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龍突擊隊“地獄周”︰睡夢中被趕入冰冷的海里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翟思宇 曹可軒 等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4-10 04:15

代威是海軍“蛟龍突擊隊”的一名副班長。入伍5年來,他先後參加中俄海軍聯演、海空軍交叉跳傘集訓比武等重大演訓任務,是戰友眼中的“尖兵一號”。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蛟龍突擊隊”隊員代威

特別有種的兵

■翟思宇 曹可軒

代威

“小心!抓緊我別松手!”眼看隊友要被甩出,掉入沖鋒舟和可疑船舶的夾縫里,代威閃電般徒手把他從死亡線拉了回來。付出的代價是右手肘骨折。

“有事沒?”“哪能有事!別說一個,就是倆兒我也能給拽上來!”面對隊友的關心,他絲毫沒有“暴露”傷勢。接下來幾個月,他依舊堅持警戒巡邏。護航任務結束後,他才在身體復檢時被發現傷情。

由于錯過了最佳治療時機,代威的右臂撕裂韌帶已經畸形愈合。那片碎骨成了他身體里的一枚勛章。

代威是海軍“蛟龍突擊隊”的一名副班長。入伍5年來,他先後參加中俄海軍聯演、海空軍交叉跳傘集訓比武等重大演訓任務,是戰友眼中的“尖兵一號”。

“特種兵,要特種不要孬種!”這是代威對特種兵的解讀。

“尖兵—2015”集訓,是他特戰生涯的分水嶺。殘酷、血腥、貼近實戰是集訓的標簽。瓦斯燻、泥潭泡、叢林鑽,睡眠不足3小時……這樣的日子,他堅持了3個月,一次次用行動詮釋著“特種”的含義。

“嗚……”凌晨兩點,尖銳的警報聲劃破了靜謐的夜,幾枚瓦斯彈隨之飛入帳篷內,頓時一片混亂。有人開始捶胸,有人爬到了帳篷門邊,卻被狠狠踹了回來。

半小時後,擴音器傳來︰“全員全裝,緊急集合!”站在集合隊列中,代威染血的臉格外醒目,他左臉被瓦斯彈炸傷了。

“有沒有需要救治的,打報告!”5人相繼下去。“那個流血的,你也出列!”教官掃視的目光落到代威身上。“我行,沒問題!”就這樣,他被趕入了泥潭,直到次日第一抹陽光從山間露出才上岸。這段時間里,“我是特種兵,是特別有種的兵,絕不認輸!”被他念了無數遍。

一個月後迎來了“地獄周”訓練。他和戰友們要在五天五夜的時間里,不間斷承受超強度的體能訓練和心理磨煉。

凌晨3點,寒風瑟瑟。睡夢中的代威和戰友們突然被教官喊醒、趕入海里。他們浸泡在冰冷的海水中,牙齒不停“打架”,雙手不自覺地抱在了胸前,身子漸漸蜷縮……本想就這樣硬撐過去,可誰料到教官又讓他們上岸,站在海灘上“沐浴”刺骨的海風。

濕透的衣服毫不留情地帶走他身上不多的熱量,身邊的戰友一個接一個凍暈,倒在了地上。

此時的代威全身發抖、雙目眩暈,眼皮不自覺地想要合上,大腦也漸漸空白……緊要關頭,腦海中殘存的一絲清醒告訴他︰我是“蛟龍”,絕不認輸!

他牙齒狠狠地咬在了下嘴唇上。頓時,一股咸澀的滋味涌入嘴中,疼痛感讓他重新打起了精神。就這樣,暈了咬、咬了醒。訓練結束時,他的嘴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

這五天五夜中,代威又累又乏,有時甚至在跑步時大腦都處于迷迷糊糊的狀態。一次他上廁所時睡著了,時間不到2分鐘,就被教官發現,罰了500個俯臥撐。

“地獄周”的最後一天,從凌晨開始代威就被爬泥坑、拖舟艇等課目“折騰”著,一直到下午4點滴水未進。訓練快結束時,教官把饑腸轆轆、疲憊不堪的他趕到水溝里,扔進去一個面包,然後就不斷往溝里扔炸藥。面包炸個稀爛,只能捧著吃,他卻感覺特別香……

集訓結束時,代威總評成績第一,獲評“蛟龍突擊隊”最高榮譽︰尖兵一號。

“特種兵特種兵,你不特種還當啥兵。”這幾天,代威又要參加“魔鬼特訓營”,他渴望和對手來一場硬踫硬的對抗。

心聲

時刻準備上戰場

■代 威

經得了磨難、受得了痛苦、熬得過寂寞,才能成為戰場上真正的強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