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e家︰“榮譽指數”在手機上飆升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肖志超 陳寧 王新責任編輯︰陳婕
2016-10-14 05:12

“一人參軍,全家光榮”,曾感召無數家庭將子女送入軍營。時下,社會價值觀日趨多元,參軍光榮感淡化的問題困擾著一些部隊。信息網絡時代,如何借助新媒體平台增強民眾對軍人職業的認同感和軍人軍屬的光榮感?當年輕人面對更多的未來選擇時,參軍的光榮感從哪里來?如何讓這種榮耀貫穿軍人的軍旅生涯始終,甚至在脫去戎裝多年後依然延續?陸軍第1集團軍“光榮e家”微信公眾號創辦一年多來的經歷,或許能給我們啟示。——編 者 

看到1年前的新訓照片——

被微信里的自己“電到”了

新兵入伍,陸軍第1集團軍微信公眾號“光榮e家”編輯、中士趙志勇分外忙碌。跟著訓練督導小組,他走遍了集團軍各部隊,尋找新兵的趣聞趣事。

進入9月,江南的秋老虎氣勢洶洶。趙志勇一邊擦著汗,一邊向記者講起第一次被微信“電到”的經歷。

去年《關于進一步規範基層工作指導和管理秩序若干規定》出台時,趙志勇還是集團軍所屬某炮兵旅的一名班長。一個周末,他在戰友分享的微信文章《青春軍營就是這麼“燃”》里,意外發現了自己新訓時候的照片。看到照片上抓著單杠、臉憋得通紅的自己,他在朋友圈里寫道︰“我被曾經的自己感動了。”那天,有30多個人給他點贊。

趙志勇的經歷不是個例。感動源于被關注。“光榮e家”微信公眾號開設“面孔”欄目,把鏡頭對準基層戰士,盯著一線捕捉戰士動人瞬間,贏得了官兵們的喜愛,也讓更多戰友感受到聚光燈下的光榮。

某防化團新兵張藤踏進軍營不久,就登上了“光榮e家”微信公眾號。張藤一家三代4人參軍,哥哥張彪比他早一年來到部隊。入伍前,張藤就在“光榮e家”上看到了哥哥的身影,沒想到自己入伍後也在網絡上露了臉。父母把哥倆的照片下載下來,沖洗後掛在了屋里。

今年夏天,長江中下游洪水泛濫,該集團軍部隊連夜開赴九江大堤封堵決口,“光榮e家”推送微信《決戰九江︰洪水不退,我們不撤》。大堤上,某步兵旅中士秦茂林站在第一排,污泥糊滿臉頰和迷彩服,他瞪大雙眼高喊︰“洪水不退,我們不撤!”夜里換班休息時看到這篇文章,秦茂林感覺胸口里有團火在熊熊燃燒,倦意頓時消散了不少。

軍嫂用微信“支前”——

發現可以做的事兒有很多

軍嫂陸欣外表秀麗,是駐地某報社記者。工作之余,她還要操持家務,照顧剛滿周歲的孩子,但仍主動申請成為了“光榮e家”的兼職編輯。

“軍嫂不容易當。”陸欣說,她和丈夫、某步兵旅干事劉苑雖然不用過天各一方的分居日子,但平時因為丈夫出差和駐訓,一家團圓的日子其實並不多。她本沒有更多精力參與運營微信公眾號,直到和丈夫一起進行了一次采訪……

劉苑所在旅有一名四級軍士長名叫陸磊,2010年他的女友潘小俠在來隊途中遭遇車禍。昏迷20多天後,潘小俠奇跡般地蘇醒,但身體右側癱瘓、智力衰退至3歲孩童水平。遭此大劫,陸磊對潘小俠不離不棄,除了照顧生活,幫助她恢復記憶,最後堅持與她結婚。

“當時我和老公一起去采訪,回來的路上我撲在他懷里哭了。”當晚,陸欣連夜整理材料,撰寫稿件《一個兵感動一座城》在《浙江日報》刊發。在丈夫的鼓勵下,她還制作了微信稿件《一個讓百萬人飆淚的故事︰陪“3歲”妻子慢慢長大,世上最美的情話》,僅一天點擊量就達到“10萬+”。

“部隊中有那麼多美好而感人的事情,成為軍人多麼光榮!可網上有的人不但不認可,還惡意攻擊抹黑部隊,這很可惡也很可悲。”從此,陸欣漸漸關注起軍事類微信公眾號,發現自己可以做的事兒有很多。

