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網天地>>正文

北約為操縱網絡空間尋找法理依據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瑛責任編輯︰張碩2014-10-24 07:45

北約為操縱網絡空間尋找法理依據

■李 瑛

很多人或許對愛沙尼亞首都塔林並不熟悉,但提及2007年愛沙尼亞遭受的網絡攻擊,許多網友可能記憶猶新。長達一個月的網絡攻擊,造成愛沙尼亞政府信息網絡、媒體網絡和整個國家金融服務癱瘓,損失空前。

第一份公開出版的系統化的網絡戰國際法,因此與塔林有了或多或少的聯系。2008年,北約在塔林成立了“協作網絡防御卓越中心”和網絡防御管理局。2010年,北約將網絡攻擊視為對北約安全的第三大威脅。在這種形勢下,北約成立了由20多名國際法專家和網絡戰專家組成的專家組,歷時3年編寫網絡戰規則。去年,“協作網絡防御卓越中心”發布了《塔林手冊︰適用于網絡戰的國際法》,目前已有部分國家宣稱接受該法。

該手冊分為國際網絡安全法和網絡武裝沖突法兩部分,重點關注的是“利用網絡發起對網絡的行動”,比如對一個國家關鍵基礎設施展開的網絡行動,或者對敵方指揮控制系統實施目標攻擊的網絡行動。該手冊認定,網絡空間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不受限制地開展敵意行動的“無法”真空地帶,明確網絡行動可以被視為武力使用。其中還談到,“網絡行動作為計謀是允許的”,比如︰制造“傀儡”計算機系統來虛擬不存在的軍事力量;發送虛假信息使敵方錯誤地相信我方正在進行網絡行動;在不違反“禁止制造恐慌”規則前提下發起網絡佯攻;發出以敵軍指揮官名義捏造的命令;心理戰;發出虛假情報以進行竊听;利用敵方代碼、信號和密碼,等等。這些具體的戰術,事實上為美國常用的網絡攻擊手段預留了很大的法理空間。

《塔林手冊》的編寫與發布,是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爭奪網絡戰爭規則制定權的重要舉措,其中的“單邊主義”傾向應當引起世人的警惕。縱觀人類歷史,誰優先制定了戰爭規則,誰就佔據了先機。美軍從對未來戰爭模式設計入手,一直主導著信息時代軍事行動的戰略設計。北約雖然聲稱《塔林手冊》是“具有獨立身份的專家自主研究的成果”,“並非北約的官方文件”,但其專家組組長是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的麥克•施密特教授,美國網絡司令部、北約也都派員全程積極參與。《塔林手冊》處處體現了美國政府和軍方的慣例做法,著力為美軍操縱網絡空間尋找法理依據,體現了西方各國的利益訴求。

北約是在冷戰時期成立的軍事政治集團,奉行“對任何一個歐洲成員國和北美成員國發起的攻擊將被視為對全體的攻擊”的所謂“集體自衛”原則。《塔林手冊》的制定,令北約各國在網絡沖突中也更加緊密地綁定在一起,唯美國馬首是瞻。北約在網絡空間領域顯露出的集團對抗傾向,必將給世界各國的安全利益和網絡空間安全帶來深刻的影響。

在網絡戰國際規則制定過程中要變被動為主動,必須靠實力說話。有專家指出︰“俄羅斯和中國關注的是‘信息安全’,重點放在哪些信息要保護,怎樣保護上;而西方國家趨向于‘網絡空間安全’,重點放在網絡和信息基礎設施的安全完整性上”。這種“信息安全”與“網絡空間安全”兩種層面的訴求,對全球互聯網所有根服務器均掌控在西方國家手里的現實給出了形象的注腳——當高速公路上所有的紅綠燈和收費站全歸別人管控的時候,你在這條道跑的車輛,又怎麼能避免不被人家隨意阻截、扣壓?加強網絡安全領域的理論、機制、硬件、技術等方面的研究,就成為許多國家必須重視的課題。

(《解放軍報》2014年10月24日第十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