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機進軍營 多少變化待盤點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勇偉 馬拉松 陳豪責任編輯︰康哲
2016-02-05 03:05

昨天︰剪報本是“好幫手”

今天︰客戶端成“掌中寶”

了解某炮兵團指導員王保成的人都知道,他曾有個雷打不動的習慣︰無論再忙也會堅持靜下心來讀報剪報,從新兵到提干從未間斷。

“剪報讓我收獲頗豐。報紙上的經典言論、新聞故事為我教育備課提供了很好的素材。”從一名基層理論骨干成長為榮立一等功、享譽全軍的“軍營故事王”,王保成將這份榮譽功歸于自己的剪報本。

王保成自己也沒想到,3年前,習慣于剪剪貼貼的他卻告別了珍藏的厚厚一摞剪報本,開始網絡讀報、電子剪報。事出有因。一次,團里組織指導員授課比武。剛任指導員不久的盧加--授課內容充實、觀點新穎,博得了“滿堂彩”,讓“老政工”王保成敗下陣來。盧加--有啥訣竅?“你在用剪報本的時候,別人早就用上了網絡!那效率能一樣嗎?”戰友的提醒讓王保成茅塞頓開。

慢慢的,王保成習慣了在網上讀報,遇到好的文章和圖片就復制到專門的電腦文件夾中。或許是多年的習慣難以割舍,王保成把這個文件夾命名為“電子剪報本”。後來,他和戰友還把“電子剪報本”搬到了網上,依托局域網建立了一個小網站。網站頁面雖然簡單,卻很實用,全團官兵都可以把自己看到的好文章上傳到網站後台數據庫,大家一起維護和共享這個“剪報本”,其中既有詳實的文字描述,又有豐富的圖片、視頻。

“現在又不一樣了!大家開始用客戶端看報紙。你看,我手機里有解放軍報客戶端、新華社客戶端。毫不夸張地說,上一分鐘發生的新聞,下一分鐘手機上就會推送。比如地震,要是災情嚴重,咱看到新聞就能提前做好出動準備。記者同志,你說作用大不大?”王保成說。

不過,善于琢磨的王保成也有一些苦惱︰網上信息魚龍混雜、真假難辨,這讓他更加重視收集權威媒體的聲音。遇到困惑和難題,他還會去軍報客戶端上給編輯留言,向專家提問。前不久,他圍繞“面對改革大考,普通一兵怎樣作答”的話題精心準備,在全團上了一堂公開課,在官兵中引發了熱烈反響。下課之後,加他為微信好友的戰友猛增不少。

昨天︰免費三角戳鴻雁傳書

今天︰微信加QQ快樂暢聊

還記得嗎,軍營里那枚三角形的免費郵戳?小小的郵戳,承載了太多人的軍旅記憶。“看到它,就會想起新兵時寫過的第一封信。”有著26年軍齡的一級軍士長蔣其常還記得,1990年初入軍營時,是一封封家書支撐著他度過了最難熬的新兵訓練。

蔣其常家在農村,入伍前連電話都沒見過,書信成了與家人溝通的唯一方式。他說,寫信是沉思的過程,讀信是幸福的事情,盼信卻是個漫長的煎熬。

在一封封書信的陪伴下,昔日懵懂的青年成長為一名穩重的老兵。他先後5次參加全軍電子對抗裝備維修技能大比武,獲得兩次第一名、一次第二名、兩次第三名,被上級表彰為“裝備維修技術能手”。如今,翻看珍藏的一封封家書,蔣其常十分感慨︰“雖然很懷念那段鴻雁傳書的日子,但是移動互聯網的確更便捷,這是過去沒法比的!”

“那時單位駐地偏遠,交通很不方便,寄信、收信都需要很長時間。”1995年,蔣其常得知年邁的父親需要做心髒手術,焦急萬分中連續給家里寄出好幾封信詢問狀況,好多天後才收到回信。得知父親手術順利,他心里的一塊“石頭”才落了地。

如今則大不同。去年,移動互聯網走進軍營。休假回家時,蔣其常給父親買了手機,手把手地教他用微信、QQ。“起初他不會打字,但可以用語音聊天,後來他自己還把打字也學會了。”蔣其常笑著說,現在,遠在沂蒙山村的老父親常和他用微信聊上幾句。前不久,蔣其常把自己剛剛獲得的“優秀共產黨員”獎狀分享到朋友圈,引來親朋好友紛紛點贊。“其常,爸為你高興……”父親也發來了信息,字不多,卻讓蔣其常很感動。

蔣其常教父親用微信的事在團里傳開後,不少戰友很受觸動。“溝通方式越來越便捷,我們和父母的聯系是越來越多了,還是越來越少了?蔣班長做的事雖然簡單,卻是我們很多人疏忽了的。我爸媽還不會用微信,過年回家,我也要教會他們!”網友“風雲”在團局域網留言說。

(敖千桂、王鑫協助采訪,漫畫由郭志剛、李學文繪,姜紫微合成)

多想想“籬笆牆”消失之後

■某炮兵團政委 齊 勇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隨著智能手機的到來,軍營與社會、家庭間的“籬笆牆”正在消失。可以預見,未來移動智能設備還將給軍營生活帶來更多變化。

哲人說,挽留昨天的人是愚蠢的。誠然,網絡存在信息安全隱患,智能手機中的信息也參差不齊,對于管理者來說,問題可能多了,但只要想做,總是有許多辦法可以找到的。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網絡進入軍營、服務部隊的大趨勢已不可扭轉,這就需要管理者在制度、技術和教育等方面多管齊下。希望新的一年里,更多管理者能夠與時俱進,多想想“籬笆牆”消失之後怎麼辦。

(《解放軍報》2016年02月05日 1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