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事變

來源︰中國共產黨歷史網責任編輯︰菅琳
2016-01-18 10:48

1940年夏秋,國民黨頑固派在華北發動的第一次反共高潮遭到失敗後,便把反共中心轉向華中。他們一方面在華中不斷制造軍事磨擦,打算用武力消滅新四軍;另一方面又企圖通過談判來限制人民抗日力量的發展,壓迫八路軍、新四軍撤到黃河以北。

抗戰、團結、進步的方針,三者缺一不可。對國民黨頑固派的反共磨擦,共產黨及其領導的人民軍隊實行自衛反擊,完全是為了保存抗日陣地,維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因此,在擊退國民黨頑固派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後,為維護團結抗日的局面,力爭國共長期合作,中共中央派周恩來、葉劍英為代表,于1940年6月在重慶同國民黨代表何應欽、白崇禧舉行談判。談判的內容是︰要求國民黨進一步解決中共的合法地位問題;承認陝甘寧邊區問題;八路軍、新四軍的擴編問題;作戰區域的劃分問題。其中,談判的中心是作戰地區的劃分問題。周恩來向國民黨代表遞交了《中共關于解決目前危機,加強團結抗戰的提案》(又稱六月提案)。其內容有︰(1)實行抗戰建國綱領所規定之人民集會結社言論出版之自由,明令保障各抗日黨派之合法地位;(2)在游擊區及敵佔區內,實行抗戰建國綱領所規定之指導及援助人民武裝,並發動普遍的游擊戰爭;(3)明令劃定延安等23個縣為陝甘寧邊區,組織邊區政府;擴編八路軍為三個軍九個師,增編新四軍至七個支隊,規定八路軍作戰區域。

7月2日,何應欽代表國民黨對中共六月提案提出復案。遭中共代表拒絕後,又將此案略加修改,于7月21日用“國民政府提示案”名義以最後決定方式交中共代表(即《關于陝甘寧邊區及第18集團軍、新四軍作戰地境編制問題的提示案》(國民黨中央常委會通過),簡稱“國民政府提示案”,1940年7月16日擬定,20日發出,21日送交周恩來。)。主要內容是︰取消陝甘寧邊區政府,代以“陝北行政公署”,歸陝西省政府領導,範圍為18個縣;八路軍準擴三個軍六個師五個補充團,新四軍準編兩個師;要求把活動在江南和整個華中的八路軍、新四軍集中到黃河以北冀察兩省。這個提示案再次為中共代表所拒絕。

9月初,周恩來向國民黨遞交“八月復案”,同時提出“調整作戰區域及游擊部隊辦法”。但蔣介石仍堅持要八路軍、新四軍開至黃河以北,否則,一切問題都不能解決。同時,進一步采取軍事行動,企圖壓迫共產黨就範。國共兩黨談判陷入僵局。

這時,日本著意利用歐洲戰局的有利時機,對太平洋地區英、美、法、荷等國的殖民地實行軍事進攻,以掠奪這些地區的豐富資源。為分散英、美力量,德、意也願意日本這樣做。它們急謀結束中日戰爭,以使日本從中國戰場上抽出身來,因而再次開展誘勸蔣介石投降的陰謀活動。德國駐華大使陶德曼向國民黨政府提出“調停中日戰爭”,勸蔣介石對日本妥協。日本也企圖以某些“讓步”來分化中國內部,達到“以華制華”、破壞中國抗日運動的目的。英、美等國為了自身的利益,需要中國繼續抗戰,因而對國民黨盡力拉攏。英國決定10月18日重新開放滇緬公路。美國國會決定為中國政府提供1億美元的貸款。蘇聯為了免遭德、日兩面夾擊,決定繼續給國民黨政府以軍事援助,以便中國能長期拖住日本。

