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運動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責任編輯︰菅琳
2016-01-24 02:48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前,知識分子的數量很少。學校教育、科學研究、工程技術、文化藝術、醫藥衛生幾方面的知識分子,在全國總人口中所佔比例很低。黨歷來重視發揮知識分子在革命中的作用。新中國成立後,進一步強調要改變中國經濟文化的落後面貌,必須把知識分子團結在黨和人民政府周圍,充分利用他們的科學文化知識為新中國建設事業服務。

從舊社會過來的知識分子絕大多數是愛國的。那些積極參加民主革命的進步分子,解放後更緊密地團結在黨的周圍,不少人成為黨政機關中的工作骨干;廣大同情革命的知識分子也傾心于新政權,願意在共產黨領導下建設新國家。進城之初,黨和政府對從舊社會過來的知識分子采取全部“包下來”的政策,使他們絕大多數繼續從事教育、文化、科學、技術等工作,以用其長;對知識分子的代表人物給以適當的社會政治地位,通過他們聯系和團結各行各業的知識分子,共同建設新國家。黨還積極爭取留居國外的學者和留學生回國,幫助他們實現為國效力的夙願。1949年12月6日,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成立辦理留學生回國事務委員會,統一辦理留學生及學者回國事宜。1950年前後,李四光、華羅庚、葉篤正、程開甲、謝希德、趙忠堯、王淦昌等一批科學家和學者,毅然放棄在國外的優裕條件,返回祖國參加建設。到1952年底,留學生回國事務委員會已接待2000多名回國留學生和專家學者。這集中體現了廣大知識分子的愛國熱忱。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的情況來看,由于剛從舊社會進入新社會不久,帝國主義、封建買辦思想在知識分子中還有很大影響。許多人對新的社會事物不了解、不熟悉,大都有重新學習的願望,希望深入地了解革命,了解共產黨,了解新社會,以適應形勢的巨大發展和變化。按照黨對知識分子團結、教育、改造的方針,各地先後舉辦軍政大學、革命大學及各種短期訓練班,組織知識分子學習時事政策文件,開設社會發展史、歷史唯物主義、新民主主義論等理論課程。新解放區的大批青年學生,以及許多接受舊式教育或西方教育的知識分子,正是通過這種學習和教育,了解勞動創造人類世界等基本道理,開始認識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黨,為逐漸樹立革命的人生觀打下初步基礎。

1951年9月,北京大學校長馬寅初等致信周恩來,熱誠邀請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任北大政治學習運動的教師,以期提高教職員的政治思想水平,推動學校的教育改革。黨中央十分贊賞和支持這種主動要求學習的行動,決定把學習運動擴大到北京、天津所有高等學校。9月29日,周恩來受黨中央委派,向參加京、津兩市高校教師學習會的3000余名教師作了《關于知識分子的改造問題》的報告。周恩來結合自己的經歷,深入淺出地闡明知識分子進行思想改造的必要性,勉勵一切有民族思想、愛國思想的知識分子努力站到人民的立場,再爭取進一步站到工人階級的立場。他強調,立場問題不是一下子就能解決的,一定要有一個過程,但要促進這個過程,推動知識分子的進步,同時要防止可能發生的各種偏差。周恩來的報告親切誠懇,使到會的教師深受教育和啟發,深感很需要進行思想改造,方能獲得思想上的進步。隨後,京、津兩市20所高等學校開展了以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為主要內容,聯系本人思想和學校實際,通過批評和自我批評,肅清封建買辦思想,批評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思想的學習運動。11月30日,黨中央發出指示,要求有計劃、有領導、有步驟地在大中小學的教職員和高中以上的學生中,普遍進行初步的思想改造工作,主要解決分清革命與反革命、樹立為人民服務的觀點問題。由此,思想改造學習運動在整個教育系統推廣開來。

毛澤東贊揚文化教育界知識分子的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運動。他在全國政協一屆三次會議的講話中指出︰各種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是我國在各方面徹底實現民主改革和逐步實行工業化的重要條件之一,是值得慶賀的新氣象。響應毛澤東的號召,全國文聯決定在文藝界進行一次整風學習。從1951年11月下旬到1952年夏,各地結合紀念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十周年,全面展開文藝界的整風學習,初步澄清文藝工作上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思想的影響,明確了文藝首先為工農兵服務的方向。1952年1月,全國政協決定成立學習委員會,負責組織和領導各民主黨派、無黨派民主人士、工商宗教界人士開展學習運動,結合全國正在開展“三反”運動的形勢,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以求糾正違反國家利益、人民利益的錯誤思想和行為。1952年六七月間,科技界也開展了學習運動。這樣,由教育界開始的以改造思想為主要內容的學習運動,逐漸擴展到整個知識界,發展為全國規模的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

知識分子的思想改造,首先是一次學習運動。主要通過學習有關文件,了解國內外形勢和黨的各項政策;舉辦各種報告會,組織參觀土地改革、抗美援朝、鎮壓反革命的展覽會,或參觀工廠、農村,幫助各界知識分子提高政治覺悟,站穩革命立場,解決政治上分清大是大非、劃清敵我界限的問題,樹立愛國主義和為人民服務的思想;在學習提高的基礎上,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根據啟發自覺的原則,由知識分子結合個人經歷,在一定範圍的會議上檢討自己的舊思想、舊觀念及不良作風,听取並接受群眾的評議,由所在單位的學習委員會提出幫助他們改進的意見。對于個人政治歷史上確有問題或污點的知識分子,在組織清理階段要求他們忠誠老實地寫出材料,由組織上作出適當結論,以便他們放下歷史包袱,獲得諒解,輕裝前進。經過上述步驟,全國規模的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于1952年秋基本結束。全國高等學校教職員的91%、大學生的80%、中學教師的75%參加了這次運動。

由于對如何正確解決人們思想觀念轉變中的問題缺乏經驗,知識分子思想改造工作中存在一些缺點,主要是思想批評中有些問題是非界限不清。如有的單位學習蘇聯,要求承認蘇聯的某種生物學說是“無產階級”的,批評西方科學家的生物學說是“資產階級”的;有的單位采用群眾斗爭的辦法,要求思想檢查“人人過關”,實際做法有些簡單、粗糙,給知識分子造成很大壓力,感情上傷了一些人。這種以搞運動的方式進行思想改造的教訓值得總結。但總體來說,在新舊社會轉換時期,我國知識分子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的效果是積極的,黨對運動中發生的缺點比較及時地作了糾正。

歷史地看,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總的是符合從舊社會過來的知識分子希望重新學習、轉變思想以適應新社會的要求的,實踐的結果也說明,通過這種改造思想、提高認識的活動,有利于促進廣大知識分子以新的精神面貌積極投入新中國的建設中去。在思想改造過程中,教育文化、新聞出版、科學技術、醫藥衛生等社會各界的知識分子,結合土地改革、抗美援朝和鞏固政權的實際斗爭,通過參加各種形式的學習活動,進行自我批評和自我教育,清除思想上殘存的帝國主義、封建買辦階級的影響,在政治上劃清革命與反革命的界限,並在清理資產階級思想和唯心主義觀念方面取得初步成績。通過思想改造,大多數知識分子拋棄過去不同程度存在的輕視勞動人民的舊思想,進一步站到人民的立場,開始學習掌握唯物史觀和唯物辯證法,初步接受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這是新中國成立初期黨對知識分子思想改造工作的主流。在黨的團結、教育、改造方針的指引下,廣大知識分子經受了實際斗爭的鍛煉,努力適應社會的變化,跟上時代的要求,為發展新中國的教育、科學、文化事業貢獻了自己的知識和才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