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王喜︰哪有什麼天生優秀?!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楊帆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8-08-12 15:48

“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王喜︰哪有什麼天生優秀?!

■中國軍網記者 楊帆

高考剛結束不久,雲南麻栗坡縣大街小巷就貼滿了征兵海報,一位胸前掛滿勛章的彝族戰士發出號召︰好男兒當兵去!

這個戰士叫王喜,中共黨員,彝族,雲南文山人,現任武警湖南總隊永州支隊機動中隊特戰排一班班長,中士警銜。入伍7年來,先後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被武警部隊表彰為第十九屆“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被共青團中央表彰為“全國向上向善好青年”。

在單獨采訪王喜前,第一次近距離接觸他是在武警湖南總隊永州支隊的一個小會議室,他被十來個記者圍住接受群訪。一個接一個問題的輪番“轟炸”,王喜顯然有點招架不住,說著說著就“跑偏”了,會議室不時爆出會心的歡笑。

黝黑的臉、濃眉大眼、干練的寸頭、並不標準的普通話、再配上憨厚的笑容,這樣的王喜看起來少了一點特戰尖兵的威嚴和冷酷,卻多了一份淳樸與親切。

三次應征,英雄情愫浸潤下矢志從軍的山里娃

入伍七年,王喜的瞄準鏡里是目標,眼楮里卻始終是入伍時誓當最好特種兵的自己。(楊寧攝)

雲嶺之南,滇東邊陲,一座座鮮紅五角星瓖嵌的乳白色墓碑依山借勢梯次排列,遠遠望去,在一棵棵蒼松翠柏掩映下,猶如一只只振翅欲飛的白鴿。

這里是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縣的麻栗坡烈士陵園。縣城北郊的磨山腳下,1979年至1989年犧牲的937位烈士在這里安然沉睡,將生命永遠定格在了自衛反擊的戰場上,他們之中犧牲時年紀最小的只有16歲。

王喜的家就在離麻栗坡烈士陵園不到8公里的大坪鎮馬達村,從家再往西走20公里,就是老山主峰所在地。當年,王喜的父親作為“擔架隊”的一名民兵,親身參與了這場威震南疆、家喻戶曉的“老山戰役”。

父親的經歷讓他從小就對戰爭、軍隊和軍人有著真切的印象。在父親的言傳身教下,听著先烈們的英雄事跡成長起來的王喜一直就把英勇無畏的戰斗英雄當作自己的偶像。 “前面的戰士倒下,後面的戰士踏著血跡繼續往上沖,有的多處負傷,手腳打斷炸斷也不下火線;經過雷區時,怕貽誤戰機,就用身體去滾地雷,為戰友開闢道路……”從張大權、李海欣到傅孔良,尤其是“斷臂英雄”丁曉兵的壯舉,那些穿梭在老山密林里的先輩身影已經深深地烙印在他幼小的心中。

在王喜看來,軍營是有魔力的,而自己應該成為這種魔力的一部分。可是看似注定的從軍之旅卻比想象中的難了很多。

18歲那年,王喜第一次入伍體檢,意外發現的靜脈曲張將他擋在了軍營之外;19歲,突如其來的重感冒讓他再次與軍裝擦肩而過;20歲,父親查出癌癥晚期,彌留之際,叮囑他一定要去當兵。帶著父親的遺願,2011年底,王喜終于拿到了入伍通知書,成為了馬達村近20年來第一個光榮入伍的青年。

離開家鄉參軍入伍的那天,正好是王喜父親去世“七七”。那天他起了個大早,來到父親墳前默默地立下了誓言︰到了部隊,我一定要當個好兵。

這樣的結果無疑已經是最好的安排。但是沒能讓父親看到自己穿上軍裝的樣子,終究成了王喜畢生的遺憾。多年後,這種遺憾成為了他一個不忍觸踫的軟肋。

經歷過坎坷的人總是會更加坦然面對生活中的風雨。這段少有的曲折應征經歷,不僅考驗了年少王喜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似乎預示了這個從貧困大山中走出來的孩子將迎來不會平凡的軍旅人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