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搶紅包,別讓狂歡成煩惱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建偉 鄧慶穎 劉磊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2-12 03:03

微信搶紅包,別讓狂歡成煩惱

春節來臨,戰友之間免不了問候拜年。日前,記者踏訪白山黑水座座軍營發現,以微信為代表的社交媒體令軍營生活煥然一新的同時,也給官兵關系帶來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

節日紅包雖然小,“功利交往”要不得

微信紅包應“慎發慎搶”

“本想建立一個交流平台,沒想到卻成了紅包‘集結地’!”春節前夕,某軍械倉庫勤務連指導員柏松把一些新兵家長拉進微信群後,尷尬事兒就一個接著一個。 

起初,大家談論的都是關于新兵培養的話題,可沒多久就有些變味了。一些家長開始在微信群里發放紅包︰“指導員您好,我是戰士小王的父親,常听兒子說您對他很照顧,一點心意以表敬意……” 

“紅包金額從3元、5元到10元不等,有一次竟然有家長發了百元‘大紅包’,稍不留神錢就可能收到‘兜’里。”柏松嚴肅地說,雖然微信紅包的派發金額設了上限,但其化整為零的特點反而容易讓人不好意思嚴詞拒絕。

提及此事,某新兵家長坦言︰微信紅包免去了見面的尷尬,掏出手機輕輕一點就能直達對方賬戶,金額不多,卻能活躍氣氛、拉近感情。听說別的家長發了,自己也不好意思不發。

“網絡紅包和傳統紅包沒有本質區別,不過是傳播的載體不同。”該部政治處主任雷慶華對此態度鮮明︰家長千里之外送紅包看似是為孩子考慮,深層次看是“功利交往、物化交往”的舊觀念作怪。

為此,該部在官兵和家人中開展教育,將純潔官兵關系和條令條例等內容制作成動漫、宣傳畫和微視頻,定期評選“我身邊的廉潔個人”,讓身邊人講述身邊事,引導官兵及其家人樹立正確的交往觀。

記者登錄一個由新兵家長建立的微信群,發現紅包已經銷聲匿跡,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創意拜年表情和家長們真摯的感謝話語。一名戰士家長感慨︰“戰友之間的情誼金不換,把孩子送到部隊我真的放心了!” 

網上“@”舉手之勞,庸俗交往不可取

微信點贊應表達真情 

“指導員,我的興趣愛好轉成國學了,可否教我一下?”只因為微信上這一句留言,某工兵團一營一連指導員馬宇鵬糾結了好幾天。

前段時間,得知馬指導員喜歡國學,新兵小張搖身一變,愛好從簡歷上的“計算機”變成了微信上的“國學”,還專門“@”指導員有空“交流交流”。馬宇鵬與小張聊起來後,才發現他並不是真喜歡國學,只是為了和自己拉近距離。

“明知道戰士的本意,拒絕吧又怕傷他們的心。”馬宇鵬的糾結,引起了許多帶兵骨干的共鳴︰新戰士大部分在地方有過打工或經商的經歷,喜歡借助自媒體在“不經意間”向領導“展現”自己,跟干部骨干“拉近距離”。“喜歡不喜歡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引起領導注意。”一名下連不久的新戰士坦言,只有引起干部骨干注意,才能夠在戰友中脫穎而出,獲得更多機會。

“網上‘@’雖是舉手之勞,卻隱藏著‘靠人情辦事’的潛在思維痼疾。”團黨委認為,如果放任這種不良思想苗頭蔓延,最終會影響軍心士氣。為此,他們幫助官兵剖析庸俗交往的危害性,引導大家進一步理解“成長進步靠什麼,戰友情誼是什麼,‘綠色交往’做什麼”。

前不久,一篇題為《如何在微信群里讓領導高看一眼》的網文在微信上熱傳,文中總結了文青抒情法、花痴粉絲法等數十種所謂“方法”。該團官兵針鋒相對,自發撰寫了《如何看穿微信群里恭維領導的伎倆》。新戰士劉楊說︰“個人進步靠實干,最好的禮物是成績。”

網上拉票為“吸粉”,該說“不”時要說“不”

微信交往應淨化風氣

“寶寶參加比賽,幫忙投一票唄!”看到微信里的拉票信息,某團干事王旭皺起眉頭。

點擊一看,原來是駐地社區舉辦的“萌寶大賽”的投票界面。這次比賽,多位軍娃報名參加,規則中明確︰冠軍從票數較多的寶寶中產生。

“投票必須先關注社區公眾號,為了表示誠意,投票後還要在朋友圈分享,以擴大其影響力。”王旭對此頗感無奈,如今地方很多單位借助微信公眾號發起活動,實則是為了吸楮漲粉。類似的投票邀請,他一天就收到了7個。發起邀請的大都是戰友,拒絕擔心影響感情,全都參與又浪費時間。

本是孩子們之間的小游戲,卻變成了家長間的“拉票戰”。“是戰友就幫忙投一票”“好兄弟幫忙拉拉票”等“人情綁架”,使活動和微信交流變了味。對此,該團黨委積極鼓勵官兵對微信拉票、轉發和集贊行為說“不”,自覺淨化微信交往風氣。“戰友之間的感情不是幾張票就能改變的。”該團八連戰士楊洋感慨地說,沒了“投票壓力”,戰友間交往更輕松、更純潔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