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丹陽到大上海︰總前委在丹陽二三事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作者︰朱萬東 朱瑩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9-11 10:01

圖為位于丹陽的上海戰役總前委舊址紀念館

坐落在江蘇省丹陽市人民廣場北側的上海戰役總前委舊址紀念館,是解放上海的前線總指揮部。在戰火紛飛的年代,從1949年5月3日陳毅到達丹陽開始,到當年5月26日鄧小平率總前委、華東局機關離開丹陽進駐上海為止,總前委在丹陽共停留23天。在此期間,完成了思想教育、軍事進攻、政治接管等全方位準備工作,為共產黨人奪取當時遠東最大的國際都市上海奠定了基礎。

在總前委從丹陽走向上海期間的眾多事件中,鄧小平和陳毅在這里留有幾個令人難忘的故事。69年過去了,穿越時光的隧道,這些故事仍被人們廣為傳頌。

一視同仁,首長們平易近人

1949年4月23日,丹陽全境解放,指揮百萬雄師過大江的總前委、華東局、華東軍區成員便陸續移駐丹陽。鄧小平、陳毅在丹陽的隨行服務人員的主要部分是總前委的輕便指揮機構,由華東軍區、第二、第三野戰軍司令部人員等組成。

戰爭時期實行供給制,首長們的伙食標準並不高,但當時丹陽城區原有常住人口3萬余人,在它的周圍又駐扎了10多萬人,從4月23日丹陽解放到5月3日總前委開張,隨後陸續有機關和接管人員報到培訓,匯聚了總前委、華東局、華東軍區、上海分局的黨政軍群財社文各路精英3萬多人,增大了丹陽的生活供應壓力。總前委的首長們自覺要求與機關人員一同降低標準,精簡伙食,因此領導機構、接管人員以及丹陽城區民眾的日常生活未受到任何影響。

五月的江南,夜色美麗迷人。在繁星滿天的日子里,隨行人員便在總前委所在地戴家花園的草坪上拉起白布放電影。鄧小平、陳毅讓警衛員邀請一些待命去上海的接管干部一起觀看,其中就有原國民黨資源委員會棄暗投明成員。其間,陳毅首長還特別叮囑,給警衛員、駕駛員和炊事員“三大員”留下了位置。從這件小事情可以了解陳毅平時平易近人,對待身邊的人都是一視同仁,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沒有上下級之別,大家都是平等的,這件事情被陳毅身邊工作人員記在了其回憶錄中。

入城紀律,毛主席連聲稱好

5月10日,陳毅司令員在丹陽城郊大王廟向在丹陽訓練的接管干部和直屬機關排以上干部作大報告,發表《關于入城紀律的講話》,陳毅表示到丹陽後部隊紀律不好,這對未來進入上海是不利的,他將自己看到的違反紀律的事實詳細說明︰

一、八號下午,我同饒政委到街上散步,走到光明大戲院門口,里面正在演《白毛女》。有幾個穿黃軍服的同志,沒拿票硬要進去,並且有一兩個帶頭鬧得很厲害,老百姓拿著票子反而進去不了。這些人一定是我們直屬隊的干部,今天可能也到會了。那時逼得我不得不親自出馬干涉,他們才走了。如果沒有我們去干涉,那天戲院一定要被打爛。大概同志們認為革命成功了,沒有革命對象了,所以革到戲院里來了。很明顯的,《白毛女》是把階級斗爭描寫給老百姓看的,我們解放軍的人員受過黨多年的教育,而且也看過多少次了,為什麼要爭著去看呢?這就是違反紀律。

二、今天清晨,我起床後到外面走走,走到丹陽簡易師範學校。我問校長、教員,有沒有解放軍進來破壞紀律。他們說一般很好,我再三地問,他們才講前天有個解放軍來摘去一個電燈泡,昨天又有兩個同志,帶著摘電燈泡的同志來送還電燈泡。這樣他們好像才比較滿意,這是人家不滿意中的滿意,這是很嚴重的破壞紀律。所以我去參觀時,他們臉上紅一塊白一塊的,害怕我們是不是也去摘他們的電燈泡,因此警惕性很高。

三、滿街都是隊伍,干部戰士自由上街,從天亮到下半夜滿街是兵,證明我們沒有執行非請假不能外出的制度。我們在丹陽並沒有擔負著什麼工作任務,我們的任務是休息,準備進上海。上街不請假,這種情形不搞好,到上海一定要天下大亂。我們負責同志要出去都要互相通知,我來作報告都要得到華東局負責人同意。

四、此次南下,據周參謀長講,在兩淮有的人攔汽車,結果出了傷害事件。有的人硬要坐車,這是我們直屬部隊干部帶頭搞的。我近來的經驗,最怕人攔汽車,攔不著的話,在車後擲一石頭就跑了。這些人中傷兵很多,他們說汽車是他們打來的。這是不講道理的流氓習氣。

陳毅在講話中說,進入上海必須講紀律,必須反對無紀律的狀態,“入城紀律是執行入城政策的開始,是我們解放軍給上海人民的見面禮”。他的看法得到鄧小平、劉伯承等一致贊同,並電報中共中央軍委,很快就收到了毛澤東的電報批示,只有八個字——“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事無巨細,匯報听兩天兩夜

陳毅自到丹陽起,便正式進入上海“市長”角色。

陳毅十分重視收集研究有關上海的各種情況。他讓接管班子成員將所有關于上海的年鑒,經濟、政治、文化、社會概況,包括繳獲的、地下黨調查的、上海來人報告的,匯集成關于上海的100余萬字200多種小冊子,極為珍貴的是一本《上海國民黨軍政警特主要人員住址表》,記錄了對國民黨要員在滬的辦公、住宅地址甚至電話號碼。

依據中共中央的方針政策,陳毅親自確定接管的具體方針步驟。對于上海的國民黨政府機構如何接管、官僚買辦資產與民族工商企業如何區別對待、外商企業如何處理、如何對付流氓幫會等,一一詳細研究,提出處置辦法。僅財經接管縱隊的匯報,陳毅就听了兩天兩夜。

為了上海在解放後能夠維持正常的社會經濟秩序,5月上旬,人民解放軍已經準備好了1.44億斤糧食、12萬噸煤炭、700萬斤食油,還成立了煤糧供應運輸部,專門負責城市人民必需品的轉運工作。在這支搶運物資的隊伍中,一列篷布封裹嚴密的汽車隊,特別牽動著陳毅首長的心,要求必須確保絕對安全。原來汽車里裝的是嶄新的人民幣,沿途守衛得嚴嚴實實,大篷布下的一個個帆布包從未打開過,這些人民幣,即將在解放後的江南城市包括上海投入使用。

當年6月2日,長江口崇明島解放的喜訊傳遍祖國大地。至此,渡江戰役勝利結束,總前委的歷史使命宣告勝利完成。

(朱萬東 朱瑩 作者單位︰江蘇省丹陽市紀委監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