在這種形勢下,國民黨頑固派自以為局勢對自己有利,因而加緊制造新的反共磨擦。在蘇北,韓德勤企圖乘陳毅、粟裕率領的部隊立足未穩,將新四軍殲滅于黃橋附近。9月中旬,韓德勤要新四軍“首先退出姜堰”。陳毅為了顧全團結抗日的大局,率部撤出。但韓德勤立即調動主力向黃橋進逼,同時命令李明揚、陳泰運等部和其他保安旅參加圍攻,總兵力達25個團3萬余人。面對重兵來犯的局勢,新四軍蘇北指揮部努力開展統一戰線工作,成功地爭取了李明揚、陳泰運等部保持中立;同時采取誘敵深入的戰法,集中優勢兵力,經10月4日至6日三晝夜激戰,殲滅進攻黃橋的韓德勤部1.1萬人。韓德勤率殘部1000余人逃回興化。黃橋一戰,使蘇北抗日根據地得以鞏固。

韓德勤在蘇北反共受挫後,國民黨頑固派加緊了壓迫新四軍北移的步伐。10月19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正副參謀總長何應欽、白崇禧致電(即“皓電”)八路軍朱德總司令、彭德懷副總司令和新四軍葉挺軍長,對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武裝力量進行種種攻擊和誣蔑。其中特別列舉抗戰以來華北、華中各地發生的磨擦事件,並將其原因歸結于八路軍和新四軍。國民黨當局進而要求在大江南北堅持抗戰的八路軍、新四軍于一個月內全部開赴黃河以北,並將50萬八路軍、新四軍合並縮編為10萬人。與此同時,國民黨當局又密令湯恩伯、李品仙、韓德勤、顧祝同等部準備向新四軍進攻。“皓電”進一步表明國民黨頑固派妄圖把共產黨領導的絕大部分軍隊驅逐到黃河以北,同日軍配合夾擊消滅八路軍、新四軍的險惡用心,成為第二次反共高潮的起點。

中共中央對形勢發展的前途以及影響它的各種力量作出冷靜的分析,提出打退國民黨頑固派進攻的正確方針。1940年9月初,中共中央從重慶周恩來、葉劍英的報告中,獲悉國民黨政府軍令部已向顧祝同發出“掃蕩”長江南北新四軍的命令。9月6日,中共中央軍委電示葉挺、項英、劉少奇準備自衛行動,並囑皖南尤須防備,對國民黨頑固派發動新的反共高潮,實行“表面和緩,實際抵抗,有軟有硬,針鋒相對”的方針。其具體做法是︰要求江北部隊暫時免調;對皖南方面決定讓步,答應北移。中共中央這一決策是在不損害人民根本利益的原則下對國民黨的讓步,有利于爭取中間勢力,孤立頑固勢力,也有利于加強皖東、鞏固蘇北的抗日陣地。11月9日,中共中央以朱德、彭德懷、葉挺、項英名義復電(即“佳電”)何應欽、白崇禧,據實駁斥“皓電”的反共誣蔑和無理要求;同時表示,為顧全大局,堅持團結抗戰,新四軍駐皖南部隊將開赴長江以北。

12月8日,何應欽、白崇禧再電(即“齊電”)朱德、彭德懷、葉挺、項英,宣稱調防是軍令,必須執行,要求迅即將黃河以南八路軍、新四軍全部調赴黃河以北。12月9日,蔣介石發布命令︰限長江以南的新四軍于12月31日前開到長江以北地區;黃河以南的八路軍、新四軍于1941年1月30日前開到黃河以北地區。12月10日,他又秘密下達《剿滅黃河以南匪軍作戰計劃》和《解決江南新四軍方案》;並密令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第三十二集團軍總司令上官雲相等,調兵圍殲新四軍部隊。

1941年1月4日,奉命北移的新四軍軍部及其所屬皖南部隊9000余人,從雲嶺駐地出發往長江以北,6日在安徽涇縣茂林地區突遭國民黨軍隊七個師8萬余人的包圍襲擊。新四軍部隊英勇奮戰七晝夜,終因寡不敵眾,彈盡糧絕,除約2000余人突出重圍外,一部被打散,大部壯烈犧牲和被俘。軍長葉挺在同國民黨談判時被扣押,政治部主任袁國平犧牲,副軍長項英、副參謀長周子昆在突圍中被叛徒殺害。1月17日,蔣介石反誣新四軍“叛變”,宣布取消新四軍番號,聲稱將把葉挺交付“軍法審判”。這就是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這一事變是國民黨頑固派發動的第二次反共高潮的最高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