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軍區如何科學破解手機使用管理難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海強 吳艷美 綦智超責任編輯︰康哲
2015-10-23 07:01

廣州軍區某通信團科學破解手機使用管理難題

區別對待“洪水”和“猛獸”

■李海強 吳艷美 綦智超

“媽,我在部隊一切都好。你瞧!這是我前幾天比武拿到的獎狀!”周末一到,戰士羅懷就迫不及待地從手機存放櫃里領出自己的手機,與家人視頻聊天。看到兒子在成長進步,羅懷的媽媽一個勁兒說︰“好,好,好!”

這是四總部頒發《關于進一步規範基層工作指導和管理秩序若干規定》(以下簡稱《規定》)後,在廣州軍區某通信團出現的溫馨一幕。智能手機從禁用到有序放開使用,各級管理者還有哪些顧慮?怎樣化解這些顧慮,從而科學合理地落實總部規定,讓基層官兵真正享受到總部的暖心政策?該團作出了一番探索。

一怕手機造成泄密

因噎廢食不可取

“完全封堵智能手機不行,‘任性’地用也不行。該怎麼辦?”軍務股參謀段會茹負責該團安全保密工作,智能手機一直被她視為安全保密的“大敵”。《規定》頒發後,她對著文件一字一句地研讀。

“智能手機普遍具備拍攝、定位、上網等功能,如果管理不到位,極易造成失泄密。”段會茹介紹說,以往團里對智能手機采取簡單封堵的辦法,但實際上是防不勝防,有部分官兵私下偷偷使用。去年,曾有戰士用手機將幾張訓練照發給朋友,被朋友順手傳到了社交網站。幸虧上級保衛部門及時發現並迅速處理,才沒有造成不良後果。

“落實總部《規定》,首先要吃透‘保密’二字。”該團團長範樂輝認為,既不能為了保密因噎廢食,讓總部《規定》“懸在半空”,也不能盲目樂觀地隨意“開閘放水”。為此,團里積極借鑒引進地方信息安全技術,為官兵的智能手機加裝監測模塊,采取收集用戶訪問數據、還原分析有害信息、設立不良網站“黑名單”等方式,確保智能手機上行、下行數據安全可靠。

“不上境外網站”“不下載來歷不明的軟件”……走進連隊俱樂部,一組新張貼的智能手機安全警示漫畫吸引了筆者。針對智能手機進軍營帶來的新情況新問題,該團有的放矢地開展專題保密教育,在宿舍、圖書室等官兵常用手機的地方張貼警示牌提醒,還在連隊增設“保密監察員”,負責監督官兵是否有違規發布信息的情況。

前幾天,機關發現個別戰士違反規定用手機在軍營“隨手拍”。為此,團里特地邀請地方專家現場演示間諜竊密手段。“明明只是連了WiFi,怎麼手機里所有信息都被‘竊取’了?”看到存儲在手機里的一組照片被輕松取走,官兵們一下子有了直觀感受,“隨手拍”以及跟裝備合影的現象很快絕跡了。

二怕負面信息沖擊

水性好了才能不溺水

智能手機“解禁”了,網上信息魚龍混雜、泥沙俱下,官兵思想會不會受到沖擊?這是干事李紹偉當初最大的擔憂。

以前官兵在軍營網吧上網,計算機數量有限,且都安裝了過濾軟件,一旦有非法網站或不良信息,系統會自動屏蔽。但智能手機的信息,管控起來就沒那麼容易了。“每一部智能手機背後,都是一張大網,無數種聲音交織其間。這就倒逼著我們改變教育方法,從‘授人以魚’到‘授人以漁’。”該團長途站二連指導員涂杰認為,不能只是一味告誡官兵哪些信息不對、哪些信息不能看,這樣跟在謠言背後闢謠的方式很被動。更重要的是告訴官兵怎樣判斷對錯,讓他們自己能夠甄別真偽,作出正確判斷。