陸欣申請加入了“光榮e家”團隊。她還加入了一個軍嫂群,在群里發現新聞線索,把軍人軍屬的感人事跡搬上“光榮e家”。“通過我們的微信公眾號,軍屬們能感受到身為軍人家庭一分子的光榮和責任,我們也努力為軍屬們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陸欣說︰“我希望每一名軍嫂和老公上街時,都能被別人羨慕︰看,她老公是軍人。”

“海歸”青年“路轉粉”——

現在後悔當年沒參軍

“沒想到,真是沒想到,部隊新媒體這麼‘有料’。”翻看著“光榮e家”微信公眾號,留學歸來的周 棣很快“路轉粉”。

2011年赴英國倫敦大學求學前,周 棣曾有一次參軍的機會。最終,因為擔心部隊太“封閉”,他選擇了出國留學。如今學成回國後,眾多軍事微信公眾號向他展現著軍隊和軍人在信息網絡時代的開放與自信。

“我現在挺後悔當年沒參軍。”周 棣自己也運營著一個微信公眾號,粉絲數不少。如今他是“光榮e家”的“編外策劃師”,經常與“光榮e家”編輯團隊分享辦新媒體的經驗。

“微信公眾號面向社會 ,我們雖然只是一個部隊的微信公眾號,但也要積極傳播軍人好形象和軍營正能量。”“光榮e家”微信公眾號編輯、某旅大學生報道員洪媛媛說,她把戰友們的感人故事寫進一條條微信——炊事班長洪志藝背著兩口大鍋奔襲、小女兵詹露露初剪短發時淚眼婆娑、偵察兵李九龍連夜急行軍小憩初醒睡眼惺忪……許多微故事、微鏡頭雖短,卻特別受網友歡迎,還意外促成了三段美好姻緣。

“我和身邊的不少同學是通過微信公眾號了解部隊的。”正在華東理工大學就讀的大三學生洪燁程,關注“光榮e家”已快半年。他主動加入本校國防生“雙擁小隊”,成為編外隊員。“現在和我一樣參加擁軍活動的同學已經快20人了,都是‘光榮e家’的粉絲。”他和家人商量︰畢業後就報名參軍。

一位叫“燃燃”的網友累計給“光榮e家”留言40余次。“燃燃”真名叫胡登平,是一名參加過1998年九江抗洪的退伍老兵。留言中,他講述了自己的一段經歷︰當年,部隊開赴九江,他因探親休假晚了幾天,為了趕時間打車追趕部隊,車子即將進城路過一個收費站,司機師傅很自豪地告訴工作人員︰“車上是抗洪部隊的戰士。”工作人員沒有收費,二話沒說打開出口︰“過!”

“當時我感到當兵真光榮。今年抗洪,雖然我離開了部隊,但也發動身邊的親戚朋友通過各種方式支持軍人!”胡登平經常把“光榮e家”發布的抗洪救災稿件轉發到微信群里,他告訴記者︰“佷子主動跟我說要為解放軍做點事,找來了幾個朋友組成私家車車隊,幫忙運送支援抗洪部隊的物資。”

短鏡頭ヾ

陸軍第40集團軍某旅——

“電子喜報”穿越硝煙到戰壕

■鄭金岩 本報特約通訊員 蔡華東

“梁野同志在實兵對抗演習中,敢于擔當,成績突出,經旅黨委研究決定,記三等功一次,望再接再厲。”前不久,大漠戈壁某演訓場,陸軍第40集團軍某旅工化營下士梁野沒想到,演習還沒結束,一份“電子喜報”已通過一體化指揮平台和野戰局域網傳到營連。聞訊,激戰一夜的全連官兵備受鼓舞。

“電子喜報”穿越硝煙到戰壕,是該旅依托網絡開展政治工作的一個創新。該旅政委張岑楠介紹說,過去都是在演習結束後集中表彰獎勵,這次演習,他們采取“電子喜報”的形式,把部分獎勵落實在演習中,及時兌現獎勵。根據相關規定,旅里制定了《重大演訓活動專項表彰獎勵實施細則》,作為頒發“電子喜報”的依據。

翻看細則,筆者看到︰實兵模擬對抗發現“敵”指揮所、炮陣地、指揮樞紐等重要目標,組織指揮成功破襲“敵”指揮所、炮陣地、指揮樞紐等重要目標,實彈射擊成績突出,為演習取得勝利作出突出貢獻,經組織研究後給予嘉獎、立功等相應獎勵…… 演習中,坦克營副營長方立明指揮坦克梯隊依托臨時站台卸載,提前一半時間完成任務。收到“電子喜報”的一刻,方立明高興地說︰“作為一名有16年兵齡的老兵,參加過多次演習,獲得的表彰獎勵也不少,但還是第一次收到這樣的喜報,真有立‘戰功’的感覺!”

