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來了,思維和行動都要刷新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孫興維、侯國榮、朱江偉責任編輯︰張碩
2016-07-08 05:25

知識刷新——

給別人一碗水,自己要有一桶水

今年1月,該集團軍某炮兵團加榴炮營營長邱龍彪參加二連的一次新聞點評。邱營長原本只是來檢查人員在位情況,不料卻被大學生士兵王志遠關于“一帶一路”建設的發言吸引住了。整整8分鐘,邱龍彪沒挪步,站著听完了王志遠的發言。

“一名新戰士把‘一帶一路’戰略的歷史背景、現實意義講得頭頭是道,有的理解甚至超過我,當時我就想,如果我們再不學習,可能真帶不好兵了。”邱龍彪專門與王志遠作了一次長談。王志遠是個“新媒體控”,入伍前就辦過微信公眾號,可謂小半個“媒體人”。入伍後,他保持著從各個新媒體平台上獲取信息的習慣,是連隊有名的“小百科”。

“過去干部骨干在戰士面前的知識優越感,伴隨著新媒體的到來,逐步被瓦解了。”三營教導員周金良與邱龍彪有一樣的感受。以往干部骨干講課,大家听著挺新鮮,如今人人手中都有智能手機,課堂上的知識能不能比掌上的內容更引人入勝?

給別人一碗水,自己要有一桶水。網絡和新媒體倒逼著該集團軍帶兵人實現能力素質升級。“吃老本”行不通了,許多干部骨干每天出完早操,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新聞客戶端瀏覽當日熱點。一位指導員說︰“戰士隨時會發問,知識時時要更新。更重要的是,思想政治教育要緊密聯系實際,教育者自身要對各種問題有深入的思考與理解,讓官兵真正信服才行。”

正在剛果(金)執行維和任務的某工兵團維和分隊生活條件惡劣,工作任務很重,這對開展好思想政治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經過上級批準,他們創辦了“藍盔利斧”微信公眾號。

曬維和家書、講維和故事、評維和之星……一系列富有“中國工兵特色”的新媒體內容相繼亮相。評論區里,團領導客串的“小編”逐條回復網友留言。不少官兵家屬也成了“藍盔利斧”微信公眾號的粉絲。短短半年時間,“藍盔利斧”就有數千人關注。

“維和軍人的樣子是什麼?付清禮烈士給我們樹立了榜樣。”清明節前夕,推土機操作手付清禮的事跡讓許多戰友看得潸然淚下。士官余鑫深有感觸地說︰“走出國門,我們的一舉一動都代表著中國軍人的形象。沿著英雄的足跡,堅決完成好維和任務,就是維和軍人應有的好樣子!”

交流走心——

讓方寸屏幕成為知兵愛兵新陣地

“微信溝通,少了幾分顧慮與為難,多了幾分坦誠與直率。有些話當面不好說,通過微信來表達挺好。”某工兵團四連排長左源萌對自己剛到連隊的一段經歷記憶猶新。

左源萌今年25歲,排里有兩名老班長分別是32歲和36歲。有一次,他在分配任務時考慮不周,三班班長、上士符芳清直接指出他的分工不合理。

左源萌頓時覺得臉上掛不住,工作也是別著勁兒干完的。當天晚上,符芳清主動在微信上跟左源萌聊了起來︰“排長,我脾氣有點急,白天不該直接打斷你的話!”

老班長的坦誠讓左源萌既意外又感動。他發了一個鬼臉表情,回答道︰“你年齡比我大,軍齡比我長,工作比我有經驗,希望以後多多支持、提醒。”老班長給他回了個笑臉表情。一次不愉快,就這樣在微信上無聲地化解了。

“新媒體使官兵間的交流渠道越來越多,溝通越來越便利、快捷。懂微信現在是全團基層干部的一個必修課。”該集團軍某炮兵團政委李鴻劍說,全團官兵中大都用智能手機和社交軟件,多數人都有好幾個微信群,可以說人人都在“群”中,這是了解官兵思想動態的一個有效渠道。

“凍死寶寶了!”去年年底,某工兵團一連戰士張小彬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了一條動態。發者無心,看者有意,排長崔丙金發現後刨根問底。原來,駐地冬季氣溫極低,官兵站崗時穿的大衣護不住腿。崔丙金將這一情況向上級反映後,團里給哨兵專門配發了護膝等保暖品。

“看發帖什麼語氣,了解情緒變化;看轉載什麼帖文,了解關注方向;看發布什麼照片,了解活動軌跡;看訂閱什麼類型,了解興趣愛好;看評論什麼內容,了解思想動態。”李鴻劍介紹說,針對智能手機和社交軟件的特點,團里著力做好教育引導工作,使方寸屏幕成為知兵的新陣地,把愛兵真正落到實處。“今天的帶兵人,要把智能手機和社交軟件當作自己的另一雙眼楮和耳朵!”李鴻劍說。

(《解放軍報》2016年07月08日1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