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翔淺底︰平西情報交通聯絡線的故事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穎涵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8-29 09:19

秘密交通聯絡線上的部分交通員

北平淪陷後,成了一座“孤城”,各個城門都被日本兵嚴防死守。日本憲兵在城內日夜搜查,在平郊頻繁清鄉,增設碉堡和封鎖溝。為了保持城內和平郊抗日根據地以及平郊各根據地之間的聯系,中共冀熱察區黨委和晉察冀分局先後派遣機智勇敢、政治可靠的干部,組建了嚴密的地下交通網,如同一條條血脈,連通了北平與各根據地。

糞車里的秘密

大糞車其實是個偽裝,它里面有個特制夾層,夾層下放著收發報機、空氣電池和各種物資,蓋好後再裝上臭烘烘的大糞。

傍晚,一輛糞車從燕京大學未名湖畔的臨湖軒駛出,這個四合院住的是校長司徒雷登,所以車子直到駛出西門,也沒有一個日本兵敢上來盤問。車子順利出了西門,一路向西駛去。

經過萬泉寺的時候,車被兩個日本兵攔下。駕車的是個小個子,麻子臉,車上還坐著個小姑娘,看上去像是一對兄妹。小個子趕緊勒住毛驢,把車停下,麻利地下了車,低著頭,哈著腰,站在一旁,等著日本兵的盤問。

日本兵指指糞車,又指指車上的小姑娘,“什麼地干活?”

小姑娘趕緊扭過臉去,小個子走到車邊,把蓋子一打,一股臭味撲面而來,日本兵急忙捂住鼻子。小個子堆了一臉的笑,一邊比劃鋤地的姿勢一邊解釋說︰“大糞……種地……菜……”日本兵緊緊地捂著鼻子,手使勁比劃,嚷道︰“走!走!”

小個子點了個頭,蓋好糞車上的蓋子,揚鞭趕著毛驢,不慌不忙地走了。車子一路向西,向門頭溝趕去。

趕車的小個子叫趙富春,是個地地道道的樸實農民,因為臉上長了麻子,大家都叫他趙麻子。車上的小姑娘,是個剛參加革命不久的知識分子,叫伊之。他倆是專管趕車運送物資的,這次要把車里的東西安全送到平西根據地,再送往晉察冀根據地。

大糞車其實是個偽裝,它里面有個特制夾層,夾層下放著收發報機、空氣電池和各種物資,蓋好後再裝上臭烘烘的大糞。而安排這一切的,是燕京大學機器房一個叫肖田的工人。

時間回到1939年7月,北平西郊的臥佛寺萬木蔥蘢、風景如畫。一條蜿蜒的深溝,流水潺潺,幾位游客匆匆埋頭趕路。

這一行人是燕京大學赴邊區考察組的,由肖田領隊,帶著英籍教授林邁可、賴樸吾。肖田是共產黨員,他根據黨組織的安排,利用暑假帶著外國友人到邊區參觀,希望他們能夠親眼看到中國共產黨在艱苦條件下仍在堅持敵後抗戰,之後實事求是地向外界宣傳。這會兒,一行人剛躲過日本憲兵的盤查,急著趕赴晉察冀抗日根據地。

在晉察冀邊區司令部,考察組見到了司令員聶榮臻。聶司令員向他們講述了邊區部隊歷次殲滅敵人的戰績,也談到晉察冀邊區物資缺乏的問題。林邁可激動地向聶司令員表示,回到北平後,要想盡辦法弄器材,支援邊區抗戰。

淪陷時期的北平,最難弄的是電訊器材,特別是收發報機,市場嚴禁出售。林邁可沒有食言,從根據地回來後,利用自己英國人的身份,從國外弄到一批電訊器材零件,這些零件可以組裝十來台收發報機。

零件一搞到手,他便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肖田。肖田是個改造能手,在晉察冀邊區時,他就當面給聶司令員手繪過煤氣發生爐的平面圖、線路圖,指導八路軍將汽車上的機器改造成煤氣發生爐。所以組裝發報機,絕對難不倒他。

林邁可還特意找來燕大物理系英籍教授班威廉幫忙。林邁可和校長司徒雷登一起住在臨湖軒,日本憲兵一般不敢搜查這里,相對安全,于是組裝工作就在林邁可的宿舍悄悄進行。林邁可負責線路設計,肖田和班威廉一起焊接組裝。

