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航母之父

來源︰人民政協報作者︰吳志菲責任編輯︰胡雪珂
2017-10-30 16:35

劉華清偶爾在家中下廚。

劉華清,上將,有“中國現代海軍之父”和“中國航母之父”美譽。

這位出身放牛娃的“布衣將軍”,13歲投身革命,14歲參加紅軍,歷經長征、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身經百戰,九死一生,新中國成立後歷任要職,後成為軍委副主席。也許很多人不知道,《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這首軍歌的歌詞改編就有劉華清的功勞。

紛飛的思緒讓記者回到了那次專訪的情景︰2002年7月3日上午10時整,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劉華清如約步入中央軍委辦公廳所在的辦公室。拄著拐杖,帶著微笑,迎面緩緩走過來,同我們一一握手……

連夜刻印“出發宣言”

1998年3月,九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之後,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的劉華清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的工作崗位上退了下來。退下來時,劉華清已經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貢獻出了整整70年的心血。

當年,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在遠離黨中央的情況下,孤軍遠征10個月,艱苦轉戰萬余里,先期到達陝北,為第一、第二、第四方面軍會師陝北作出了歷史性貢獻,在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史上寫下了別具特色的光輝篇章。作為原紅二十五軍老戰士的劉華清上將,接受采訪時在回顧了紅二十五軍長征的有關情況時,也給了這段歷史一些重要的補遺。

河南羅山縣何家沖,紅二十五軍長征出發地。當年的軍部舊址何氏祠,如今已改造成紅二十五軍紀念館。當時劉華清只有18歲,擔任軍政治部宣傳科長。

紅二十五軍是以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隊的名義開始長征。據劉華清生前回憶︰“這支部隊的長征很特殊。自從撤離鄂豫皖蘇區,就一直和黨中央失去了聯系,連遵義會議都不知道,成了一支獨立作戰的孤軍。直到1935年7月,才得知中央紅軍的消息。”紅二十五軍紀念館展示了一幅手工刻印的《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隊出發宣言》,這是劉華清當年親手刻印的。

1934年11月15日,軍政治部主任鄭位三把鄂豫皖省委發布的《出發宣言》原稿交給劉華清,要求他快速刻印,多印一些,發給部隊,出發前來不及發,就邊走邊發。《出發宣言》主要內容是強調當時中華民族危機深重,宣布黨的抗日救國主張和紅軍北上抗日宗旨,號召全國同胞,不分政治傾向,團結起來,一致抗日,號召國民黨軍隊與紅軍訂立協定,共同抗日。劉華清連夜完成了刻印任務。

當問及“紅二十五軍在長征途中都經歷了哪些戰斗,給您留下印象最深的戰斗是哪一次”時,劉華清說︰“紅二十五軍在長征途中經歷了許多次激烈的戰斗,哪一次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紅二十五軍離開鄂豫皖蘇區時,開始是先向西挺進。當時,國民黨軍5個師和“鄂豫皖三省追剿隊”已麇集在鄂東北,正準備對鄂豫皖蘇區進行大規模“圍剿”,但尚未完全形成合圍。我軍適時而主動地實施轉移,打破了敵人的“圍剿”計劃。蔣介石急忙調動3個團的兵力追擊堵截,先後在湖北棗陽、隨州一帶,河南境內的桐柏、方城、盧氏等幾個地區布置了封鎖線,企圖將脫離根據地孤軍遠征的紅二十五軍圍殲于途中。

紅二十五軍人數雖少,但武器裝備好,彈藥充足,戰斗力很強,指戰員們都是經過多次戰斗考驗的骨干,個個能征善戰。後勤、醫院等保障單位也都非常戰斗化,說走就走,說打就打,全軍隨時都保持著良好的戰斗姿態。“11月17日,我軍在一個叫朱堂店的地方突破敵人阻攔,當晚趁夜暗從信陽以南越過平漢鐵路,進入豫鄂交界的桐柏、棗陽一帶,實現了戰略轉移的初步目標。鑒于該地區距平漢鐵路和漢水較近,機動範圍狹小,加之敵重兵壓境,難以立足發展,遂掉頭北上,向豫西的伏牛山區轉移。”

血戰獨樹鎮死里逃生

長征第10天,獨樹鎮之戰,關系紅二十五軍生死存亡。那一仗,劉華清負了傷,死里逃生。

當時已是11月下旬,寒流南下,氣溫驟降,而紅軍指戰員卻衣著單薄,糧秣不給。但部隊仍保持著高昂的斗志,頂風冒雪,向北突進。26日下午,我軍正準備從方城獨樹鎮附近越過許南公路時,突然遭到預先抵達在該地區的敵一個旅和一個騎兵團的阻擊。同時敵“追剿縱隊”5個支隊和1個師又隨後緊追,形勢相當嚴峻。而那天的氣候條件又極為惡劣,我軍發現敵人較遲,一時陷入被動。衣服被雨雪浸透,饑寒交加的戰士們手指都凍僵了,有的槍栓也被凍住了。敵軍乘機發起沖擊,並分兵從兩翼包抄,情況異常險惡。“在這危急時刻,軍政委吳煥先沖到最前線,發出‘堅決頂住敵人,決不後退’的命令,使我軍很快穩住了陣腳。在他的率領下,指戰員們奮不顧身沖上前去,與敵軍展開白刃格斗。”

吳政委的舉動讓劉華清熱血沸騰,劉華清也舉槍高喊︰“沖啊!”沖著沖著,劉華清覺得左腿被重重敲了一下,身子一歪就倒了。爬起來一看,左腿踝骨上側被子彈打穿一個洞,鮮血直流。“當時也不覺痛,還要沖。但剛一站起又摔倒,被後面的人抬了下去。”

經過一番惡戰,我軍終于打退了敵人的進攻,但負傷的人不少。劉華清說,自己的傷經過處理,血止了,也不那麼痛了,但不能走路。天黑以後,風雪大作,接著轉為大雨,部隊行動極為困難。但數倍于我的敵軍仍在附近,天亮後必將發動新的進攻。因此,軍領導果斷決定︰就是有天大的困難,也要帶領部隊迅速脫離危險區。緊急集合的命令一下,大家都忍受著極度的饑餓和疲勞,又頂風冒雪踏上征程。

“這次戰斗後,為了使部隊迅速擺脫敵人,軍領導決定讓我和部分傷病員留在當地養傷,可是我不願意離開部隊,說‘拖著傷腿走可能會死,就是死,也要死在紅軍隊伍里’,堅決要求跟隨大部隊轉移,軍政治部主任戴季英才同意讓我騎馬走。”靠了那匹小馬,劉華清跟上了部隊的轉移。劉華清一直很感激戴季英和那匹小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