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抗聯女兵︰白山黑水除敵寇 笑看旌旗紅似花

來源︰黑龍江日報作者︰劉穎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8-30 10:59

張宗蘭

1931年,日本帝國主義的鐵蹄踏入中國東北,英勇的東北人民奮起反擊,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在這場殘酷的斗爭中,涌現出眾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和英雄人物,其中不僅有楊靖宇、趙尚志、李兆麟、周保中等熱血男兒,還有趙一曼、冷雲、陳玉華、張宗蘭等巾幗豪杰。這些英勇的抗聯女兵巾幗不讓須眉,留下了很多感人至深的故事。他們中的大部分人,為了祖國而犧牲,甚至沒有留下姓名,也沒有活著看到新中國的曙光。抗聯女戰士的後代、鶴崗市老區建設促進會會員劉穎,不忘先輩的囑托,歷時5年,足跡遍布全國,完成了《東北抗聯女兵》一書,記錄了124名抗聯女兵的事跡。今日,本報節選書中描寫的張宗蘭、李秋岳、陳玉華和寧死不降的六位女兵的故事,她們的資料和照片少之又少,但她們的精神永存。

張宗蘭︰熱血青春定格在二十歲

1918年,張宗蘭出生于黑龍江省雙城的一戶農家,她八歲開始在家鄉讀書,直到1934年,十六歲的張宗蘭離開家鄉前往佳木斯投奔其兄嫂。

張宗蘭的二哥張耕野,畢業于吉林省立師範,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6年任中共佳木斯市委組織部長,1937年參加東北抗聯第六軍,1938年3月後到抗聯第三軍第四師工作。

張宗蘭的二嫂金鳳英,1922年春,在吉林省女子師範學校求學時,邂逅了思想進步並具有憂患意識的張耕野,兩人沖破門第觀念,真誠相愛,並于1928年1月結為伉儷。在樺川中學里,張耕野巧遇了也在這里教書的省立第一師範同學唐瑤圃(姚新一)。唐瑤圃于1929年在北平加入中國共產黨。在唐瑤圃的引導下,張耕野逐漸改變了教育救國的思想,毅然走上革命道路,不久加入中國共產黨,而緊隨其後,在黨旗下舉手宣誓的是他的妻子金鳳英。1929年金鳳英辭掉了雙城中學教師的工作,隨丈夫張耕野來到佳木斯樺川中學任教。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張耕野夫妻積極地投入到抗戰之中。樺川中學當時為中共地下黨工作活動中心,張耕野為黨支部書記,進步學生冷雲、陳芳鈞、馬克正、陳雷等都是這一時期在樺川中學加入中國共產黨的。

張宗蘭來到樺川後,在兄嫂的安排下,入樺川縣立中學預備班。翌年,跳級升入樺川中學第六班。受黨組織和其兄嫂影響,張宗蘭積極參加進步學生運動,在同學中秘密宣傳共產主義思想和抗日救國的理念,在同學中產生了廣泛影響。

1935年冬,十七歲的張宗蘭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成為佳木斯市早期的共產黨員之一。1936年冬,當選為中共佳木斯市市委領導成員,負責婦女工作。在此期間,張宗蘭領導著佳木斯地區的廣大婦女積極支持抗戰,同時還協助其兄張耕野處理黨的臨時性工作,參與為抗聯部隊購買、運送防寒用品、印刷器材及藥品等工作。

同年末,張宗蘭接受黨組織的派遣,利用中學畢業後找工作的機會,打入偽樺川縣公署擔任文書。上級領導要求她要不斷搜集敵偽政治、軍事等情報,並及時提供給市委或抗日聯軍,保護黨組織和抗聯部隊的安全。

1938年3月15日,日偽集中大量兵力,對松花江下游一帶抗日武裝進行“圍剿”,這是一次蓄謀已久、部署嚴密的行動,史稱“三一五”事件。在這次事件中,共逮捕三百二十八人。此次大逮捕使松花江下游地區各市縣區委破壞殆盡。

此時的佳木斯正處在白色恐怖之中,地下黨組織中已有人被捕叛變。危急關頭,張宗蘭按照市委負責人的要求,一面迅速將有關消息通知市內所有共產黨員,一面親自安排上級來的一名干部緊急轉移。

3月2日晚,張宗蘭姑嫂按佳木斯中共地下黨市委書記董仙橋的指示,把中共下江特委聯絡員劉志敏接到自己家。

3月14日清晨,二人又將劉志敏安全轉移到李淑昌家。她們將紅蘿卜掏空,把重要的文件塞到蘿卜里,交給喬裝成乞丐的地下黨員李淑雲(董仙橋的夫人),然後,張宗蘭配合將這些重要的文件轉移出城。回來後,又秘密銷毀和設法轉移了黨的其他重要文件。

就在這個時段里,日本憲兵、偽警察和便衣特務傾巢出動,東北抗聯基地被毀。憲兵、偽警察依據特務和叛徒提供的名單,開始拉網式的大搜捕,張家的茅草房也處在特務的嚴密監視中。嫂子金鳳英冷靜地分析形勢後,認為走是上策,決定暫回老家雙城躲避。

3月19日,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萬靈和萬榮,宗蘭、鳳英姑嫂一行六人坐上了佳木斯通往牡丹江的火車,打算取道哈爾濱,再轉車回雙城。在火車上,她們發現四個穿便衣的特務一直在跟蹤,看來這回家的路是走不通了。

3月20日,饑渴勞頓、筋疲力盡的一家人住進哈爾濱道外天泰客棧二十號房間,一路上跟隨她們的四個特務住進了二十一號客房。

鳳英對小妹張宗蘭說︰“我們不能回雙城了,回去家人會受到牽連。”不用嫂子說,宗蘭心里也明白,她已經決定為自己的信仰而獻身了。這時候,樓下響起了汽車馬達聲,預感到是敵人前來抓捕,姑嫂抱定了必死的決心,腳步聲近了,金鳳英迅速地從包里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毒藥,分一塊給宗蘭,就著一杯冷茶,姑嫂倆毅然決然地喝了下去,面對生死,她們選擇了有尊嚴地離開。

客房的門被踢開了,二人勇敢地和偽警察搏斗著,搏斗聲中,三歲的小萬榮醒了,她大聲地哭了起來,隨後就被特務們連摔帶踩,當即死去。張家最小的弟弟張宗民在災難發生時,拉著小佷兒萬靈跑到走廊的角落里,親眼目睹了當時的慘狀。隨後,特務們將張宗蘭送到醫院進行急救,但她抱定必死的決心拒不服藥。在拼死的掙扎中,停止了呼吸。

嫂子金鳳英犧牲時,剛剛三十七歲,而張宗蘭犧牲時只有二十歲。

3月24日,敵人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在當時的《濱江日報》上發了一條新聞,誣陷金鳳英和張宗蘭二人是由于家庭不睦,吞咽毒藥自殺的。

謊言掩蓋不了事實,姑嫂倆的英雄事跡早已載入史冊。如今,在東北烈士紀念館里,每天都有無數的人們在她們的照片前駐足緬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