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報員智取《田中奏折》

來源︰遼寧日報作者︰商越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09-14 10:02

蘇澤民手抄翻印的《田中奏折》。

馮璐 現任職于遼寧省檔案局(館)歷史檔案整理處。曾參與編輯出版《黑圖檔》,時任《黑圖檔•雍正朝》《黑圖檔•道光朝》副主編。2017年被評為遼寧省檔案系統中青年業務骨干。

核心提示

遼寧省檔案館保存著兩份《田中奏折》,一份是1930年南京國民政府發行的;另一份是1931年民間愛國志士手抄並出資翻印的文件。作為日本侵華的最高機密,《田中奏折》得以公開披露是因為張學良手下有一名秘密特工,他冒險潛入日本皇宮,用兩夜時間抄出原文。而這一切,緣于一張從沈陽郵來的大餅……

愛國志士︰“願我同胞人手一篇”

9月初,記者在省檔案館看到兩份《田中奏折》的中文翻印本。一份是由南京國民政府文官處發行的《田中奏折》小冊子,工整的印刷體,共27頁,約1.4萬字,1930年11月印制了4000冊。引起記者注意的是另一份手抄本,它是1931年8月,由民間愛國人士蘇澤民抄寫並出資翻印。

蘇澤民在小冊子前附《篇首語》︰“日本田中義一侵略中國奏章一冊,全書共四十一頁有奇,原由留學東瀛之同學某君以計得之……詳細瀏覽所有陰謀毒計,策劃萬全征之。近今朝鮮國殺僑胞,萬寶山佔民地,均系本諸該奏章步驟實行……”雖然田中義一于1929年去世, 蘇澤民仍憤慨地寫道︰“然其進行各宗旨迄未更變……毒流友邦,禍及家國,恨不犁其穴而刃其尸也”,滿腔憂憤的蘇澤民最後表達了手抄萬余字的目的︰“願我同胞人手一篇,本先總理大無畏之精神……和衷共濟,敵愾同仇,庶幾亡國之痛或可預為弭止,則此奏章視為我國之午夜鐘聲,當頭棒喝也可。”

關于《田中奏折》的來龍去脈,省檔案館歷史檔案整理處馮璐介紹,1927年4月,田中義一被任命為日本首相,適逢日本國內發生金融危機,日本的政治和經濟一度瀕臨崩塌,而這時,中國正處于北伐戰爭時期。田中義一看準形勢,在東京主持召開了“東方會議”,商討轉嫁經濟危機的侵華策略。會後,他總結各種侵略手段,成文《田中內閣滿蒙積極政策上奏文》,秘密呈給昭和天皇。這篇奏折,歷來被看作是日本侵華的“規劃總綱”,簡稱《田中奏折》。

1929年12月,南京出版的《時事月報》雜志刊出《驚心動魄之日本滿蒙積極政策——田中義一上日皇之奏章》,頓時震驚全國,引起國人的強烈憤慨,紛紛譴責日本的侵略陰謀,也引起國際上的高度關注。此後《田中奏折》被國內各地報紙雜志廣泛刊印傳播。為了喚醒民眾自助救亡,各地愛國志士也紛紛出資翻印,版本不計其數,省檔案館保存的蘇澤民的這份《田中奏折》就是其中代表。

奏折的傳播引起日本的恐慌,日本政府命令駐中國各地的領事館,調查《田中奏折》流傳情況,頒發訓令,要求各地機關取締散發奏折行為或取消有關新聞報道,同時又將訓令抄送駐歐美各國使領館,要求阻止奏折的流傳。然而日本軍國主義的侵略野心已經暴露在世人面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