不到一個月,組裝工作就初見成效。這時,如何與平西根據地取得聯系,盡快將物資送出去成了棘手的問題。

北平淪陷後,成了一座“孤城”,城里是淪陷區,各個城門都被日本兵嚴防死守。在城內,日本憲兵日夜搜查,特務橫行;在平郊,頻繁清鄉,增設碉堡和封鎖溝,妄圖阻斷地下黨和根據地的聯系。想要把這麼重要的軍事物資送到根據地,簡直比登天還難。

為了保持城內和平郊抗日根據地以及平郊各根據地之間的聯系,中共冀熱察區黨委和晉察冀分局先後派遣機智勇敢、政治可靠的干部,組建了嚴密的地下交通網,如同一條條血脈,連通了北平與各根據地。

肖田化裝成商人,混過幾道日軍卡哨,進入妙峰山,與平西游擊隊隊長張清華取得聯系。張清華根據組織指示,很快幫助肖田在燕京大學建立起交通站,地點就是肖田工作的機器房。趙麻子和伊之就是交通員,他們以糞車為掩護,從1938年秋至1942年春,先後將5部發報機、3箱大型空氣電池、一大批藥品、1台內燃發電機、一批照相、測量、繪圖器材和大量電線、汽油、機油等物資,送到了根據地。

不速之客

沒想到,打頭的一個外國人用字正腔圓的中文回答說︰“我叫林邁可,是貝熙業的朋友,這是我的愛人和同事。”

正晌午,管家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開門一看,門口站著幾個金發碧眼的外國人和兩個挑夫。在這寒冬臘月,幾個人已經凍得臉上通紅,瑟瑟發抖,不停用嘴哈氣。管家蒙了一臉,“請問,您幾位是?”

沒想到,打頭的一個外國人用字正腔圓的中文回答說︰“我叫林邁可,是貝熙業的朋友,這是我的愛人和同事。”“貝大夫不在家,你們進屋里來說話吧!”

這天正是1941年12月8日,林邁可一早在廣播里听到美日兩國已經開戰,當機立斷叫上尚在熟睡的妻子和同事班威廉夫婦,一起將兩箱早已準備好的大功率無線電台的零件,裝到校長司徒雷登的汽車後備箱里,坐上汽車,一腳油門踩下去,直沖出燕大校門。

怕開車太過招搖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車子駛過青龍橋後,林邁可一行決定棄車步行。他雇了兩個農民挑夫,把行李藏在他們的大筐里,繞過溫泉的日本人哨所繼續西進,終于在中午時分趕到了位于北安河西面山坡上的貝家花園。

“其實我沒有見過貝熙業大夫,也是通過朋友知道他的。”林邁可說,“我現在需要他的幫助,需要他替我們找到和八路軍的聯系辦法!”

林邁可倒是心直口快,上來就直奔主題了。可他這一提八路軍,著實把老管家嚇了一跳!老管家驚慌失措地說︰“您說的這些我可是不知道,貝大夫一時半會兒也不回來,您在這里也不宜久留,這樣吧,我幫您再找幾個挑夫,送您去山里,您自己再打听打听吧!”

管家隨後出去,沒一會兒的工夫,就找來幾個相熟的挑夫,對著打頭的老梁說︰“你們小心點,里面的東西可貴重啊!”看著他們小心翼翼把兩個大箱子放進大筐里,管家這才客氣地對林邁可說︰“您看,這會兒天還沒黑,路還好走,要不……”林邁可也明白什麼意思,不好意思再多耽擱了,謝過之後,隨著老梁他們往山里走去。

管家站在門口,目送林邁可一行漸漸走遠,直到看不到背影,才長出了一口氣。

林邁可並不清楚,這位管家其實是位中共地下黨員,貝家花園也是我黨安排在平西交通線上的重要一站,貝熙業大夫正是以這里做掩護,在老管家的協助下將大量藥品送往平西根據地。當林邁可提到“八路軍”的時候,管家並不是害怕,而是不能確定林邁可的身份,也就不敢貿然相信他們。

管家找來的挑夫老梁其實是交通線上的交通員。管家一方面請老梁先把林邁可一行帶往深山較安全處,同時請交通員立刻向組織上報告此事。在老梁的帶領下,林邁可沿陽台山麓環谷園、管家嶺,鑽入更深的山林中,向北行進。在太陽快落山時,到達了抗日游擊隊的活動點龍泉寺。

到達平西後,林邁可被安排在通訊部工作,1942年春,應邀轉到晉察冀軍區,再後去了延安。而林邁可連夜運出的這台電台,就是後來毛主席轉戰西北時用的那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