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軍網天地>>正文

“網上足跡是我成長的心路”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陳利、陸舟責任編輯︰姜紫薇2015-02-06 08:01

“網上足跡是我成長的心路”

——聆听南京軍區某海防團4名戰士的用網故事

■本報記者 陳 利 通訊員 陸 舟

上圖︰照片由陸舟提供 畢文秀 合成

編者按 如果選一個詞與青年官兵的愛好對接,很多人會想到“網絡”。作為伴隨互聯網成長起來的一代,他們很多人入伍前就是“鼠標控”“拇指族”,有的整天發微博“刷存在感”,有的加群入圈“吐槽拍磚”,有的喜歡追星追劇“獵新獵奇”,有的熱衷游戲自詡“骨灰級玩家”……如今身處軍營,在緊張的訓練、工作之余,他們上網又會干些什麼?興趣愛好有哪些新變化?網上行跡又記錄著他們怎樣的成長足跡?春節前夕,記者走進南京軍區某海防團,听4名戰士訴說自己的用網故事。

朱雅盟︰“微博控”轉型“DV客”

當兵前的朱雅盟是個十足的“微博控”。用他自己的話來形容,每天早晨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手機“刷微博”。“日積月累,我的微博粉絲大概有1萬多人。”朱雅盟說,為了對得住粉絲,自己微博的更新頻率很高,除了轉載各類八卦話題外,有時候連喝瓶可樂,自己都要拍張照片在微博上“秀”一下,這樣做“就是為了從粉絲的留言中找到存在感。”

入伍後,朱雅盟再沒法像以前那樣整天泡在互聯網上,這下讓習慣于刷微博的他頓時失去了“存在感”。朱雅盟也試過使用聯通班排的軍綜網發帖,奈何自己發布的那些娛樂話題在這里沒了市場,應聲者只有寥寥數人。

後來朱雅盟發現,軍營網絡上關注度和點擊率較高的,大多是反映火熱軍營生活的DV短片。“要是自己也能拍出好視頻,不就可以吸引身邊的粉絲嗎?”小朱向記者介紹,他上網搜集整理了大量攝像知識和拍攝技巧,一有時間就借來連隊的DV實拍一把。他說︰“為了找回屬于自己的存在感,我也是蠻拼的!”

2013年春節,朱雅盟獨自創作的視頻短片《新年“虎”兵》亮相部隊局域網後,頓時受到戰友們的青睞和追捧,短短一周時間,有近萬人次的閱讀量和600多人留言點贊,團里還將短片刻錄成光盤寄給戰士親屬。

嘗到甜頭後,朱雅盟的拍攝勁頭更足了,先後創作了《我的好班長》《做陽光快樂軍人》《愛兵之心傳三代》等多部DV作品,被南京軍區網絡電視台、福建省軍區政工網等刊用,成為戰士們眼中的“草根攝像師”。

朱雅盟如今已經很少再去更新維護自己的互聯網微博,反而成了十幾個DV高手的擁躉。“因為我懂得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存在感!”

王志勇︰從網游爭霸到訓練爭先

新戰士王志勇個頭不高,圓圓的臉看起來“萌萌噠”,兩只眼楮卻光彩照人。

“這小子腦袋瓜兒靈活著呢,玩游戲更是有一手,入伍前就在某大型網絡游戲里組過戰隊、當過‘團長’,名氣很大。” 然而,就是這樣一位戰友眼中在游戲界“叱 風雲”的人物,卻在今年元旦過後,當著全連戰友的面宣布,自己要和網絡游戲徹底“拜拜了”!

事情還得從頭說起。王志勇有個戰友叫吳洋,兩人是坐同一列火車來當兵的老鄉,新兵下連又有緣分配在同一個班。老鄉加戰友,讓兩人備感親切,不僅在訓練中互幫互助,就連周末休息,兩人也幾乎形影不離。

今年元旦期間,連隊組織了豐富多彩的文體競技活動。技術高超的王志勇在軍事游戲比賽中佔盡優勢,穩穩拿了第一,贏得不少熱愛網游的戰友鼓掌稱贊。

然而,小王拿第一的高興勁還沒過,吳洋便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游戲比賽當天下午,連隊緊接著舉行軍事技能競賽,吳洋在手榴彈投遠比賽中,一出手就扔出了55米,名列連隊新戰士第一。

听此成績,不僅連隊官兵為他點贊祝賀,連長涂俊龍更是贊賞有加︰“晚上讓炊事班給吳洋加個煎雞蛋,文書把吳洋的照片貼到連隊門口的訓練龍虎榜上!”