該旅政治部主任鄭金岩表示,“電子喜報”能克服戰時交通不便、評功評獎不及時的問題,經過下級黨委(支部)推薦,旅黨委批準,獎勵能夠直接下達到指揮信息網絡終端,及時有效激發了官兵的訓練熱情。演習中,該旅共發出“電子喜報”28份,官兵在晝夜兼程、連續奮戰的情況下,先後圓滿完成了遠程投送、武裝奔襲、實彈射擊等課目。 

短鏡頭ゝ

陸軍第13集團軍某炮兵團——

榮譽“熱氣騰騰”直達軍屬掌心

■張 軍 張艾琦

“兒子,你舉起獎杯的那一刻真是太帥了!”前不久,陸軍第13集團軍某炮兵團上等兵彭洪比武奪魁剛走下領獎台,便看到母親從雲南 臘發來的信息。原來,彭洪上台領獎的同時,團機關就利用網絡把他領獎的消息和照片傳到了其父母的手機上。

把“熱氣騰騰”的榮譽第一時間送達官兵家屬掌心,是該團創新政治工作的一個縮影。該團政委王韜說︰“90後官兵是伴隨移動互聯網成長起來的一代,手機是他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讓榮譽搭上移動網絡快車,有效提高了政治工作的時效性、貼近性。”

以往,一份喜報寄到家,或許要十天半個月。榮譽還是那份榮譽,但新鮮感就差了許多。在發揮好傳統方法的同時,該團嘗試拓展互聯網功能,在嚴格遵守保密規定的前提下,采取網上家書、“電子喜報”、風采圖片展等方式,把經過脫密處理後的官兵風采掠影和獲獎情況及時推送到父母掌心,讓他們同步共享子女成長進步的喜悅。與此同時,團里還完善局域網建設,開設網上榮譽室、“強軍路上兵先鋒”等專欄,設立“數字龍虎榜”,進一步增強官兵的榮譽意識。

“這張是我獲得新兵連‘訓練之星’的照片,我媽把它設成了手機屏保,鄰居都很羨慕!”“我們縣里的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了我立功的圖文,好多老同學打電話來祝賀!”……在該團局域網論壇,官兵們你一言我一語,暢聊著移動網絡送來的掌聲與喝彩。下士徐陽深有感觸地說︰“立功受獎,線上線下不再靜悄悄,讓我們有了更多的歸屬感和獲得感,感覺自己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

“光榮之家”︰

網上網下都應亮堂堂

■徐金富

很長時間以來,我們的軍人家庭門楣上都有一塊“光榮之家”的紅牌。不少軍人回想起來,就是小時候看了鄰居家門上的“光榮之家”才想當兵的。

軍人執干戈以衛社稷,掛在門楣上的“光榮之家”,是軍人軍屬榮譽的象征,也是對軍人家庭的慰藉。正如古希臘思想家亞里士多德所說︰“最大的榮譽是保衛祖國的榮譽。”

不知從何時起,一些軍人家庭門楣上不見了“光榮之家”牌子。不過,這種光榮如今卻以另一種形式在網上傳播開來︰邊防軍人休假為妻子準備一年的飯菜,被各大媒體爭相轉載;抗洪一線“最美睡姿”讓網友熱淚盈眶;中國軍網征兵宣傳MV《戰斗宣言》,甚至吸引了眾多海外“粉絲”……

增強軍事職業吸引力和軍人使命感、榮譽感,讓軍人成為社會尊崇的職業,國家安全才有保障。從門楣上一塊小小的牌子,到以微博、手機客戶端、微信公眾號等為載體的“光榮e家”,讓軍人軍屬在信息網絡時代收獲融融暖意。“不見征戎兒,豈知關山苦”。要讓廣大民眾和網友了解真實的軍營和軍人,在網上網下都形成愛軍擁軍氛圍,我們能做的事確實還有很多。

時間和潮流永遠不等人。為了真正提振軍人軍屬的“光榮指數”,網上網下的“光榮之家”都應亮堂起來。

本文圖片由司諾提供,姜紫微合成

(《解放軍報》2016年10月14日 1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