“有的戰友經常給家人轉發健康類‘科普帖’,但這些帖子都靠譜嗎?有媒體爆料,以‘養生食品安全’等死亡焦慮為主題的謠言佔朋友圈謠言的55%。那些證據來源不明、穿插廣告、背離常識、危言聳听的信息,基本可判定為謠言。有的謠言還是陳年舊帖,上網一搜就有闢謠信息。”前幾天,涂杰精心準備的授課《朋友圈成健康謠言重災區,如何辨別你造嗎?》被團里評為“每月優質課”。眼下,他正在準備公開課《一條軍史謠言是怎樣誕生的》,涂杰希望通過剖析一條篡改軍史的謠言,讓更多戰友明白網上輿論的復雜性。

“這就像學游泳,智能手機後面雖然不乏洶涌的暗流,但是官兵們在水里游得多了,水性好了,就不容易溺水了!”李紹偉深有感觸地說。教育中,他們以主流媒體盤點的幾大謠言為案例,庖丁解牛式地予以分析,官兵們對虛假新聞和“標題黨”的辨別能力得到很大提升。

三怕官兵沉迷網絡

辯證看待“低頭族”

正值周末,不少官兵捧起智能手機忙得不亦樂乎︰視頻聊天、網上購物、網絡游戲、刷朋友圈……智能手機使用“開閘”,的確給軍營生活帶來了不一樣的色彩。

“為新政策拍手叫好的同時,也要警惕智能手機依賴癥的蔓延。”該團四營教導員柏久林對此有些擔憂,“放眼望去,營區里活蹦亂跳的身影比以前少了,‘低頭族’逐漸增多,時間在指縫悄悄溜走了。”

如何看待“低頭族”?該團政委孟安甫有自己的見解︰“官兵們在休息時間喜愛用手機,反映了大家對智能手機和新鮮信息的需求。過去戰士們調侃‘白天眼對眼,晚上數星星’,現在官兵如果能用‘低頭’的時間給自己‘充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孟安甫也反對官兵過度沉迷于手機。“‘低頭族’,你錯過了什麼?”在教育中,孟安甫列舉了“低頭族”的幾大危害。團里嚴格規範智能手機使用時間,禁止熄燈就寢後使用手機,同時著力豐富基層文化活動。“這樣,官兵就能在線下發現更多屬于軍人的精彩。”孟安甫介紹說,他們為官兵量身訂制成才計劃,制作成才目標卡,讓官兵們的課余時間可以有多種選擇。根據官兵意見建議,他們還引入了一批文化娛樂器材和設施,開辦了文化活動興趣班。

“我把大多數業余時間都花在了琢磨攝像機拍攝技巧和視頻制作上,我拍攝的視頻還被團‘戰士TV’采用了!”戰士董川高興地告訴筆者,剛開始他也是隔幾分鐘就想看看手機,現在自己有意識地合理安排時間,剛通過團電視新聞骨干結業考核,馬上又報名參加了一個興趣班。

端正管理者的心態

■孟安甫

隨著時代的發展,智能手機迅速走進人們的生活。有人認為,它甚至成為繼空氣、水、食物之後,人類生活所需的“第四類物質”。智能手機能不能在軍營用?四總部《關于進一步規範基層工作指導和管理秩序若干規定》給出了答案,基層官兵點贊叫好。

開放的社會沒有封閉的軍營,軍人也有權利享受社會發展的成果。智能手機有其兩面性,但辯證地看,沒有兩面性的事物是不存在的。當年收音機、手表進軍營,一些帶兵人也視其為“異類”,壞處列了不少,但在今天看來,很多所謂的“負面影響”其實是管理者的心態問題。

軍人是駕馭一個時代最先進科技的人,對新生事物應該持開放包容的接納態度。“接納”二字,體現的是胸懷,更是擔當,最難的是突破思維藩籬。當前,我們必須正視官兵的“信息需求”“網絡需求”,切莫再自欺欺人地拒絕“第四類物質”。

(《解放軍報》2015年10月23日 1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