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皚皚白雪中的我,遇到了我8年前放走的那條小狼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阿恆別克責任編輯︰李丹妮
2018-08-13 02:12

入伍9年多,我第一次獨自遭遇“白毛風”。這時,我已辨不清方向,只好站在馬群中躲避風雪。背上一陣發冷,一時手足無措。深呼吸,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這時,我忽然發現,對面山頭上有一只狼似乎在盯著我。我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第一個反應便是——推子彈上膛。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周 潔繪

孤狼報恩

■新疆軍區烏拉斯台邊防連偵察班長 阿恆別克

這是讓我終生難忘的事。

去年1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獨自一人騎馬去找連隊放養在中蒙邊境山中的4匹軍馬。剛下過一場雪,戈壁灘上的草被積雪覆蓋,我徑直向山中走去。

進山後,我順利發現了馬群。當我趕著軍馬往連隊方向走時,天空突然烏雲密布,狂風裹挾著鵝毛雪片鋪天蓋地,地面的積雪也被風卷起,山溝里頓時雪霧彌漫。

入伍9年多,我第一次獨自遭遇“白毛風”。這時,我已辨不清方向,只好站在馬群中躲避風雪。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雪停了風住了。我環視四周,所有山頭都籠罩在皚皚白雪中,來時路過的北塔山一時難以分辨。我趕緊拿出手持北斗機,卻發不出信息,隨身攜帶的溫度計顯示︰-30℃。

我背上一陣發冷,一時手足無措。深呼吸,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這時,我忽然發現,對面山頭上有一只狼似乎在盯著我。我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第一個反應便是——推子彈上膛。

沒想到的是,那只狼竟慢慢向我走來,並不時停下腳步,四處張望,嘴里發出低沉的嗥叫。

這時,軍馬也發現了狼,紛紛發出陣陣嘶鳴,我一邊安撫軍馬,一邊端起槍準備擊發……

突然,那只狼前腿臥地,向我搖著尾巴。

我定楮觀察狼的神態、毛色……難道是我8年前放走的那只小狼!

我下意識地吹了一個口哨,它果真朝我跑來。在距我約10米處,它又一次停下腳步。再次觀察了我幾秒鐘後,徑直向相反方向跑去。

“是‘賽虎’!”我激動地快要喊出聲。那一瞬間,我清楚地看到它眼楮上方的兩簇黑毛,仿佛戴了副眼鏡——與記憶中的“賽虎”一模一樣。

看到“賽虎”在前方的動作,我明白它是要為我帶路。于是,我翻身上馬,跟著“賽虎”在雪中跋涉……這時,我的眼前再次浮現8年前的一幕。

那是一個嚴冬,一只母狼在偷捕牧民阿依丁家中的羊時,被捕獸夾夾住後腿。由于失血過多,加之天氣寒冷,母狼很快被凍死了。

在母狼身邊,還有一只餓得奄奄一息的狼崽。善良的阿依丁把幼崽交給了連隊。戰士們在宿舍里用紙盒子為它搭建了一個窩,每天用牛奶喂養它。大家給幼狼取名“賽虎”,希望它長得像老虎一樣健壯。

我們與“賽虎”朝夕相處,慢慢建立了感情。為了讓“賽虎”適應野外環境,大家還專門用足球代替獵物,訓練它的抓捕能力。

“賽虎”很通人性,每次玩得高興了,它就會前腿臥地,向我們搖尾巴。

與“賽虎”一起生活了96天後,我和戰友們依依不舍地將它放歸大山……剛開始,它還隔三差五回到營門口徘徊,再後來就見不到它了。

“沒想到,我們會以這種方式再見!”寒風中,“賽虎”不緊不慢地在前方帶路,偶爾回頭望一眼。

在“賽虎”的引導下,我騎馬在山中走了10多公里。夜幕降臨時,我看到了熟悉的山石,認出了巡邏路……再往前看,山頂上的哨樓已隱約可見。

“賽虎”一聲長嗥,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周玉明、韓界峰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