面軍總部召開的英模表彰會上,一位瘦削甚至有點駝背的身影走向領獎台。大家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位神秘的“菩薩”就是蔡威!

“糟糕!中央紅軍肯定有難!”1934年10月,蔡威偵听敵人電台獲知,10月16日中央紅軍被迫撤出江西瑞金,開始了艱苦卓絕的長征。中央紅軍這一重大行動居然沒有告訴川陝蘇區和紅四方面軍,說明形勢相當嚴峻。因此,蔡威受命開始跟蹤偵听中央紅軍周圍的敵軍電台聯絡情況,在軍事情報上對中央紅軍予以援助。

“蔣介石已經埋伏了重兵……”中央紅軍退到貴州境內,正前往與紅二、六軍團會師途中,突然從徐向前部獲取了這一重要情報,趕緊在黎平召開政治局會議,決定放棄北進湘西計劃,轉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前進。由于及時轉變重大軍事部署,中央紅軍又躲過了一劫!

舉世聞名的“四渡赤水”,展示了毛澤東卓越的軍事指揮才能,也成就了長征史上最為光輝神奇的篇章。隨著時間的推移,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浮出水面——

“我們從截獲的電報來看,你們周圍分布有國民黨軍17支部隊,他們的位置、人數和動向是這樣的……”1935年1月4日,蔡威領導的第二電台向中央發報。

“這情報來得太及時了!”毛澤東操著濃重的湘音高興地說。據蔡威戰友宋侃夫著述回憶︰長征結束後,毛主席在延安見到他時說︰你們紅四方面軍電台的同志辛苦了,有功勞啊!在四渡赤水前後,是你們提供了情報,使我們比較順利地克服了困難。

一燈如豆,幾雙熬紅的眼楮卻熠熠發亮。“侃夫、子綱同志,再難,我們一起把這塊‘硬骨頭’拿下!”蔡威招呼道,他和戰友宋侃夫、王子綱三人都是來自上海的“火種”,有紅四方面軍“情報三杰”之稱。自1933年2月起,他們還聯手承擔起了研究偵破敵軍密碼的任務。

隨著戰斗的日趨激烈,敵人預感到電碼被破譯或泄漏,因此他們在無線電通信方面玩起了花樣,密碼經常變換,有時一份電報前後不一樣。

“真是爛碼,也是天書!”蔡威等人暗暗叫苦。敵軍再多的“障眼法”也瞞不過蔡威警覺的耳目,對敵人每次密碼的變換,他總是以驚人的勇氣、耐心和智慧克服了所有的困難,找出破解之策。

蔡威夜以繼日地戴著耳機,監听敵軍的電報。經過深入偵听、追蹤、對照、判斷,解決了關鍵難題,也最終完整地破譯了敵軍的第一部密碼“通密”。後來不管敵人的“爛碼”如何改變,蔡威只需兩三個小時就能完全破譯出來。甚至到後來,只要敵人電台用密碼發報,蔡威就可以做到拿起話筒直接向紅四方面軍首長念出電報的內容。

1935年8月,紅軍總司令部二局成立,專門負責無線電技術偵察工作,蔡威眾望所歸擔任局長。紅軍的技偵工作由此達到了鼎盛時期。

充電機因為沒有“賬圈”,發動不了,他親自動手制作,用碎瓦灰磨光來代替;舊電瓶里的鉛板壞了,他利用廢鉛重新制作,充電後甚至可用十幾個小時;為了節省少得可憐的汽油,他帶領其他同志研制成一台木制水輪機,利用河流落差運轉發電……紅四方面軍被敵人嚴密封鎖包圍,電台由于缺乏器材、油料,經常出毛病。對此,蔡威一不叫苦,二不喊難,埋頭機房,日夜鑽研,解決了一個又一個難題。

在保衛蘇區的各次戰役中,蔡威夜以繼日地守候在電台旁邊。他經常和戰友們說︰“戰斗總是會有空隙的,可是我們電台的工作是永遠不會有間隙的,為了當好黨的耳目,我們就是要拼!就是要干!”

在空山壩戰斗中,蔡威所率的電台跟隨王樹生副總指揮行動。王樹聲幾次對蔡威講︰“敵人進攻得很厲害,你必須準備好,隨時要撤!”可蔡威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一直堅守在戰斗崗位上。

心有指路明燈,出生入死何所懼?

惡劣的戰爭環境和長期的勞累工作,嚴重損害了蔡威的健康。1936年8月底,蔡威由于過度勞累,兼之身患胃病、腸炎,還染上重傷寒病,臥床不起,只能由戰士們抬著他行軍。此等情形,蔡威仍然惦記著情偵工作。他叫人拿來小鏡子照了一下憔悴的病容說︰“你看,我的病不是好多了,再過幾天又能工作了吧!”事實上,他已多日吃不進東西,整個身體已經瘦弱不堪了。病重期間,徐向前和朱德等首長都前來看望,並派當時最好的軍醫傅連--為他治療。即便如此,最終也未能挽救蔡威那極度疲勞和透支的生命,犧牲時年僅29歲。許多紅軍將領悲痛地說,紅軍從此失去了一雙“順風耳”和“千里眼”。

新中國成立後,蔡澤因是閩東革命先驅之一評上了烈士,1955年卻因為下落不明被取消了烈士資格,直到1985年經戰友宋侃夫、王子綱等和親屬費盡周折才找回遺骸,並在國家主席李先念、元帥徐向前的直接關心下,重新獲評烈士。1986年,在蔡威烈士犧牲50周年的時候,徐向前又鄭重作出批示︰蔡威同志是一位優秀的紅軍干部,在破譯工作方面是有獨特建樹的。

英雄遠去,風範長存。如今蔡威故居——寧德市蕉城區前林路一座明清風格的民居已成為“技偵光榮傳統教育基地”,與毛澤東、朱德、張鼎丞的居所一並被列為福建省四大紅色名人故(舊)居,迎來了一撥又一撥瞻仰者。門口的塑像以青春姿態讓後人敬仰,諦听一段並未遠去的理想之歌、初心故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