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競技思維,戰爭是最不講公平的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江永紅 栗振宇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6-14 02:02

訓練文化說復雜很復雜,它是一定歷史階段內人在訓練領域一切精神活動及其成果的總和,幾乎包羅萬象;說簡單也簡單,就是在軍事訓練上那種植根于人內心的支配其思維和行動的精神力量,說白了,就是在訓練任務面前,官兵個體和群體(分隊或部隊)是怎麼想的,怎麼做的。我想從“藍軍”這個“磨刀石”的角度,來說點我對訓練文化的感受。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晨曦中,“藍軍旅”官兵正在進行戰車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惡戰”。 申冬冬 攝

“磨刀石”的哲學

——“實戰化軍事訓練的文化思考”系列報道之五

■江永紅

訓練文化說復雜很復雜,它是一定歷史階段內人在訓練領域一切精神活動及其成果的總和,幾乎包羅萬象;說簡單也簡單,就是在軍事訓練上那種植根于人內心的支配其思維和行動的精神力量,說白了,就是在訓練任務面前,官兵個體和群體(分隊或部隊)是怎麼想的,怎麼做的。我想從“藍軍”這個“磨刀石”的角度,來說點我對訓練文化的感受。

“紅軍”敗在訓練文化上

從“跨越-2014•朱日和”實兵對抗系列演習算起,迄今在朱日和已經進行了數十場演習。這中間,“紅軍”僅取得一場勝利。

這很正常。比如美軍,在演習場上也是敗多勝少。相反,以往演習中那種“紅軍必勝”的模式,才是可怕的。

原北京軍區一位領導告訴我︰2003年在朱日和,一次有外軍參觀的演習結束後,中外軍官一起聊天。美國陸軍一位旅長說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我國也有這麼大的一個訓練基地(指歐文堡)。我寧願在基地輸給我的對手,也不願在戰場上輸給我的敵人。”俄羅斯空降軍軍長更是直接指出演習中有人弄虛作假。作為演習的組織者,這位領導听到後心里五味雜陳。但在那時,我們有些人把對外公開的演習視為對外軍的表演,“紅軍”只能勝,不能敗;不僅不能敗,而且不能有一點失誤。

從訓練文化上來說,演習如演戲的現象可稱之為訓練場上的“表演文化”。

2014年3月,經習主席批準,中央軍委《關于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的意見》下發全軍。在我軍訓練史上,這是一個劃時代的文件。它像一把利劍,直指訓練場上的“表演文化”;像一座燈塔,指明了訓練與實戰一體化的本質內涵。此後,以朱日和“跨越”系列演習為先驅的各類演習,突破了“紅軍必勝”的模式。在訓練場上,一種與“表演文化”針鋒相對的戰斗文化正在逐漸形成。

體育競賽講究公平,但戰爭史上,從來沒有一場公平的戰爭

在朱日和,每場演習結束後,“紅”“藍”雙方都會在導演部的主持下復盤檢討,檢討得相當全面,相當具體,但能從訓練文化上找問題的,只有少數指揮員。“紅軍”部隊的不少官兵是帶著競技思維來朱日和的,即一心想著要爭一個你高我低,我贏你輸,要在上級和兄弟部隊面前露一手。這種訓練場上根深蒂固的“競技文化”(或曰“錦標文化”)與“表演文化”一樣,與戰斗文化是對立的。

曾經,有個“紅軍旅”一到朱日和,便向導演部提出“抗議”。“抗議”什麼?對“紅軍”太不公平!這次演習,“藍”守“紅”攻,“藍軍”先佔領了有利地形,構築了防御體系,而“紅軍”遠道而來,又不準提前看地形,公平嗎?不公平。“藍軍”在朱日和練了很久,而“紅軍”是打“第一仗”,公平嗎?不公平。還有,“藍軍”與訓練基地是一家,總導演、“紅”“藍”雙方的調理組組長都是基地領導,他們不回避就是不公平。

筆者向時任“藍軍”旅長夏明龍求證此事時,他緩緩地說︰“他們質疑這不公平,那不公平,是把演習看成比武了。體育競賽,講究公平。我們平時比武,不少項目也是按體育競賽的規則。久而久之,這種‘競技文化’就帶到演習當中來了。要知道,戰爭與比武恰恰相反,是最不講公平的。美國將領常說的一句話是,我們不想把軍隊派去打一場‘公平的戰斗’。戰爭史上,從來就沒有一場公平的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我軍與敵人在武器裝備上不是一般的不對等,隔了多少代了,何談公平?因為不公平,我們就不打了嗎?”

夏明龍認為,只想在演習中贏而不考慮在實戰中是否會輸,是個帶普遍性的問題。也就是說,“競技文化”還在影響著演習場。有的指揮員為了輸贏,甚至會做出違背作戰規律的決策。在某次演習中,某旅已將“藍軍”一線陣地撕開,如果他集中兵力火力合成突擊,是可以獲勝的。可他們卻只用步兵突擊,而留作預備隊的26輛坦克沒用上,炮兵又隔得太遠,難以發揮直接支援的作用。令人匪夷所思嗎?不,人家小算盤打得精著哩!戰損比例是判定演習勝負和打分的重要依據,損失一輛坦克、一門火炮所扣的分比損失一個步兵班還多。這個規定並不完全科學,有人便琢磨鑽空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