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戰神曲”,只是“喊打”還不夠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洋洋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1-08 03:17

“抗戰神劇”的余波尚未消退,網上又有人把惡搞瞄向了抗戰歌曲。不久前,經典抗戰歌曲《黃河大合唱》被惡搞為“抗戰神曲”的視頻一度在網絡上泛濫。經典成了笑點,瀏覽量雖然上去了,但面目全非的“抗戰神曲”會給年輕人傳遞什麼樣的歷史觀?答案不言而喻。

惡搞歷史文化的荒唐做法中外皆有。“我們將毀于我們所熱愛的東西。”《娛樂至死》的作者尼爾•波茲曼曾發出過這樣的警示。奇怪的是,惡搞行為雖不斷遭遇揭露和批評聲,卻沒有絕跡。原因何在?除了個別人別有用心,少數人無知無聊外,健康文化在網絡空間存在一定程度“失語”,主流未能成為“主導”,恐怕也是不容忽視的重要原因。

對“抗戰神曲”,不能只是“喊打”,更有必要問一問︰我們能夠讓年輕人听什麼?年輕人又想听什麼?如果在網上總是找不到符合他們“口味”的正能量歌曲,他們的耳朵就會被那些“神曲”佔領。顯然,要讓年輕人的視听清新起來,我們還有很多路要走——

增強文化創新力。每個時代的青年都有其藝術品味,絕非一成不變。幾十年前的抗戰歌曲之所以膾炙人口、引領風潮,是因為它們本身就是那個時代的新形式、新體裁,做到了藝術創新與時代需求的有機結合。期望今天的年輕人都像幾十年前的人那樣鐘愛老作品,依靠“大齡”文藝作品在年輕人中間唱主角,這並不現實,也太理想化。經典作品有其不朽的價值,但最好的致敬是超越。前段時間,一首《十三五之歌》在網上躥紅,其“動漫+說唱”的形式就讓人耳目一新。今天的主流文化領域,無疑需要更多這樣有活力和朝氣的“年輕面孔”。

不能片面求“笑果”。好的藝術作品都有一個共同點,即藝術形式與精神內核的高度統一。當前網上泛娛樂化傾向嚴重,但網絡並非只有搞怪和無厘頭的一面。搞笑只是一種表現形式,為了“笑果”而丟掉精神內核顯然得不償失。《那年那兔那些事兒》等動漫作品之所以火爆網絡,讓不少網友笑中帶淚,不僅是因為其趣味性,更重要的是它呆萌的卡通外形下還包裹著一顆滾燙的愛國心。那些過度娛樂化和片面追求“笑果”的作品,只會加劇網絡文化低俗化,帶來的不是拯救而是墮落。

甘于十年磨一劍。快是網絡文化的一大特點。今天,很多網絡文化作品都是流水線上快速“拼湊”“嫁接”的產物,目的是賺快錢、求速火。一些主流文藝作品受此風潮影響,也閉門造車搞快速批量化生產。我們在感慨文化陣地丟失時,是否注意到一些力作背後動輒幾年甚至十幾年拍攝歷程的艱辛?是否還記得老一輩藝術家字字推敲、幾易其稿的較真?網絡文化作品雖然講求時效性,但真正能贏得好口碑的,還是下功夫制作打磨的精品。

借鑒互聯網思維。當下,年輕人早就習慣了在線听歌、看片、閱讀和互動,脫離了網絡,就脫離了年輕人。剖析“網絡神曲”,不能忽視其背後那一只只推手,他們可以把一句普普通通的“主要看氣質”炒作得全民圍觀,也可以把一首“神曲”傳播到街頭巷尾。在這種情況下,積極健康的文化產品如果不能適應網絡傳播規律,不會借助網絡思維推介自己,就會失去到達年輕人的渠道,導致“劣幣驅逐良幣”。

(本文原載于解放軍報客戶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