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部隊做心理咨詢師是怎樣一種體驗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雁翔 劉華 韓露露 等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6-13 02:24

叩問“心門”︰我們離“知心”有多遠?

■解放軍報記者 王雁翔 通訊員 劉華 韓露露

南部戰區空軍某通信旅心理咨詢中心內,空間寬敞,光線明亮。

劉曉林把手中一朵朵紅艷艷的月季,插入白色茶幾上的玻璃花瓶內,然後坐在一把木質四角凳子上。3年來,她記得每一位來這里向她傾訴困惑、苦惱和秘密的戰友。

劉曉林婉轉的語調、輕柔的聲音,也刻入許多戰友的心靈記憶。“要不是她,我現在可能還在困境里徘徊呢!”“這里是放飛心理壓力的好地方,給咨詢師點贊!”……走廊兩側的牆壁上,貼滿官兵留言的彩色紙片。

戰友們發自內心的點贊背後,是一群願意和別人一起分享喜怒哀樂的“知心姐姐”和“心靈捕手”。

在剛剛建成的“團體沙盤室”里,記者見到了該旅心理咨詢中心的另外三位心理咨詢師︰廖蔚、趙青和薛冉。“雖然旅里沒有這麼多心理醫生的編制,但我們都是二級心理咨詢師,願意到這里服務大家,發揮一下自己的特長。”

讓劉曉林和同事欣慰的是,越來越多的戰友走進這里打開自己的“心門”。回望3年來的心理咨詢之路,這群心理咨詢師最大的感受是︰打開戰友“心門”,沒那麼容易,也沒那麼難。

“我沒問題……”這樣的尷尬,幾乎每一位基層心理咨詢師都會遇到

劉曉林至今記得,心理咨詢室剛建立時,幾乎沒人來。

下營連進行幾次心理測評後,劉曉林發現,之所以沒人來,並非官兵沒心理疾患,而是對心理咨詢缺乏科學認識。“很多官兵把心理問題看成見不得人的事,有的甚至擔心來心理咨詢後,被別人說成精神病。”劉曉林說。

對此,廖蔚也有同感。她曾經在幫連隊做壓力測試時,發現一位戰士表現異常。連隊也反映這名戰士悶悶不樂,時常莫名煩躁、焦慮……當廖蔚鼓勵他去心理咨詢時,這名戰士卻一口回絕︰“我沒問題!”

“這樣的尷尬時刻,幾乎每一位基層心理咨詢師都會遇到。”劉曉林說,“我們能做的,就是積極主動地面對它。”

“許多基層帶兵人缺乏心理知識,經常把心理問題簡單地等同于思想問題。”趙青在一個連隊測評時發現,5名戰士某一心理因子超過正常值。她提醒指導員多加關注。誰知,指導員一臉不屑︰“沒那麼麻煩,我加強思想教育就行了。”

“其實心理問題並不可怕,每個人在特定時期都可能會凸顯出一些問題。”劉曉林說,舊觀念的藩籬只能用新觀念來撞破,她和同事們決定從心理學知識科普開始。

她們翻閱大量書籍和心理學報,結合實際情況,研究設計了《七色彩虹》《境由心生》《張弛有度》等7堂心理學精品課。在旅里的支持下,她們按計劃分頭到基層進行授課。

“我有一條小黑狗,它的名字叫抑郁,它時常讓我煩躁不安、難以相處……直到我找到了專業人士幫助,才漸漸和它和解。”一堂課上,劉曉林播放了一段關于應對抑郁的短視頻,並跟大家分享了自己通過心理咨詢克服心理問題的經驗。 

“假如你身處困境,一定不要害怕求助,這樣一點也不丟人,只有封閉心靈才是遺憾。”當劉曉林講完最後一句話時,台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不少戰友給她遞紙條提問題,還有幾名戰士在課後找到她,進行心理咨詢。

“心理咨詢會不會泄露自己的秘密呢?很多戰友也有這樣的疑問。我們專門印制了卡片,上面除了印有聯系方式外,還將心理咨詢的保密守則印在了上面。”為了打消官兵顧慮,薛冉和同事們有段時間就像商品促銷員一樣,逐個連隊分發介紹。她們還定期來到基層連隊,利用室外心理行為訓練場,幫助大家進行拓展訓練和團隊心理輔導,在歡聲笑語中增進戰友對心理咨詢的認可和了解。

“現在每周都會有不少官兵來到心理咨詢中心,進行心理咨詢、情緒發泄或利用儀器進行放松。”劉曉林說,為了更好地滿足官兵需求,心理咨詢中心還進行了擴建。

不要試圖“撬”開誰的心靈,任何“撬”的行為都會留下永久的傷痕

廖蔚原本以為考下了心理咨詢師的證書,就具備了咨詢能力。“如今看來,當初的想法太天真了。”她說。

讀研究生期間,廖蔚跟隨導師做了大量訓練和實踐,積累了一些經驗。但真正咨詢起來,她感到自己“無論是技巧還是經驗,都捉襟見肘”。

剛開始,廖蔚喜歡直奔主題。結果,要麼迎來的是沉默,要麼直接把人嚇跑了。後來,她意識到,做心理咨詢師沒有速成的方法,必須一步步扎實地走,通過一個個案例的積累才能逐漸成熟。

