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雷神”隊長在,就沒有完不成的任務!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蔣龍 鄧惠文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8-08-08 11:12

我和軍隊的不解之緣

空降兵某特戰旅“雷神”隊長史建強——

刀尖上,鋒芒閃爍

■蔣龍 鄧惠文

7月,海拔3000多米的某高原,雨像瓢潑似的打在“雷神”突擊隊員的臉上,帶來了陣陣寒意。經歷了兩天一夜拉練的他們,在疲憊不堪的狀態下投入最後的實兵對抗——被“藍軍”包圍,似乎敗局已定。

“唰!”就在“藍軍”指揮員上報情況時,一個身影如鬼魅般從草叢中閃出,將其控制;在其他“藍軍”官兵失神的剎那,又有數個迷彩身影閃出,沒過多久,“雷神”突擊隊就實現了“絕地反擊”。第一個身影,就是隊長史建強。

“只要有隊長在,就沒有完不成的任務。”提起史建強,桀驁不馴的突擊隊員們個個豎起大拇指。史建強的威望,不僅源于他過硬的專業素質,更建立在他處處當先鋒打頭陣的表率作用上。“雷神”突擊隊作為 “精干、多能、靈活”的空降特種作戰力量,擔負著引導打擊、特種破襲、要點奪控、應急救援、斬首行動等多種任務。根據生理規律,30多歲的史建強身體素質已經開始不適應大強度、超負荷訓練任務,但作為隊長的從未敢有片刻松懈。

戰術訓練,他和新隊員一樣每天上百次撲倒在地,身上常常摔得青一塊紫一塊,胳膊、大腿上的數十個傷痕新傷壓著舊傷;山地越野,他會到最後面拽著落伍的隊員一起奔跑,不讓一人掉隊;寒風凜冽的泅渡訓練,他顧不上河水刺骨的冰冷,率先走入水中,帶著隊員“嗷嗷叫響”……“雷神”突擊隊教導員張紹斌用這樣一句話來形容他的搭檔︰一年三百六十五,都是橫戈馬上行。

常年高強度的訓練,讓史建強始終保持著聞戰則喜的沖勁。今年3月,旅里組織“雷神”突擊隊整建制翼傘晝夜間跳傘。夜間翼傘跳傘,由于光線不足跳傘員視線受阻,加上翼傘滑翔速度快,稍微處理不好就會造成兩傘相插相踫、著陸偏離空降場,未知風險大。按理說,跳傘數百次的他,完全有資格在地面指揮部隊跳傘,但受領任務時,他主動向領導要求︰“我是‘雷神’隊長,我跳第一個。”在他的帶領下,隊員們克服重重困難,圓滿完成翼傘晝夜間跳傘任務,練就全天候翼傘空降滲透硬功。新隊員趙楠說︰“只要隊長在前面,刀山火海我都敢跳。”

翼傘滑翔。

“隊長不僅自己練得狠,抓訓練也特別狠,遇到“偷工減料”的事,一點就著。”隊員張銘江至今心有余悸,一次旅里組織攀登考核,隊員們為了取得好成績,私下用粗繩取代了細繩。史建強知道後,先是讓隊員們背著麻繩3公里奔襲,等大家氣喘吁吁跑完後,又讓隊員進行800米武裝障礙。在大家累倒在終點後,他才黑著臉訓大家 ︰“作戰用什麼繩子,訓練就要用什麼繩子,下不為例!”

“仗怎麼打,兵就怎麼練”,這是史建強在訓練場上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在隊里,隊員們無論生活還是訓練,全部要穿作戰靴,並且鞋帶不得外露;偵察滲透訓練,裝具不能發出一點聲音;每次戰備拉練,背囊里連一枚針線、一塊刀片都不能少,隨時做好上戰場的準備。隊員安浪說︰“平時多流汗,戰時才能少流血,隊長是真的為我們好。”

前不久,“雷神”突擊隊參加旅里在高原組織的綜合演練,中途大雨如注,加之高原缺氧、地形復雜,面對一個又一個艱難的課目,有的隊員建議部隊繞過規定的山地路線,直接抄捷徑的公路。

拼搏。

“下雨就不打仗了嗎?遇到困難就退縮了嗎?這不是我們‘雷神’!”史建強斬釘截鐵地說。他領著全隊官兵往大山深處撲去,在雨中強行軍30多公里,途中翻過三道懸崖,其間還穿插演練了山地攀登、伏擊捕俘、武裝奔襲等10多個課目。回到宿營區時,史建強身上掛了傷,血水雨水混在一起,即使這樣,當晚“雷神”的戰斗體能訓練也沒取消,隊員們在雨中訓練的喊殺聲沖破雨霧響徹雲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