“在游戲里拿了第一,戰友們頂多淡然一笑;在訓練中拿了名次,卻能受到全連戰友的贊許認可……”兩者對比,王志勇明白了一個理兒︰“在網游中稱霸,不如在訓練上爭先!”

如今,王志勇把上網打游戲的時間都用在了訓練上,個人綜合素質大幅度提高。前幾天,連隊組織專業操作考核,王志勇順利從三炮手轉為瞄準手。

莫海明︰退出“灰色QQ群”

周末,南京軍區某海防團軍營互聯網吧里一派熱鬧景象。角落處,中士莫海明伏在電腦前,一邊對照自考書籍,一邊看某知名網校在線授課視頻。連隊官兵說,上網學習這事兒,莫海明已經堅持了兩年多。

入伍前的莫海明可謂是“資深”網民,光Q齡就有10年。“那時候上網,主要是和網友聊天。”他坦率告訴記者,自己當初加了很多聊天群,整天輾轉其間,用一些灰色小段子、惡搞圖片吐槽拍磚,認為那樣“既可以增加幽默感,也能在交流中學到知識,打開眼界”。

來到軍營後,莫海明卻因為這些“知識”丟了面子。訓練間隙,原本想講個灰色笑話逗戰友們一樂,沒想到自己話還沒說完,就被大家“一頓--”;連隊組織辯論賽,以前從網友那里听來的“熱辣觀點”,就好比陽光下的冰雪, 一經反駁立馬消融……

漸漸地,莫海明對自己加入的那些QQ群有了疏遠之心,也開始看不慣里面魚龍混雜的聊天內容。一次大項任務結束後,莫海明登錄網吧QQ,剛好有個群在聊涉軍內容,有網友接連發布幾張電腦合成的惡搞照片,調侃軍人職業,抹黑軍人形象。聯想到自己和戰友們在訓練場上流血流汗,莫海明怒了,當即予以反駁,並點擊了“退出該群”,並同時退出了其他幾個類似的灰色QQ群。

如今,莫海明只保留了一個親友群和一個同學群,上網也很少聊天,而是忙著學習“充電”。他說︰“與其听不相識的人亂彈琴,倒不如把網絡作為一塊學習園地,靜下心來學點有用的知識,提高內在素質和涵養。”

林驕龍︰和網絡小說說“再見”

談起網絡小說,大學生士兵林驕龍引用了一句詩來形容自己的經歷——曾經滄海難為水。

林驕龍說,讀大學的時候,舍友們都愛看網絡小說。不管是玄幻、網游、都市、修仙,大家幾乎都會看一些,平時聊天最多的話題也是小說內容。“記得有一本玄幻網絡小說,我追了整整3年,每天晚上等到10點鐘,就為了看兩章更新的內容。”

“那時候身邊人都這樣,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林驕龍說,參軍入伍後,身邊戰友平時關注較多的是訓練、生活和學習中的感悟,即使平常聊天“吹牛”,說的也多是可圈可點的身邊人身邊事,“網絡小說描繪的那些虛幻的內容,和連隊生活離得太遠。”

但是,畢竟多年養成了習慣,林驕龍坦言,新兵下連後,自己還是忍不住買過幾本網絡小說私下里看。可一來身邊找不到人交流,自己一個人看著無味,二來那些杜撰出來的情節也讓自己有了抵觸。“成功哪能靠好運得到的‘神兵’,或是意料之外撿到的‘重寶’?身邊那些‘精武標兵’‘先進個人’,誰不是靠著努力和勤奮一步一步拼出來的?”林驕龍說,部隊的經歷讓自己變成熟了,準備下決心和網絡小說說“再見”!

據林驕龍介紹,當兵後,他讀完了《狼圖騰》《致加西亞的信》《細節決定成敗》《亮劍》等6本書,最近正在看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寫的世界名著《百年孤獨》。“每次看完一本書,我都會寫一篇書評,發布在自己QQ日志里,分享給我的親朋好友,感覺收獲滿滿的!”

(《解放軍報》2015年2月6日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