戰士小張總感覺睡覺時有東西在旁邊,常常為此失眠。幾次咨詢後仍不見好轉,廖蔚知道是自己沒有找到問題的根本。在查閱大量資料、和導師深入交流後,廖蔚嘗試了催眠的方法,終于幫小張克服了這一心理問題。

咨詢的案例越多,廖蔚越認同在書里看到的這句話︰“不要試圖‘撬’開誰的心靈,沒有哪一扇窗是只用來關閉的,任何‘撬’的行為都會留下永久的傷痕。”

為了了無痕跡地打開官兵的“心門”,廖蔚幾乎把業余時間都花在了學習上,並在實踐中嘗試更多咨詢技巧。“有的時候,語言的力量是不夠的。心理咨詢需要掌握更多實用技巧。”听說地方的培訓中心有舞動治療方法,廖蔚專門跑去學習,實際應用起來效果還不錯。

今年初,廖蔚回訪下連不久的新兵,發現幾名新兵表現出了很強的焦慮感。一對一咨詢後,效果很不理想,廖蔚決定嘗試利用舞動治療進行心理干預。

“很難想象,有的戰士剛開始甚至僵硬得做不出一個動作來。”在一段音樂中,廖蔚用語言引導一名進入狀態的新兵︰“踫到了困難你會怎麼辦?”那名新兵竟然一直後退到牆角,掩面流淚。

“流淚也是情緒的一種發泄。”廖蔚說,通過連續幾天治療,這幾名新兵都能做出很多意想不到的動作,情緒上有了大變化,一名從來不笑的新兵居然有了笑容。課程結束時,幾名新兵抱住了廖蔚︰“謝謝你,老師。” 

對戰友發自肺腑的愛,是成為一名優秀心理咨詢師最基本的要求

在廖蔚的心理咨詢手記上,有一個失敗的案例。現在談起來,她都覺得十分遺憾。

那天快下班前,一名戰士來到心理咨詢室,神情扭捏地說想和咨詢師聊一聊。廖蔚和他對面而坐,咨詢過程中,接听了幾個電話。戰士看她好像很忙,簡單說了幾句就匆匆離開了。

“不管什麼情況下,只要來到咨詢室,我們都應該拿出最大的熱情和關愛。”廖蔚語氣里帶著懊悔,真的希望他能再來,但他也許不會再來了。

“美國醫生特魯多的墓碑上有一句名言︰有時是治愈,常常是安慰,總是去幫助。”廖蔚說,我覺得這句話對我們心理咨詢師來說,也同樣適用,畢竟需要我們治愈的是少數,但我們至少能做到安慰和幫助。

一次新兵下連回訪,廖蔚發現一名新兵特別拘謹。交談中廖蔚得知,這名新兵是一名大學生士兵,下連後發現自己表現並不突出,甚至不如其他新兵,逐漸變得自卑。

“我感覺她沒有什麼嚴重的心理問題,後來測試也證明了這一點,但我就是想要幫幫她。”這名新兵與廖蔚不在同一營區,但從那以後,每次到這個營區辦事,廖蔚都會專門來到連隊,找這名新兵聊聊天,堅持了一年多。

“人越是在比自己成熟或能力高的人面前獲得尊重,就越容易消除個人的自卑。”廖蔚說,前幾天見到那名戰士時,她能夠天南地北地侃侃而談了,看到她的變化,自己覺得很欣慰,也很有成就感。

這樣的例子越多,心理咨詢師們越明白熱情和關愛的重要性。有一次,一名戰士在咨詢室的門口徘徊張望,猶豫著不敢進門。劉曉林發現後,主動走出門,微笑著說︰“想進來坐一會兒嗎?我這有很好的茶。”

進門後,戰士一下子沒那麼拘謹了,竹筒倒豆子似地說出了自己的困擾。劉曉林耐心地傾听,並啟發他做出自己的判斷,引導他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

在薛冉的微信通訊錄里,有十幾個好友都是在咨詢中相識後建立的聯系。這些好友在生活、訓練中遇到不開心的事兒,即使沒有涉及心理學的範疇,也都會跟她倒倒苦水、吐露心聲。對此,薛冉總是傾心安慰,熱心幫助。

劉曉林至今記得導師跟她講過的一個故事。導師曾遇到過一名言行有些反常的戰士,當時大家都覺得他有精神病。導師與這名戰士多次交流後,戰士打開了心門︰原來是因為失戀,他才一時想不開的。後來,這名戰士在導師的陪伴下,完全康復後退伍,並結婚生子,至今還與導師保持著聯系。

“這可能也是我們心理學上說的‘共情’吧。”劉曉林說,成為一名優秀的心理咨詢師需要具備很多條件,但對戰士發自肺腑的愛卻是一個最基本的要求。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