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傷戰線權威專家柴家科︰以身體力行成就赤忱初心

來源︰中國之聲國防時空作者︰紀夢楠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05-13 22:10

《柴家科︰以身體力行成就赤忱初心》

今天做客軍旅人生的嘉賓是解放軍總醫院第四醫學中心燒傷研究所所長柴家科。他1972年入伍後因表現優異被保送到原第一軍醫大學深造,此後40多年一直奮戰在燒傷醫學臨床、科研和教學一線,在危重燒傷、燒傷復合傷救治等多個方面有深厚的造詣,主持救治燒傷、整形病人三萬多例,救治成功率高于英、美等發達國家,先後獲評“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軍隊科技工作先進個人”等諸多殊榮,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作為燒創傷戰線上的權威專家,67歲的柴家科始終保持著時不我待的責任感和緊迫感,精醫尚德、敬畏生命,以身體力行成就赤忱初心。

【記者】︰您是燒傷戰線的權威專家,前段時間還參加了鹽城3?30爆炸事件的救治,對于燒傷病人的救治,這些年有什麼新的研究?

【柴家科】︰我覺得研究牽扯到很多方面,尤其是大面積深度燒傷,怎麼把他救活還有救好。以往我們用同種異體皮,就是尸體皮,因為咱們國家捐獻皮質的人很有限,尸體皮,來源越來越匱乏。我們就做這個皮的研究,人工皮,就是異種皮,拿了五個國家發明專利,後來這個皮在全國應用,將來這方面怎麼能夠做出一種有活力的異體皮,是我們目前以及以後一段時間要深入研究的問題。

【記者】︰燒創傷綜合附帶的原因非常多,它是人體機能的一個綜合重塑,當初您為什麼要涉及這樣一個領域?有沒有想到會這麼復雜?

【柴家科】︰肯定有想過它的復雜性。說起燒傷里面還有點故事。1979年大學畢業以後分到骨科,主任覺得我手特別巧,就送我去八大處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進修一年。1982年解放軍總院燒傷科搬家,到304組建創傷外科中心,當時我剛從進修回來,院里說讓我協助301搬家並籌建燒傷科,盛老發現我不錯,說小柴,你不要走了,留在燒傷科跟著我干吧。

【記者】︰相當于您是從骨科跨界到整形科再跨界到了燒傷科。

【柴家科】︰對,都是外科,只是燒傷科我覺得牽扯面更廣一些,基礎知識,基礎理論更加深厚一點。我覺得燒傷外科醫生,既要有深厚的內科醫生的基礎,同時還要有外科的基本功。

【記者】︰我注意到您是國際燒傷學會執委兼東南亞地區的代表。

【柴家科】︰這是2008年選上的,事實上干了兩屆,一屆兩年,我是第一個當選國際燒傷學會執委兼東南亞代表的中國人,在國際上與人交流,就有話語權了。國際燒傷學會現任執委比較認可我們,這是他給我寫的,英文的意思是說國際收治病人最多、救治成功率最高、治療的最好。

【記者】︰我覺得其實對于現在的燒傷病人來說,可能不僅僅是能夠生存,能夠活下來,更多的還是希望能夠恢復以往的容貌。

【柴家科】︰對,你說這個話非常重要,不僅要把他救活,更重要的把他救好。

【記者】︰在這方面我們有沒有一些好的技術方法?效果怎麼樣呢?

【柴家科】︰創新了很多手術方法,比如2014年我們就得了一個國家級科技進步二等獎,皮瓣手術,眉毛再造。比如一個戰士顏面燒傷非常嚴重,我們用整形美容的原則和技術來修復這個創面,從源頭上解決,眉毛不是缺了嗎,怎麼把眉毛移植上去,要多少根有多少根,要什麼方向就什麼方向,看上去跟真的一樣,過去沒有這些方法。我們有幾個戰士,燒傷愈後因為表現突出,外觀也很好,心理沒有問題,部隊又提拔重用他們了。

【記者】︰其實燒創傷對于軍隊的官兵來說,也是比較容易出現的一種訓練傷。

【柴家科】︰那太常見了,尤其是打仗的時候,現在戰爭致傷因素已經發生很大變化了。高能高爆的武器使用的很多,這種殺傷力特別強的武器用了以後,傷情非常復雜,也非常嚴重,更需要進行研究。現在的自然災害、恐怖襲擊等非戰爭情況也經常發生,這種傷情變化也是呈現的一個趨勢。

【記者】︰在2012年的時候,我們掛牌成立了野戰外科學,這也是國家2110的重點工程,它的發展怎麼樣?有什麼樣的成果?

【柴家科】︰這幾年我們取得了巨大進展。我們進行了一系列燒傷、沖擊傷、復合傷、燒傷爆炸傷的研究,並且也取得了很多成果,這些成果在近些年的爆炸火災燒傷救治當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比如現在火器傷止血問題,在戰場上這個問題生命攸關,我們和相關國家科研單位以及企業聯合研發出一種高效的止血材料,用它敷上去,按兩分鐘就不出血了,給救命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國際上現在沒有這個產品的,我們已經做出來了。要列裝部隊的,對降低傷殘率、提高部隊戰斗力、鼓舞士氣意義重大。同時它不光部隊用,也可以民用,真正做到了軍民融合,解決實際問題了。

【記者】︰作為一名軍隊的醫務工作者,瞄準未來戰場,我們近幾年又做了哪些工作呢?

【柴家科】︰我們作為軍隊的醫護人員,一定要聚焦備戰打仗,在部隊衛勤保障上下工夫,所以燒傷、沖擊傷、爆炸傷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研究方向。比如戰場上自救互救,預案不缺,流程不缺,關鍵是缺技術,我們下一步要更加規範,而且這個技術和方法我們要編輯成小冊子,發放到部隊。

【記者】︰其實這也源于軍人由內而外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柴家科】︰我覺得對傷病員的熱愛是融在血液,融在骨髓的,根本就不知道疲勞,尤其我們的軍人,軍隊的醫生,這是我們的天職,更應該這麼做。

【記者】︰這將近50年的從醫生涯中,您取得了非常多的成果,也獲得了非常高的榮譽,這麼多年有沒有什麼樣的心得可以和我們廣大的青年朋友和青年官兵分享一下。

【柴家科】︰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踏踏實實做事,老老實實做人。從事一個職業,一定要全身心地投入,有一顆紅心,有毅力。在這個過程當中還要不斷思索不斷思考。

【記者】︰所以無論在哪個工作領域,都要時刻保持一種時不我待的緊迫感和責任感。

【柴家科】︰說的非常對,不管什麼崗位,我們軍人更應該這樣,軍人一聲令下上戰場馬上就得出發,包括我們這麼多年來,只要一個電話打來,國家也好,軍隊也好,只要需要的時候,我沒含糊過,打了背包就出發,就是隨時能出發、隨時能戰斗。

【記者】︰您現在已經67歲了,但是和您交流的過程中,依然能夠強烈地感受到您對事業的那種激情,絲毫未減。下一步您的工作重點是什麼?

【柴家科】︰我們下一步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燒傷復合傷,燒傷沖擊傷、爆炸傷有什麼新技術、新方法,切實用到官兵的救治、預防上,目的就是確保衛勤保障能力,提高部隊戰斗力。我相信在我的有生之年,不管在位也好,退休也好,這個事業不會變的,以後一定做到底,為國家、為人民、為軍隊貢獻點力量。

(中國之聲國防時空•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