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之初"360度無死角潰敗"兄弟倆,如今走上"槍王路"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昌寶 劉吉強 陳飛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2-08 03:12

在四連,最大的榮耀是百發百中,最大的恥辱是射擊脫靶。新兵第一次實彈射擊,兄弟倆聯袂上演了最“糗”一幕︰哥哥沒有找準準星和覘孔平正關系,弟弟壓根沒瞄對靶子,兩人“心有靈犀”一起剃了“光頭”。當夢想照進現實,失望不期而遇。兄弟倆開始懷疑當初的選擇。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一同參軍,一路坎坷,一起努力。雙胞胎兄弟朱燦榮、朱燦耀來到第71集團軍“臨汾旅”之後演繹了—

“榮耀兄弟”的眼淚與光榮

■解放軍報記者 劉昌寶 特約記者 劉吉強 通訊員 陳飛

在“臨汾旅”擔任迎外任務的二營四連,只有在正式迎外場上25秒內20發子彈打出199環以上的官兵,才能獲得“槍王”稱號。

1月中旬,雙胞胎兄弟朱燦榮、朱燦耀第一次近距離觀看“槍王”表演那一刻,心中百感交集︰有走進榮譽群體的興奮與喜悅,但更多的是“一萬噸壓力”——距離“槍王”差距還很大,距離留名“槍王路”也還很遠。

“槍王路”就在四連門前,它寬1.5米,長不過10來米。一茬又一茬四連戰士從這里走過,只有52人被冠以“槍王”稱號,得以在“槍王路”留名。

“哇!咱倆如果能在這條路上留個名,一邊一個,肯定很‘拽’!”新兵入營第一天,哥哥朱燦榮對弟弟朱燦耀興奮地說。

然而,夢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對于哥哥的“信口開河”,弟弟朱燦耀心里很清楚,別說當“槍王”,眼下就連當個合格兵都沒做到——

入伍前,兄弟倆嬌生慣養,掃個地要找家長討“小費”,不讓打游戲就甩臉子,受點批評甚至會離家出走。有一次,弟弟和同學鬧矛盾,哥哥竟找來一伙“兄弟”堵住對方“茬架”。

初中時,兄弟倆開始練體育,半途而廢後,就不停吃吃吃,體重長長長;踩著超重的警戒線來到部隊後,兩人被子疊得像面包,集合慢半拍,投彈25米……兄弟倆的兵之初不僅沒有一點榮耀,而是“360度無死角潰敗”,“槍王夢”很快就被擊得粉碎。

在四連,最大的榮耀是百發百中,最大的恥辱是射擊脫靶。新兵第一次實彈射擊,兄弟倆聯袂上演了最“糗”一幕︰哥哥沒有找準準星和覘孔平正關系,弟弟壓根沒瞄對靶子,兩人“心有靈犀”一起剃了“光頭”。

當夢想照進現實,失望不期而遇。兄弟倆開始懷疑當初的選擇。“如果沒有來當兵,應該還在家打著游戲,睡著懶覺,唱著歌兒……”朱燦榮和朱燦耀越想越糾結。

結果,哥哥朱燦榮先“崩潰”了。去年國慶節前,朱燦榮開始以各種方式“泡病號”,到醫院開病假條逃避訓練,還以母親生病為由哭著嚷著要回家,後來干脆坐進排房“罷工”,誰來勸都不听。

“你不是愛唱歌嗎?如果你現在退伍回家,去參加《中國新歌聲》,導師問你夢想是什麼,你怎麼回答?”就在朱燦榮“油鹽不進”時,翟龍飛帶著兄弟倆再次來到“槍王路”。

“呃……我的夢想是什麼?是睡懶覺?打游戲?還是胖成相撲選手……”哥哥困惑地看著弟弟。翟龍飛讓他倆多想想“槍王”故事,想想連隊生活。

看著路兩旁一個個“槍王”的名字,兄弟倆想起自己班長田桂林從零起步成為“槍王”的故事︰據槍1小時以上,迎風10分鐘不眨眼,跪到腳趾骨變形……

終于,弟弟朱燦耀先“覺醒”了。當晚夜聊,弟弟對哥哥說︰“要回家你回,我留下來!”沒過兩天,在一次體能考核中,右手掌剛被刮掉一塊皮肉的弟弟朱燦耀,申請帶傷參加單杠考核。越是痛,他越起勁,一下子拉了8個引體向上,第一次過了關。

看著杠上弟弟留下的斑斑血跡,哥哥朱燦榮也徹底想通透了。從此,訓練場上多了兩個拼搏的身影。在新訓結業考核中,兄弟倆自動步槍對固定目標射擊5發子彈分別打出48環、49環,其他10余個課目總評也達到了“優秀”。

拿到新訓“畢業證”之際,“榮耀兄弟”與其他新兵一起,第3次走上“槍王路”,並在路口鄭重合影。這是他們軍旅生涯的一場“成人禮”,更是向“槍王”進擊的一次“誓師會”︰下連之後,看誰先在“槍王路”上爭得一席之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